第008章 八十一书院
    草堂前灵水岸边。

    数名跟楼船而来的少年踏着积雪四处观望,眼中都有掩饰不住的失望,内心隐隐有些后悔了。作为儒教八十一书院之一的葬山书院,和其他书院比起来,差距实在太大太大了。

    这如何跟其他书院竞争?

    不过,二甲十大书院并没有那么好进,特别是一甲三上书院,竞争太过剧烈了。

    但是,天下书院万万千千,而儒教在册的书院却只有八十一。

    所以,即使是儒教最差的在册书院,放在整个天下依然是顶级的书院,无数学子欲进而不得。

    众少年一阵沉默。

    “我们是冲着书院十大弟子而来,何必在意其他?”

    一名年纪稍大的少年,看着众人一笑说,“如果是十大书院,天才如过江之鲫,根本就没有我们争夺的机会。虽然葬山书院新建,要什么没什么,甚至没有大儒坐镇,但正是我们的机会……”

    众少年闻言,顿时醒悟过来。

    “对啊。”

    一少年一拍大腿道,内心隐隐有些激动起来,“如果成为书院的十大弟子,哈哈……”

    “就你?”

    有少女瞥了一眼那少年,根本就不相信。

    即使是新建的书院,成为十大弟子依然不容易,他们能够想到来新建书院争夺十大弟子之位,其他学子同样能够想到。

    恐怕在书院未定之时,就已经有不少人开始谋划了。

    书院的十大弟子,不仅仅是一种荣誉……

    “怎么了,我不能?”

    那少年冷哼一声,道:“这十大弟子,我要定了。”

    “呵呵,简直是痴人说梦。”那少女带着些嘲笑说,“即使是我,也不一定能争得十大弟子之位,何况是你?”

    “咱走着瞧。”

    那少年恼羞成怒,拂袖而去。

    “好了。”

    此时,被他们围着的十六岁少年沉声说,看向少女带着教训的意味,道:“朱雁你少说两句。”接着看向离开的少年喝道,“刘凌你回来,一两言就被人激怒,这些年,书都白读了?”

    那少年只好停下。

    “其实,十大弟子能夺得最好,没夺得亦没什么。”

    年龄最大的少年看了一眼,就扯开话题道,看到众人都看向自己了,又言:“其实父辈送我们进书院,最主要的是,成为安院主的弟子……”

    “我听闻,安院主乃是大儒之下第一人。”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好奇问,“这是不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年龄最大的少年回答,接着低声说:“我还听人说,安院主不出十年必成大儒,更有大贤之姿,要不然如何压过其他大儒,掌执在册的最后一书院?”

    “大贤之姿?”

    那十三四岁少年惊讶道:“齐明,你听谁说的?”

    年龄最大的少年,看了一眼十六岁的少年,就笑笑不再说了。

    “成为安院主的入门弟子,恐怕比成为十大弟子还要难……”那十六岁少年看着众人摇摇头说,即使是他都没有十足的信心,“即使是记名弟子,亦不易。”

    ……

    山中,山魂带着封青岩穿梭林间。

    在它的卖力下,甚至还采摘到一株年份久远的灵芝,倒让封青岩开心了一阵。

    单是这株灵芝,就不枉他往山里跑一趟。

    在采药间,天色渐渐黑下来。

    封青岩吃了些干粮,就闭上眼睛细细回忆数日所学,接着在雪地上一笔一划温习文字……

    白天继续采药。

    眨眼间,又一天过去了。

    当他背着满满一竹篓草药从葬山出来时,已经四天过去了。

    不过,在他看到突然建得热火朝天的书院时,不禁诧异了一下,只是短短的四天而已,草堂的四周就已经大变模样。

    他看了看就回到木屋,发现差点就被划为书院的范围了。

    封青岩休息一阵,就背着草药前往亳城,在路上遇到好几辆马车。

    在经过灵水桥时,其中一辆马车在他身边停下,一个长相俊朗、气质不凡的青年掀开车帘,看着虽然背着一竹篓草药,却依然出尘脱俗的封青岩,微笑说:“兄台可是前往亳城?”

    “正是。”

    封青岩转身说,观察着对方。

    “我亦是前往亳城,一起?”那气质不凡青年微笑邀请。

    灵水桥距离亳城依然有十数里路,封青岩想了想就不矫情,微微一礼就上了马车。

    再说了,他也想认识些人,交些朋友。

    至于药篓,则被赶车的马夫接过。

    马车内装饰朴实无华,左侧摆着一个矮几,几上放着一卷书籍,盘坐着的青年身后,还整齐叠放着数卷竹简和十数本旧籍……

    “在下周昌,还未请教兄台高姓大名。”青年微笑拱手行礼。

    “封青岩,见过周兄。”

    封青岩盘坐下来,身子前倾回礼。

    “听封兄口音,是亳城人?”周昌微微有些诧异。

    “算是半个亳城人。”封青岩说,接着有些好奇问,“周兄可是为书院而来?我见这段时间,有不少外来学子,似乎都是冲着书院而来,何为?”

    “正是。”

    周昌点头,知道封青岩是北地人后,就解释说:“在建的,乃是儒教八十一书院之一,在天下读书人心中有崇高的地位,自然会无数读书人不远万里而来。”

    儒教?

    八十一书院?

    封青岩心中有些好奇,但没有贸然问出口。

    不久就到亳城,封青岩朝周昌一礼后就转身,背着药篓往药堂走去。

    马车前,周昌一直目送封青岩的身影消失才转身,走回马车坐下后叹道:“想不到小小的亳城,竟然遇到如此出尘脱俗的人……”

    虽然封青岩在葬山采药数天,但他的白衣依然一尘不染。

    气质依然出尘脱俗。

    这一次采药,卖得了将近十两银子,其中那株灵芝就卖了七两余钱子。如果只是简单活着,足够他用三五个月,但是他有意于圣道,自然少不得文房四宝等……

    即使省着用,也支撑不了多久。

    在回去的路上,他有思考过钱的问题,但暂时找不到什么办法。

    不知不觉就回到灵水桥,远远就看到有数百上千的匠人,分布在草堂四周的草坡、岭头、山涧、谷底等处,或是劈山取石,或是伐木搭桥,或是挖地成湖,或是填坑建楼……

    有匠人以水悬测量平地,悬绳正柱,察视日影以正四方。

    又有匠人于白天记日出影、日中影与日入影,夜中又以极星之位,以正景朝景夕。

    书院占地数里,建有九经九纬道路。

    前为门楼广场,中为各经学堂,左为诸圣之庙,右为君艺之场,后为师生房舍,其间还有无数楼台亭阁等。

    这让封青岩大开眼界,心中暗暗惊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