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3 侦探和傻子的结合体(第1/2页)
    .. ,巫山有云也有毒

    正在家里抱着大乌看电视的易如风,一瞬间忽然目光呆滞、瞳孔放大、呼吸困难、口水似乎就要流下来......他只不过从屏幕上看到了巫山。

    新闻每天都会报道巫氏的消息,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但直到现在,每当易如风看到巫山那张盛世美颜出现的时候,还是会出现疑似中风症状,这种症状持续到播报下一条新闻的时候自动消失。

    但是今天,易如风的脸渐渐黑了下来,情绪转变为义愤填膺。

    为什么义愤填膺呢?

    气这个巫山呀——都被我整成这样了,你居然还可以这么拽、这么淡定、这么气宇轩昂这么帅!

    你就不能哭丧个脸,掉几滴眼泪,讨个饶服个软儿感慨一下生活好艰难啊好艰难吗?你就不能让我看看你的小惨样儿,让我心里痛快痛快吗?看来我整得你还不够惨!

    不过现在显然不能再下手了,因为巫氏此时风声鹤唳,而且外界的目光也都聚集在那里,这时候再有个风吹草动,作案的很容易就被发现了。

    不过,易如风折腾出的丑闻也不是没给巫氏造成任何后果。

    风波自开始到现在,巫氏市值已蒸发超过百亿,巫山个人损失也已经达到数十亿,这个数字是大多数人一辈子无法企及的。

    但巫山看起来神色如常,就像什么事儿也没有一样,这一点让员工们十分佩服,无形中也让他们对公司的重振多了几分自信。老板赔了那么多钱都不急,我们急啥呀,老板肯定自有回天之术呗!

    警方那边的调查有了一些进展,也抓了几个犯罪嫌疑人,但真相还没有完全明朗化。

    巫山对警方一直以来都很信任。

    易如风盯着电视,像是在对大乌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看来我的方针错了,全错了。经济上的打击对巫山来说不是个事儿啊,感情上的打击才是真正的打击呢!可是那个白骨精被巫山保护得那么好,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我不甘心啊不甘心——”

    易如风气急败坏地抓起大乌的脑袋往墙上撞。

    刚才还给自己捋毛呢,转眼就这样迫害自己,大乌气急了,头一次想要咬主人。

    可是,当易如风掏出一个洋葱之后,它又卑躬屈膝地给主人跪了。如果大乌会种洋葱,可能他就可以逃脱易如风的魔掌了。

    在易如风的价值观里,任何人都是可以被利益所引诱和利用的,这里面应该也包括巫山。只不过巫山现在物质极大丰富,冒似什么也不缺,所以才没有什么可以诱惑他。但是早晚有一天,会有的......

    这天,春泥站在自家洗手间的镜子前咬着手指发呆。

    镜子里的女人衣冠不整,目光慌乱,面前还放着一张试纸,上面明晃晃的两道“中队长”。

    春泥的大姨妈一向很准,这个月没有按时来报道,她立刻就警觉了,想起了以按摩椅为起始的数场风花雪月都没来得及采取措施,于是赶紧跑去买了试纸,果然......

    她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个什么感觉。慌乱、没做好准备,但如果仔细体会的话,内心深处还是有一些开心的。

    怎么不开心呢?

    孤苦伶仃这么多年,在这个世界上,终于将要有个跟她这孤女存在血缘关系的人了!而且是跟自己最爱的人的结晶。

    小白结婚的时候,春泥最羡慕的就是这一点。

    孤儿对家庭的渴望,比任何人都更强烈一些。

    可是,春泥没把握易如风会怎么说。

    他会不会不高兴啊?会不会说事业为重,现在还不考虑结婚的事?

    在公司纠结一整天,她都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易如风开口,看他一直进进出出忙个不停,一进办公室就砰地把门关上。

    这一整天,不管小顾问春泥什么问题,春泥都回答得心不在焉。

    她甚至高瞻远瞩地想到了,万一自己这是个女儿而易如风喜欢男孩怎么办?万一这是个儿子而易如风喜欢女孩又怎么办?以后可没有补救的机会了哦。

    她显然是想多了。

    自从小顾来了之后,春泥的工作量大大减少,这本来冒似是好事,但她发现,一天的工作时间仿佛变长了。

    因为焦头烂额忙起来的时候,时间反而过得特别快,一晃就该吃午饭了,一晃又下班了,丝毫没有难熬的感觉;而现在,百无聊赖的她一天要看无数次时间,结果失望地发现,每次才过了几分钟而已。

    这天尤其难熬。

    终于到下班时间,小顾走了,春泥不安地守在总裁办门口,像个等待法庭宣判的囚犯:“如风,我有事跟你说。”

    易如风背对着她拿起自己的外套:“你先回家吧,我今天约了人,有什么事明天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