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 侦探和傻子的结合体
    .. ,巫山有云也有毒

    正在家里抱着大乌看电视的易如风,一瞬间忽然目光呆滞、瞳孔放大、呼吸困难、口水似乎就要流下来......他只不过从屏幕上看到了巫山。

    新闻每天都会报道巫氏的消息,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但直到现在,每当易如风看到巫山那张盛世美颜出现的时候,还是会出现疑似中风症状,这种症状持续到播报下一条新闻的时候自动消失。

    但是今天,易如风的脸渐渐黑了下来,情绪转变为义愤填膺。

    为什么义愤填膺呢?

    气这个巫山呀——都被我整成这样了,你居然还可以这么拽、这么淡定、这么气宇轩昂这么帅!

    你就不能哭丧个脸,掉几滴眼泪,讨个饶服个软儿感慨一下生活好艰难啊好艰难吗?你就不能让我看看你的小惨样儿,让我心里痛快痛快吗?看来我整得你还不够惨!

    不过现在显然不能再下手了,因为巫氏此时风声鹤唳,而且外界的目光也都聚集在那里,这时候再有个风吹草动,作案的很容易就被发现了。

    不过,易如风折腾出的丑闻也不是没给巫氏造成任何后果。

    风波自开始到现在,巫氏市值已蒸发超过百亿,巫山个人损失也已经达到数十亿,这个数字是大多数人一辈子无法企及的。

    但巫山看起来神色如常,就像什么事儿也没有一样,这一点让员工们十分佩服,无形中也让他们对公司的重振多了几分自信。老板赔了那么多钱都不急,我们急啥呀,老板肯定自有回天之术呗!

    警方那边的调查有了一些进展,也抓了几个犯罪嫌疑人,但真相还没有完全明朗化。

    巫山对警方一直以来都很信任。

    易如风盯着电视,像是在对大乌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看来我的方针错了,全错了。经济上的打击对巫山来说不是个事儿啊,感情上的打击才是真正的打击呢!可是那个白骨精被巫山保护得那么好,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我不甘心啊不甘心——”

    易如风气急败坏地抓起大乌的脑袋往墙上撞。

    刚才还给自己捋毛呢,转眼就这样迫害自己,大乌气急了,头一次想要咬主人。

    可是,当易如风掏出一个洋葱之后,它又卑躬屈膝地给主人跪了。如果大乌会种洋葱,可能他就可以逃脱易如风的魔掌了。

    在易如风的价值观里,任何人都是可以被利益所引诱和利用的,这里面应该也包括巫山。只不过巫山现在物质极大丰富,冒似什么也不缺,所以才没有什么可以诱惑他。但是早晚有一天,会有的......

    这天,春泥站在自家洗手间的镜子前咬着手指发呆。

    镜子里的女人衣冠不整,目光慌乱,面前还放着一张试纸,上面明晃晃的两道“中队长”。

    春泥的大姨妈一向很准,这个月没有按时来报道,她立刻就警觉了,想起了以按摩椅为起始的数场风花雪月都没来得及采取措施,于是赶紧跑去买了试纸,果然......

    她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感觉。慌乱、没做好准备,但如果仔细体会的话,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些开心的。

    怎么不开心呢?

    孤苦伶仃这么多年,在这个世界上,终于将要有个跟她这孤女存在血缘关系的人了!而且是跟自己最爱的人的结晶。

    小白结婚的时候,春泥最羡慕的就是这一点。

    孤儿对家庭的渴望,比任何人都更强烈一些。

    可是,春泥没把握易如风会怎么说。

    他会不会不高兴啊?会不会说事业为重,现在还不考虑结婚的事?

    在公司纠结一整天,她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易如风开口,看他一直进进出出忙个不停,一进办公室就砰地把门关上。

    这一整天,不管小顾问春泥什么问题,春泥都回答得心不在焉。

    她甚至高瞻远瞩地想到了,万一自己这是个女儿而易如风喜欢男孩怎么办?万一这是个儿子而易如风喜欢女孩又怎么办?以后可没有补救的机会了哦。

    她显然是想多了。

    自从小顾来了之后,春泥的工作量大大减少,这本来冒似是好事,但她发现,一天的工作时间仿佛变长了。

    因为焦头烂额忙起来的时候,时间反而过得特别快,一晃就该吃午饭了,一晃又下班了,丝毫没有难熬的感觉;而现在,百无聊赖的她一天要看无数次时间,结果失望地发现,每次才过了几分钟而已。

    这天尤其难熬。

    终于到下班时间,小顾走了,春泥不安地守在总裁办门口,像个等待法庭宣判的囚犯:“如风,我有事跟你说。”

    易如风背对着她拿起自己的外套:“你先回家吧,我今天约了人,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哦,好。”

    春泥乖乖地说。

    她想,那算了,还是另找时间吧,这种事情,太仓促的场合说不合适,气氛也不对,应该浪漫点的氛围才好。

    可是等来等去,浪漫的氛围始终没出现,春泥有些沉不住气了,还是找了个在公司的时间......

