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托娅郡主(第1/2页)
    说着话,宝音转身回到了战马之前,跃身而上。只是不等他想要催马离去的时候,斗篷女子的声音再度又传了出来,“是,之前是我们误会你们了,而我们的确在被人追击,现在即然你们看到了我的行踪,现在还请你们向长生天发誓,不管是何人问你们,你们都不能说出在这里见过我们二人,那我们转身就走,如何?”

    虽然可以确定杨晨东四人不是来拦截自己,可是考虑到追兵应该不远了,如果一旦让他们找到了眼前四人,他们会不会出卖自己的去向呢?如果是这样,还怎么摆脱追击?

    “不如何,本少爷不习惯发誓。”杨晨东摇了摇头,然后又很随意的补充道:“行了,即然身后有追兵,还不快一些走,难道真的想留在这里让他们追上不成吗?”

    杨晨东是在赶人走,越是这样,看在斗篷女子的眼中,她越是感觉到事情不对。“不行,你必须要发誓,不然的话,你一定会出卖我们的。”

    “你...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呀。”眼见斗篷女子如此的不依不挠,杨晨东忍不住腹议的说着。

    “什么?什么叫做被迫害妄想症?你要说什么?”斗篷女子的[新 ]耳力不错,将这些话听的是清清楚楚,正因为此,她才更想弄一个明白。

    这一次,不等杨晨东去回答,小山洼的一侧又奔来一骑,马上座着的正是警卫第一小队队长仇五。他策马来到杨晨东身前十米处时,就已然下马而落,立正打了一个敬礼的说道:“六少爷,有三百骑正向我们这个方向移动着,您看是不是先转移。”

    “不必了。”杨晨东摇了摇头,目光落向到斗篷女子和宝音的身上,“这应该是追她们的,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注意警戒就是了。”

    “是。”仇五又是一个立正敬礼,随后上马离开。从出现到离开,前后不过就是几息的时间,给人的感觉仿佛就没有来过一般。

    只是现在,没有人去计较仇五的出现了。原本一直脸上带笑的宝音,神色间终于露出了一丝的紧张,他看向斗篷女子说道:“小姐,他们果然追上来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不行,他们还没有发誓,如果我们现在就离开,那些追兵一至,只需要问问他们,就知道我们逃去了哪里,一样还是会被追上的。”斗篷女子固执的摇了摇头。

    “这...”宝音一脸的为难,随后只得看向杨晨东说道:“这位公子,一看您就是好人,要不然就委屈一下发个誓好了,反正身上也不会多一块少一块的,您说是不是?”

    “哦?这是好人卡吗?”杨晨东只融合的笑了笑,随之又是摇头道:“本少爷说了,我不喜欢发誓,所以你就不要妄想了,劝你们一句,马上离开,不然怕就没有什么机会了。”

    “是的,已经没有机会了。”斗篷女子骑在马上看向着面前的小溪突然间说着。

    顺着她所看的方向,可以清晰的看清,小溪中的河水正在起着波纹,这正是大批战马将至,踏在地上引起的地颤反应。

    大家都是从小与马打交道的人,蒙古人更被人称为马背上的民族。他们知马甚多,自然清楚,地面上有了反应的时候,双方的距离已经很近了。或许此时还可以离开,但杨晨东并没有答应不透露他们的行踪,所以此时逃走,只要追击敌人的方向正确,还是很容易可以追上她们的。即是如此,倒不如干脆就不走了,反正对方没有杀她们之心,只是想给抓回去而已。

    至于杨晨东四人嘛,他们不卖自己的马匹在先,不保证不透露自己的消息在后,凭着这两点,也是应该给他们一个苦头吃的。

    一瞬间的工夫,斗篷女子似乎是想到了很多的事情。随后就见她突然侧身下马,迈着大步向着大伞下杨晨东所在的方向走了过来。

    一边走,女子还一边把头上的斗篷给摘了下来,等走到杨晨东面前的时候,她的姿颜也完展现在大家的面前。

    这是一个有着鹅蛋脸的女子,眼睛很大,鼻子很挺,嘴巴小如樱桃一般,身的皮肤白皙无比,真不知道她是怎么保养的,天天骑在马背上四处乱跑也没有晒黑。当然,最让杨晨东和男人们瞩目的是,女人的胸脯非常高耸,也成为了她身上的最大的特点,让每一个人看向她的时候不免会先看向那里。

    杨晨东也不例外,要说上一辈子这一辈子加一起见过的女人也不少了,但胸这么大的,绝对是第一个,甚至这大的都有些不平衡了。杨晨东心中不无恶意的想着,会不会骑着骑着马就一头栽倒下来呢?

    女孩此时已经走到了杨晨东的面前,眼见对方的目光就盯在自己那里似是拔不出来了,不由就是傲骄的一笑,整个人甩了甩头,那乌黑的长发就随着脖颈散落了下来,她也很不客气的在杨晨东的身边座了下来,伸手还拿过了精致的茶杯,向着口中倒了过去。

    女孩如此的不见外,终于让杨晨东收回了之前的目光,“喂,我说那可是我用的茶杯。”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