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驱兽的方法
    威尔和卡迪也严肃的看着她,就连一向什么都依着自己的卡迪也拒绝了。

    “这边的山林比咱们之前部落的那里危险了很多。”卡迪说,要不是因为龙梵自己配的药粉和西瑞尔每次的驱逐都很管用,她早不知道出了多少次意外了。

    “可是那些兽核你们还是要修炼啊,尤其是西瑞尔,本来签订了契约之后实力靠自己已经增长不上去了,没了兽核他怎么办?”龙梵很不理解他们的想法。

    威尔沉声说“什么都比不上你的安。”

    “可是只有你们强大了起来才能真正的保护好我不受任何侵害啊。”她小声的说。

    不得不说,这句话让在场的三个兽人都很受用,然后在龙梵的据理力争下她还是得到了能够出去采两天药的特权。

    然后她毫不意外的看到了整天萎靡不振的西瑞尔。

    兽人们可是几天不睡觉都会神采奕奕的,所以西瑞尔的表现非常的惹人怀疑。如果这个世界没有毒,她都怀疑这孩子是偷偷的出去抽大烟了。

    “老实告诉我,这几天你出去干什么去了?”龙梵眯着眼逼近一脸无辜的西瑞尔,“难道你是偷偷的约会小雌性去了?”

    她有一种自家的白菜被别的猪拱了的微妙的酸涩感。

    这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像是心脏被一只无名的手攥紧了想要榨出里面血液的那种酸涩感,她甚至觉得自己的眼眶都有一点不熟悉的湿润感。

    西瑞尔一脸惊恐“梵你在说什么啊!你是我的半身主人你忘了吗?”半身如果有不忠于主人的想法会痛苦致死的,这就是背叛创始之树的代价。

    龙梵看着西瑞尔愤怒的脸之后心里暗暗后悔,自己似乎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西瑞尔一脸伤心的坐在树枝上,闷闷的,一看就知道受了委屈。

    而给他委屈受的龙梵本人也后悔的不行,她小心翼翼的穿过两根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树枝,蹑手蹑脚的恐怕晃动了树枝把自己晃下去摔成肉饼。

    而受了委屈的西瑞尔也头一次发起了自己的小脾气没有管她,所以当龙梵坐到了西瑞尔的旁边的时候后背都紧张出了一层汗。

    她也有了点小小的委屈,即使她知道这不合理,但她还是用一种撒娇的语气说“你都不管我,我要是掉下去怎么办?”

    西瑞尔把头瞥向了一边,然后闷闷的说“就算你掉下去我也会接住你的。”

    龙梵这次学乖了没反驳西瑞尔,软软的哄他“我知道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这让软软的雌性,这样软软的声音,没有哪个雄性能扛得住的。

    本来打算要很有骨气的最起码要生一上午气的西瑞尔很简单的就投降了,他微微坐过去了一点让龙梵有靠的地方,闷闷的说“以后不要质疑我的忠诚。”

    龙梵猜测这大概是对于地球人来说质疑信仰、人品之类的严重性?

    总之她很郑重的答应了。

    “如果我不忠诚的话,创始之树会给我最严厉的惩罚的。”你会连质疑我的机会都不会有。

    --

    度过了信任危机?的龙梵开开心心的和卡迪西瑞尔出去郊游了。

    这次是另一个更远一点的地方。

    一个草木更茂密草药也更多的地方,当然危险也是加倍的。

    不过龙梵不知道这些。

    一直看西瑞尔不顺眼的卡迪都忍不住拍了他的肩膀几下“辛苦你了。”

    能不辛苦嘛!

    为了能把这个更远区域更大的地方清理好还不被龙梵发现,他要在龙梵刚睡着的时候就带着大量的东西往这边赶,等到了以后还要把药粉什么的都撒的均匀了,还得把周围有威胁性的动物都除掉,最后还要想尽办法把五级兽的威压留在这里。

    这一切几乎就要榨干西瑞尔的精力了,更不要说这几乎是好几天的连轴转。当然不是说他太弱……主要是这样一来对他体力的消耗实在是太巨大了。

    要是平常,他能保持三天三夜不睡觉都神采奕奕。

    不过这一切在看到龙梵开心且安的采药的时候一切都是值得的了。

    三个人一直忙到天黑才启程回家,龙梵得到了比想象中更多的草药--主要是两个兽人比较好用,告诉他们需要的草药长什么样子他们几乎就能不认错的完好摘回来。

    她甚至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在第二天龙梵和西瑞尔卡迪一起处理草药的时候她说“以后这些常见的草药都让你们去摘好了,我总感觉你们的效率比我的高多了。”

    他们两个巴不得呢,最起码西瑞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把这些几乎要堆满厨房空地的草药都分门别类的整理好,龙梵精心的挑好了能够单一缓解病痛的草药--比如说甘草之类的准备和人鱼族兑换。

    美中不足的是龙梵依然被拒绝参与峡谷兑换的行列。

    “如果你记不住这些药材的名称怎么办?!”龙梵插腰说。

    威尔倒是有可能记不住,但是程参与的卡迪可是记得一清二楚的。没错,卡迪也是随行的一员。

    当听到卡迪非常熟练的指出每一种草药的叫法和功效的时候,龙梵简直后悔死为了偷懒教卡迪的行为。

    这算不算另一种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她转了转眼珠,想出来另一个办法“人鱼族这么多年都和奥姆多交易,他们肯定也是知道那些特定的草药的,万一我的这些他们不认怎么办?”

    “这不是还有我吗?”奥姆多哈哈笑着从远处过来了。

    龙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为什么哪都有他!

    “我可以帮你告诉那些人鱼,但是你得告诉我这些木头片和粉什么的都是怎么来的?”奥姆多趁机提出了自己垂涎已久的条件。

    其实这种事龙梵不排斥教给她,毕竟任何一个行业的灭亡都是从敝帚自珍开始的。

    古代时候,大部分中医都信奉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这一套,最后一代代往下传的时候东西越来越少。中医其实是科的,但是现在大部分中医都只专一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