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 王府失窃(第1/2页)
    林婳甫一听到落月说话,眼眸便是一亮:“你接着说。”

    落月道:“按照旧例,王爷大婚之前会先娶侧妃,良娣等数人。”他看向林婳的眼眸道:“只是靖王殿下情况特殊,这一回他是同时迎娶两位平妻。”

    “所谓平妻,虽与正妃地位一致,却也不算是正妃。所以这纳侧妃侍妾之事就要推至大婚一旬或是两旬之后了。”

    “你的意思是,这次宴会就是给他挑选侍妾和侧妃良娣充盈后院的?”林婳皱起了好看的眉眼。

    落月点点头道:“很有可能是这样。”

    林婳听及此就失掉了兴趣,索然无味地盯着那烫金请帖道:“既如此,那便算了。”她抬头对朗月道:“你便出去将此事推了吧?我对做他的小妾或是看陆锦生挑选小妾没有任何想法。”

    “是。”朗月得了吩咐,福身一礼就退了下去。

    林婳本以为这事儿就结束了,没成想,朗月过了一会儿又回来了。

    “小姐。”朗月苦笑道:“那位送帖子前来的人想见见您,您见是不见?”通常来说,这种又跑回去问话的差事都不是什么好差事,朗月有些担心林婳会责备她。

    好在林婳并非是任性的古人,点了点头,惊讶地道:“递帖子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朗月想了想道:“看起来是个丫鬟装束,年岁并不太大。她一直低着头,奴婢也看不分明她的模样。”

    林婳顿时心中有了些计较,吩咐道:“我知晓了,你先将她带过来吧。”

    “是。”朗月退了下去。

    一会儿,便有个身穿白色衣裳的丫鬟低着头走了进来。

    林婳仔细端详了她的身影,但见她身形袅娜,虽然穿着的是再寻常不过的款式,但衣料考究,一看就是大户人家出来的。

    “你……”林婳先前不过是猜测罢了,那人真正站在了她面前,她确定了那人的身份后,脸上的惊讶还是掩都掩不住。

    “怎么?”那“丫鬟”蓦然抬起头来,笑着道:“林大小姐莫不是猜到了我?”

    眼前笑意盈盈的不是凤舞阳本人又是何人?

    春桃和旁边的落月都惊得愣住了。

    林婳见她抬眸揭开了身份,也不多说旁的了,伸手虚引道:“王妃还是先请坐吧。”

    凤舞阳丝毫不见矫情点点头,挑了一把最近的椅子坐了下来。

    林婳上下打量了她两眼笑着道:“寻常看惯了你飞扬跋扈一身红衣的俏丽模样,这会儿的一身白衣,可一点儿也不适合你。”

    凤舞阳抬起袖子,脸上有一丝落寞,强打起笑容道:“是么?也罢,过去的我才是真的我吧。”

    她抬眸道:“这次可是我成为靖王二妃之一后第一回办的宴会,你不许推辞,一定要去哦。”

    虽然凤舞阳是玩笑一般的口气,但她这种不容拒绝的话却令林婳心中不喜。

    “什么意思?”林婳微笑着抬眉道:“为何一定要去?”

    凤舞阳没料到她会如此问,仔细一想,也知她可能是因为方才的话不高兴了。

    凤舞阳以前是公主,又是越国人,从小被疼爱着长大,说话常常是直来直去,没什么城府的,不过这会儿她算是稍微比以前通透一点儿了,连忙解释道:“我没有想强迫林婳小姐的意思。”

    林婳听她这样一说,心中的不满稍稍平息了一些,道:“我为什么不想去,你应该也能猜测一二吧?”

    “之前你的夫君陆锦生对我百般求娶的风波闹得这般大,我想你也能有所耳闻的吧?若我去了靖王府参加你的宴会,若是出了什么事儿,只怕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林婳红唇微弯笑着道:“所以最好的法子,就是干脆避而不见。”

    “好吧。”凤舞阳点点头:“你说的这席话确实很有道理,也是很好的办法。不过有件事我必须要告诉你。”

    她抬眸看向林婳的脸庞,道:“也许你听了,会改变主意也说不定呢?”

    林婳没吱声,她可不信凤舞阳这随随便便说件事儿就能让她改了主意。

    “你妹妹林玉儿提前从宫里回王府了。”凤舞阳抬头望向窗外道:“靖王爷已经去接人了,想必这个时辰已经进了皇宫了吧?”

    林婳听罢,心下十分纳闷。不过她很沉得住气,朱唇微启道:“哦?是吗?你们的家事,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凤舞阳道:“你不好奇么?”

    林婳摊手道:“我为什么要好奇?我早已经从林府大房脱离出来了,现在是三房的子嗣,我与林玉儿已经划清界限了,她是她我是我。”

    凤舞阳这回倒是惊讶地站起了身,她这般淡定都是吃定了林婳一定很有兴趣。

    没想到林婳不按牌理出牌,打乱了她的计划。

    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