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1章 反转的剧情
    病房内,气氛透着诡谲下的冷嘲。

    因为席泓文和骆小米一直僵持着,让本就压抑的病房弄的越发悲伤。

    席泓文怕骆小米一直哭,会对眼睛的治疗更不利,等她微微冷静点儿后,试图安慰她。

    自然,他也怕她一直蒙在被子里,不太好。

    可谁知道,因为去拉被子,骆小米气恼的闪躲,他一个不注意,竟然扯到了蒙在她眼睛上的纱布。

    许是因为被泪水浸湿,许是因为席泓文的动作,当那湿漉漉的纱布被扯掉的时候,骆小米红着的眼睛四周全然是湿气的看着他。

    二人就这样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一时间仿佛彼此都反应不过来。

    席泓文微微垂眸,看着手里湿着地纱布,怒极反笑。

    骆小米看到他嘴角的笑,顿时,难受的厉害。

    “骆小米,没想到你心机这么重!”席泓文说着,抬眸看向骆小米,眼底有着嘲讽。

    骆小米猛然起身,“席泓文,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席泓文冷冷地将湿了的纱布扔到病床上,“问你自己不是更好?”

    话落,他不给骆小米任何反应的机会,转身大步流星的就往病房外走去……

    骆小米这会儿确实是有些懵了,甚至忘记自己眼睛就算哭了这么久,竟然还能好好的看着席泓文离开。

    哪怕,那会儿被主任包住的时候,眼睛也是没问题的。

    “席泓文!”骆小米攥了手喊了声,眼泪不受控制的,又掉了下来。

    她感觉自己今天将这好几年的泪水都流掉了,可她就是控制不住,那种从心里涌出来的悲伤。

    席泓文脸被阴霾笼罩,脚步依旧,没有管骆小米的叫声。

    “砰”的一声突然传来。

    席泓文因为太过生气,也没有想到在军总医院有人会动手,人才出了门口,脸上就被狠狠地吃了一拳。

    席泓文呲了下嘴里因为牙齿磕碰到壁肉而溢出的血沫,偏头看去,就见林向南一脸阴沉沉的看着他。

    “席泓文,你还是不是人?”林向南一把揪住席泓文的衣领,将人抵在了墙上。

    因为突然动手,惊了走廊上来往的人和医护人员,一个个纷纷看了过来。

    骆小米原本的悲伤也因为席泓文被人打了一拳给惊住,怔愣了几秒后,急忙掀开被子下了床,也顾不得额头上因为动作太猛,

    而传来的神经刺痛。

    “林向南,你放手!”席泓文声音透着冷寒地气息。

    “我不放呢?”林向南冷嗤一声。

    席泓文偏头轻笑了下,那样的笑,透着嘲讽下的冷意,缓缓收回视线看向林向南,“要动手吗?你现在就连许昭都打不过,你拿

    什么和我比?”

    “要试试?”林向南声音变得阴狠。

    “二位,二位,冷静!”有医生急忙上前劝说,“这里是军总医院,二位要动手,影响不好啊!千万要冷静,有什么话,我们坐下

    来慢慢说……”

    一个是特战旅旅长,一个是洛城公安局的副局长……这两个人在军总里动手,像什么话?

    “南叔叔……”

    骆小米走了出来,那一脸泪迹加上额头因为缝针包着的纱布和没有整理而凌乱的头发,整个人看上去,哪里还有一点儿那青春

    洋溢的样子?

    林向南看到骆小米这样,当即二话不说,放开席泓文就咬牙切齿的说道:“有本事,和我走!”

    话落,林向南转身就走。

    席泓文冷眼翻了下,没有动,只是目光划过听到动静,急匆匆赶来的主任一眼后,看向骆小米。

    “你进去!”

    骆小米紧呡着嘴角,“那你和南叔叔……”

    “我让你进去!”席泓文打断了骆小米的话,声音透着一股暴戾的气息。

    骆小米心猛然惊了下,可是,也只是嘴角呡的更紧了,却没有动。

    席泓文仿佛隐忍着什么,微微攥了下手,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起身拉了骆小米的手腕,一把将她拖进了病房的同时,大力的关

    上了病房的门。

    林向南原本气急的脚步因为“砰”的一声停下,他回头看去,哪里还有席泓文的身影?

    众人开始小声议论着。

    林向南站在原地,也有些气极反笑的垂眸了下……这他么的是剧情反转了?

    “向南,这……没啥事吧?”主任有些不放心,也摸不着席泓文带骆小米进病房又关了门的态度是什么,只能来问林向南。

    林向南嘴角划过一抹轻笑,“主任……这众目睽睽之下,有事没事,大家心里没点儿数吗?”他看了眼主任,见主任一脸为难,

    只能点透的说道,“大庭广众的,没事也得有事啊!”

    主任本就合计着怎么处理,听林向南这样一说,顿时了然的点点头。

    这有没有事,八卦的传播是最快的。

    这里也不是军区,谁能管住谁的嘴?

    一旦八卦风气蔓延,这就牵扯到作风问题了,作为一名军人,还是军官,作风问题可是大问题。

    席泓文心里本来就有念头,这“歪风”一吹,他就是骑虎难下,想不从都不行了。

    外面的人一个个心思“复杂”,此刻病房内,席泓文和骆小米对视着,两个人神情都有些古怪。

    骆小米呡着嘴角,其实还不太明白席泓文为什么那会儿说她心机重?

    虽然,她在追他这件事情上心机是挺重的,可有些锅,她不背啊?!

    席泓文暗暗鄙夷了下自己,几乎就在门甩上的那刻,他就知道自己因为怒不可遏,冲动下做得事情有多不理智。

    如果外面没有林向南还好,这有他了,吹吹风气,他真是给自己挖了个坑,然后没有犹豫的就跳了!

    “席泓文……”

    “闭嘴!”席泓文只觉得他也脑壳疼了,冷眼看了下刚刚还委屈着,这会儿因为他说她,而顿时气怒的骆小米,有些有苦难言。

    骆小米也是憋屈的很,原本被炸弹伤到,有可能额头会留下痕迹,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本来就很难过了。

    紧接着又被告知,有可能会瞎,心里更是难受的厉害……

    可席泓文倒好,安慰的话没两句,就骂她!

    “嘴在我身上,你让我闭嘴就闭嘴,你是我什么人啊?”骆小米恼怒的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