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 决择(第1/2页)
    这就是发出邀请了,隆齐先是一愣,不等反应过来,何光的胳膊肘已经抵住了他的腰,虽然没有说话,但意思已经是非常的明显了,那就是有这样的好事你快答应呀。

    这当然是好事。这意味着栾小晨需要隆齐去联合贵族人的心,这就等于是为雇佣军在做事,那如果谁敢不给面子的话,就不是不给隆齐脸色,而是在给老挝省政府,在给雇佣军脸色看了,那会是什么结果,显而易见的吧。

    隆齐其实年纪也并不是很大,刚过五十而已,还是可以继续发光发热的,最重要的是他曾任这里的国师,对于上层社会可谓是非常的熟悉,像是整合贵族之人心这件事情,放在栾小晨这个外人眼中,或许不太好办,仅是调查和了解一些情况就要花费很多的时间。但放在他的身上这些都不是问题的,说是信手拈来也并不过份。

    想着一旦可以成为雇佣军的一个代表,那谁还敢不给自己面子,当下隆齐的心就活泛了起来。当下老脸潮红的对着栾小里抱拳一揖到底,“多谢栾省长的看重,只有我这把老骨头还在,就一定会尽心尽力做好这件事情。”

    “哈哈,好。”栾小晨哈哈大笑着伸手将隆齐扶起。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有了隆齐去打头阵,很多事情做起来就会顺利许多了。至少知道了什么人可以做朋友,什么人会是敌人。

    对朋友大度一些是可以的。但对敌人那就一个字——杀。杀到他们胆寒,杀到他们害怕为止,如果还不行的话,那就到杀光为止。反正异族人的性命永远不是第一位的。

    与隆齐打过了招呼之后,栾小晨的目光又放在了他农思的身上,“索朗贡家族是一个有名的商业家族,本省长也是听过的,你们很有生意头脑,也很有能力,商业渠道也算是完善,让人佩服。”

    “不敢,不敢。”他农思眼见隆齐已经靠了过去,早已经是一脸的羡慕了。但他知道这样的好事与自己无关。不为别的,只是因为他们是商人。商人是不能带有太浓厚的政治色彩的,不然的话,在想于其它国家经商赚钱,就要被排挤,那可是损失极大的。

    栾小晨也没有拉拢他的意思,老挝省的发展离不开商人,这是必然的。但并不是指离不开哪一位商人,难道离你了你张屠夫还能吃带毛猪不成?

    说着话的工夫,已经走到了宴会大厅。栾小晨自然在上首座下,何光于左位,隆齐于右位,他农思座在对面。酒菜跟着就被人端了上来,随后就是推杯换盏,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吃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说正事的时候了。

    他农思充分的发挥了商人的潜质,把他们索朗贡家族这一次在湄公河上的遭遇像是故事一样给精彩的讲了出来,期间即没有添加什么,也没有加入个人的意见,他知道,这样的大事是来不得一丁点的水份,要不然的话,很容易弄巧成拙。  栾小晨很是认真的听着,直到他农思都讲完了,也没有在第一时间发表出看法来。倒是一旁左首边的何光很是火大的斥责了金边王朝洪森将军的做法,这似乎也是有意如此,毕竟他现在是雇佣军的人,当然要站好队了。

    “洪森?此人什么底细和身份?”栾小晨想要了解更多的情况,这就把目光落在了三人的身上。

    “我来回答吧。”隆齐开了口,他可一直想要好好的表现一下,而做为曾经的国师,对周边国家的一些情况可谓是十分的了解,说是张口就来亦不过份。

    从隆齐的口中,栾小晨了解到了洪森的更多情况。此人为金边王朝军方的重要代表之一,在军队中的地位仅次于达恩将军。

    虽然同为将军,洪森与达恩还是颇有些不同的。像是一般的将军带兵讲的是以诚而对,除非必要的话,不会对手下的兵士太狠,有可能的话也会尽可能给下面士兵一些上进的机会。洪森就不一样了,此人心狠手辣,又极为的贪财,便是连手下士兵的军饷都敢克扣,引来了不少人的不满。偏生此人对于比他强人的还是很会来事,逢年过节都会送上大礼,这让他在金边王国的高层,哪怕就是国王波罗摩的眼中都印像不错。可以说这就是谄上欺下的典型代表。

    收了他好处的人太多了一些,便是想要动他就难了。隆齐一一的把情况介绍了一下之后,最后还把自己的一些想法加了进去,“就老夫的了解,此人虽然心狠,可做事还是很有眼力的,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是很能拎得清。这一次他突然会对索朗贡家族出手,与他一惯的行事并不符,实在是有些不合情理。”

    隆齐的意思是,索朗贡家族即是老挝省的一份子,在金边王朝又与达恩的关系不错,按说洪森不应该有什么动手的想法,难道说真是利益熏心,为了银子什么钱都敢抢吗?

    也不怪隆齐会这样的想法,这件事情本身就不是洪森做的,而是在杨晨东默认之下,云雀一手操纵的。之所以选中了洪森,也是因为此人贪财成性,十分的出名,这样的黑锅不由他来背还要由谁来背呢?

    栾小晨当然不会去深究其中的原因。他只知道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