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三章 逼宫(第1/2页)
    杨勖在彭泽只呆了两日,当长江水师的舰队折返南京时,他就跟船离开了。

    回到南京,杨勖并没先回自己在南京的府邸,而是直接去了总参谋部,得知他来后,庄岩特意把他请到里间详谈。

    “朱一贵在彭泽干的不错,看来这个鸭王在你手下之前干的不错,已历练出来了。”一见面,杨勖就笑呵呵地打趣道。

    庄岩同时哈哈一笑,朱一贵虽不是正途出身,但其人极为聪明,更是天生的将领。这朝中能得杨勖一赞之人可是不多,朱一贵能让杨勖如此夸赞足以令他自傲。

    “以安庆兵力拿下九江不成问题,打下九江后可以直下南昌、新建,或沿江北上进击江夏,直入湖北。”杨勖手中拿着茶盏,凝神说道:“如此一来,北边义军压力大减,清军必然调动兵力至湖北严守,而隆科多的主力也将由河南入湖北,所以未来几个月中,湖北战场风云变幻,谁都不知能打成怎样。”

    庄岩默默点了点头,其实杨勖所说的这些总参谋部已做过推演,打九江基本是十拿九稳的,可打下九江后就要命令两个问题,一个是南下经南昌、新建直取江西境,第二就是北上湖北为义军解围。

    朝廷的策略是西进江西,同时给湖北、河南的义军减轻压力,可这样一来的话,明军西进九江后的主攻方向就是向北而不是向南了,这必然会导致江西整个战场无法把控,同时也无法预料湖北方面的变化,所以对此总参谋部提出了一个另外方案,而这个方案的真正提出者和执行者其实就是杨勖。

    “正是因为如此,这也是你不愿在广东而特意请命北上的原因。”庄岩笑着说道,接着又道:“但你别忘了,广西那边近期的动静可闹的不小,一旦广东兵力调动,广西有变话的,你如何考虑?”

    “这无妨。”杨勖胸有成竹道:“江西之战,我已同董帅、马帅商议过了,广东兵力只调韶关一地驻军,另外再加上福建一部,两部加起来五万人马足以。何况你别忘了,一旦江西开打,也是安庆先动,我部在南只算是锦上添花罢了。”

    杨勖如此一番话,让庄岩忍不住大笑不已,他笑着摇头骂杨勖这个锦上添花听起来不错,可实际胃口却大的不行。

    杨勖提出方案非常简单,那就是攻击江西先以安庆为主,直取九江,可一旦九江拿下的同时,主攻直接由北改为南。杨勖将率广东、福建两部,合计五万人从韶关北上,直入江西南部,由南至北以取江西境。

    他的谋划等于是把江西一仗分两步走,北边的部队以九江为目标,拿下九江后再直接北上湖北,以达到之前所定的战略方针。而真正取江西境的任务反而由杨勖来负责,这既能以最小代价快速平定江西省,同时也能确保湖北变化,以集中北方兵力运用。

    从大明如今的军力而言,要做到兵分两路取江西并不算难。现在,广东、福建两省中,广东驻兵有近十万人马,至于福建陆军稍少些,但也有六万余人。从这些兵力中各抽一部,组成五万大军由杨勖指挥是可行的。

    对此,总参谋部也表示认可,这一次杨勖入京一方面是面圣朱怡成,同董大山、庄岩等人商讨广东出兵的调配,另一方面也是打算亲自去彭泽前线看看情况,以确保广东出兵的万无一失。

    对于开战的时间把握,这点至关重要。如果杨勖在广东先出手,那必然会引起江西震动,到时候虽能使九江异手变得更简单些,可是南方军一部就将面临极大压力。

    前面庄岩也说了,广西那边赵弘灿近期动静不小,虽然赵弘灿如今明为清臣,但实际上却已同割据,但谁又能保证他会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出兵呢?一旦广西趁此机会出兵广东甚至直接援救江西,那对于整个计划来讲是非常糟糕的局面,这样的话想以小代价拿下江西境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这时代,通讯是制约军事行动的一大因素,尤其是像这种跨越千里的联合作战,时间的把握和控制是极为重要的。这也是杨勖到了南京后亲自前往彭泽的主要原因,不去彭泽前线看一下,杨勖是不会放心的。

    在临近年关之时,南京正紧锣密鼓地谋划江西战役,而在北边,清廷的核心北京,康熙同样在谋划河南战场。

    河南之战前后已持续了一年时间,隆科多虽在河南占有优势,但在祝建才和王致清的联合抵抗之下,依旧还未拿下汝南。而且随着天寒地冻,那些蒙古骑兵已嚷嚷着要回大草原去了,一旦蒙古骑兵离开,那么清军在河南的机动优势将不复存在。

    为此,康熙无奈只能付出了些代价,再给了那些贪得无厌的蒙古王公一些好处,而把这支蒙古骑兵继续留在了手中。除此之外,康熙还调动了丰台大营的一部以增援河南战场,只需天气好转后,隆科多就将对汝南发起最后攻势,以彻底解决河南的义军。

    不管怎么说,河南战场很快就要见分晓了,平定河南后,清军就能集中力量对付江南的大明了。这使得康熙心情舒畅了许多,多日来一直不见笑容的他也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