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终章.烽火卷长空 355.清盘(第1/2页)
    最新网址:.

    发了一通脾气之后,这小胖子转身迈步,气哼哼地离开了长乐坊,只留下了面色尴尬的两位客人,与那名忽然改了口风,言语间颇有些意兴阑珊的房牙……

    由于这铺面是沈归的产业,所以周长安也不着急回府,而是好整以暇的隐入了一个角落之中,瞧瞧等待着这场闹剧的落幕……

    很快,在这位牙人精湛的演技、与准确的节奏把控之下,那一对中年夫妇咬牙掏出了一千三百两银票,递给那名牙人,宣告这笔买卖正式成交!

    既然生意有了结果,周长安也想要打道回府;可忽然之间,他只觉得有一硬物顶住了自己后腰,耳边也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子声音:

    “四皇子果真好雅兴,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躲在胡同里偷看牙人卖铺子……”

    眼见那名赚了大钱的牙人,也正眉飞色舞地朝这边走来,周长安也打算铤而走险,试试贼人的身手;可他才刚刚提起一口丹田气,腰眼也被二指戳麻、浑身的力道尽数散去,喉咙也传来了一道坚硬冰冷的触感……

    周长安还是识时务的,立刻僵住不动,同时也闭上了嘴巴……

    那牙人走到小胡同中,只见幽北的牙人行首齐返、正用一柄大铜钥匙,死死抵在一个阔老爷的咽喉之上,正笑眯眯的对着自己招手……

    “合子的……这火点子踩哪道板的?空子还是溜子?(兄弟,这阔老爷是哪条道上的?是咱们江湖人吗?)”

    “啧啧啧,别瞎打听了,怕你知道以后当场吓死过去。喏,钥匙,这是房契地契,拿好了啊。”

    那尖嘴猴腮的牙人,伸手接过抵在周长安喉咙前的钥匙,又神戒备地数出八张百两银票,与这位幽北同行银货两清。临走之前,他还撇了一眼周长安那漫布油渍的袖口,脸上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还嗤笑着骂了一句:

    “瓜怂样子……”

    看来,这牙人是把衣着富贵,袖口却沾染些许油污的周长安,当成了只有一身“火叶子(值钱衣服)”的江湖骗子了!

    齐返笑呵呵的收回了银票,拍着眉头紧皱的周长安,缓步走到他的面前:

    “四皇子,我典卖自家产业,好像不关北燕朝廷的事吧?”

    周长安看着远去的牙人,沉默了半晌,对齐返说到:

    “八百两银子的铺面,被他几句花言巧语之下、赚去了一半还多……只知鼓噪唇舌、不劳而获,却能日进斗金,这公平吗!呵,我好像理解南康朝廷,大肆捕杀江湖人的原因了……”

    齐返冷笑了一声,拍了拍沾染了些许墙灰的袍袖,给周长安丢下了这么一句:

    “爹还没死呢,就操起了皇帝的心!我哥一点都没说错,你们这些人呐,心早已经脏透了!呸!周长安,也不是我齐返看不起你!你要是也想铲除江湖道,那就试试看好了!哦对了,在我们安离开长安城之后;你的那块天子玉佩,自会有人送到府上,回见!”

    说完之后,齐返挺着大肚子,一摇三晃地走出了长乐坊,消失在了周长安的视野之中;而被一个下九流如此侮辱的四皇子,面色一冷,伸手摸向自己的里怀……

    果不其然,那枚可以代天子之命、号令文武百官的皇家玉佩,竟然不翼而飞了!周长安急忙奔回秦王府,吩咐家下人等,从里到外翻了一个底朝天,依旧是毫无结果!

    直到次日清晨,负责掌管后府的二管家,在菜贩例行送来府上的蔬菜竹筐之中,找到了这枚失踪一日的天子玉佩!

    其实,仗打到现在这个地步,对于周长安个人而言,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进一步,他可任由燕京沦陷于庞青山之手,届时自己高举承继父兄之志的大旗,率北燕文武驱除南蛮孤军,而后在众望所归的情况之下驾登九五,问鼎中原!

    就算退一步,他也可以立即率军回援燕京城,一举歼灭庞青山所部,再次立下汗马功劳,成就一番父慈子孝的千古佳话。毕竟眼下太子已疯,他只需要耐心的等待着天佑帝驾崩而已。

    所以这枚玉佩背后的意义,对于军中威望鼎盛他来说,已经根本不重要了。

    只不过,如果自己随身携带玉佩,又被人偷去的话,那么问题就完不同了。既然人家可以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偷出他一直藏在里怀的玉佩;那么也可以在自己毫无知觉的情况下,在自己的心窝处插上一把刀子!

    其实,这对于以前的周长安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谛听随便叫出来一个探子,也有这份能耐,他早就习惯了时刻保持警惕。可周遭的环境发生变化,人的心境自然也会发生变化,今时今日的周长安,已经把目光放在几年之后了……

    四皇子周长安,的确称得上是人中龙凤,天纵奇才。他的文才智策,远超幽北兴平皇帝颜青鸿;经过一场场鏖兵血战,他的兵法与韬略,也不逊于当世任何名将。而且他不但在北燕朝廷的掣肘之下,从无到有,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