    “什么?!”

    易如风听完之后风中凌乱。

    这才几次,怎么会运气那么“好”?

    心中暗骂春泥这什么体质,也太敏感了,一碰就有,要不然,一定是这个女人处心积虑!

    易如风:“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医院弄掉,现在应该还来得及吧!”

    春泥满怀期盼的目光顿时黯淡下来:“如风,你打算什么时候娶我呀?咱们是不是也该计划一下将来了?”

    易如风心想,再过不到1个月吧,你会的那些东西小顾就全掌握了,那时你就可以滚蛋了,所以咱俩的所谓“将来”就只有1个月而已。当然,到时候我得确保你走得毫无怨言,不会出去乱说话才行。

    想到这里,易如风换上一副笑脸:“亲爱的,现在我们都还年轻,事业为重嘛,生孩子,以后有的是机会呀,以后咱们要生够一个足球队才罢休哦。”

    春泥面带忧色:“别提足球队了,检查的时候大夫说了,我体质特殊,如果这次不要的话,以后再也不可能有了。”

    易如风心里暗想“关我屁事”,嘴上却说:“不会的不会的,这什么大夫啊,说话这么不负责任!现代医学这么发达,连头都能换了,**还不能换一个?到时候我给你找全球最好的大夫,包管你多子多福!”

    易如风的态度让春泥十分心寒,忽然一阵难受,冲进洗手间狂吐去了。

    易如风听得直恶心,冲里面喊了一句:“我先开会去了啊!”

    这些日子,春泥身体不适,心情低落,无精打采。

    易如风却说:“你看看,弄个孩子多麻烦,赶紧找个时间去做了吧。我陪你去医院的话,让人看见了影响不好是不是?你这么坚强能干,你一定可以自己去的,费用拿回来我给你报销好了。哦对了,做完之后你需要好好休息,到时候恐怕得好些天不能来上班吧?要不你这几天加加班,把小顾提前带上轨道,这样你休假的时候心里也踏实不是?”

    有人说,女人这种生物是侦探和傻子的完美结合体。

    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人,总能巧妙避开任何偶遇,一眼看穿他所有套路,对他感天动地的承诺嗤之以鼻,始终冷静得像个智者;

    而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就是个十足的疯子+傻子,一会儿开心得手舞足蹈,一会儿伤心得无以复加,一边哭还一边体贴地为他找好了藉口,他复制粘贴的宠爱也捧在手心里当珍宝。

    总之智商为负,相当于没带脑子。

    第二天,春泥没来。

    不是让她加加班吗?没请假就敢不来上班,让易如风很生气,不过打电话去问的时候,语气勉强还算温和。

    春泥躺在床上哼哼:“如风,我在发高烧,身上没劲儿,你能送我去医院吗?”

    她已经硬扛了一个晚上。因为如果昨天半夜打给他影响他休息的话,毫无疑问会被拒绝的,说不定他还会大发雷霆呢。

    “发烧了?”易如风不慌不忙先查看了一下自己的日程表,“哎呦喂恐怕不行,今天事情特别多,样样都等着我。要不我给你叫个救护车吧?”

    哐当——

    春泥听见自己的心碎掉的声音,她有气无力地说:“不用了,易先生,我请2天假可以吗?”

    她没有说3天,因为按公司章程,3天及以上的病假就需要医生开的假条了,但是2天显然够呛。

    易如风:“这个嘛......你等一下。”

    易如风跑去问小顾:“你们交接得怎么样了?”

    小顾:“报告易先生,交接基本完毕。宋小姐还给我写了个详细的交接文档,几万字呢,有什么我忘了的都可以去查,所以宋小姐其实来不来上班,现在已经没有区别了。”

    易如风:“哦?那就好那就好,春泥做事还挺靠谱的哈。”

    于是他拨回去给春泥,假惺惺地让她好好休息,公司的事情不必操心。

    让自己娶她,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将来离婚还得分她家产;不娶她就让她生,那更不可能啦,我易如风这么英俊倜傥、这么正面的公众形象,可不能被一个私生子给毁了!

    ( = )

    更新速度最快赶紧来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