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少偏入川(2)(第1/2页)
    小玉听到路白说的这些话着实大吃一惊,因为以前路白在她印象里就是一个刁蛮任性霸道善良的大小姐,但是现在看来,这个年少的“大小姐”真的比她想象的要成熟稳重的多,而且对事物的见解更是比常人要深刻透彻的多。

    “就方才小姐这番话,玉儿就已经自愧不如,我只是觉得眼前的景色很美,想知道这个地方叫什么。”小玉痴痴地望着远方的景色,好似醉了。

    正在这时,迎面走来一个披着虎皮大氅的老猎人,右手拇指上的铁扳指已经被磨得破烂不堪,背上还背着牛角弓和箭囊。

    老猎人手中还提着一些沾满血渍的兔子山鸡,箭囊中的羽剑也已只剩下几支。

    “老人家,你这是打完猎准备回家么?”路白跃下马来,恭敬的对着那老猎人问道。

    老猎人听到路白的问话愣了一愣,睁着一双凹陷进去的眼珠子打量着眼前的两个姑娘,放下手中的猎物,慢吞吞的说道:“天色已晚,羽剑也快用完,不回去难道还要在这大山中和狼虎过夜吗?”

    路白听完心中气极了,但一想到对方是老人家,而且自己还要向他打听事情,便依然十分尊敬的问道:“老人家,我其实想向你打听一些事情,这…”

    “外地来的吧!”老猎人又将二人打量了一番,眉头一皱,摇头道,“此地名唤‘绝命峰’,此去三十里只有群山和悬崖,山上还住着许多无恶不作的土匪强盗,尤其那‘天狼盟’,不但做事狠辣,而且在这一带的势力最大,少说也有上千号人,六个领头当家的个个是狠角色,武功和神仙一样,能够在空中飞跃。唉,这些年不少人死在他们手中,地方的官府都得躲着他们,朝廷更不会管这些占山为王的土匪,只要他们不起兵造反公开与官府作对,他们就会一直是这里的活阎王。我看你们两个姑娘年纪轻轻,又长得水灵动人,可千万再往前走了,看完此处的风光就下山去吧。”

    “多谢老伯,但我还有一事不明,既然这条路如此凶险,为何还有这么多行人往前去?难道他们都不怕死吗?”小玉好奇的问道。

    “你有所不知,天狼盟的土匪虽然凶狠残暴,但是每天只做一单杀一次人,而只有这一条路能进入川中,这来往的行人,没第二条路可选,又都存在侥幸心理,所以才会这般模样。我说这些话可不是让你们冒着生命危险去碰运气,他们从这里走都是迫于生计,但你们不同,我看你们的打扮和说话的运气,一定出自大户人家,完全没必要冒着生命危险游玩,这是我给你们的忠告,这么清秀的姑娘,可不能…哎呀,我得赶紧下山了,不然天可就真黑了,我这头昏眼花的….”老猎人话还未说完,便提起地上的猎物头也不回的往山下走去了。

    “谢谢善良的老人家,您慢走…”小玉对着老猎人的背影朗声说道。

    而路白嘴上一直在默默的念着“绝命峰,天狼盟。财掠空,血飘红!”

    小玉见路白嘴上碎碎念着,问道:“小姐你在念叨着什么,老猎人都走了,我们也下山去吧,前边感情就是土匪窝,还好我们先打听了一番,不然可就糟了。”说到这里,小玉突然从心底里泛出一丝凉意,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经过内心一番焦灼的挣扎后,路白也便成了路白。

    “玉姊姊上马,我倒要闯闯这个所谓的龙潭虎穴。”路白说完便用左脚踩进马镫,紧接着左腿使劲一登,右腿向上一偏,身子就已跨上了马背。

    “我的大小姐,你不要命啦?咱们还是回去吧,别说这些无恶不作的土匪,就是突然跳出个吊睛白额虎,我们都不一定能活着生还啊,更何况入夜后的深山,正是虫狼虎豹出来觅食的绝佳时机。”玉儿小声说道。

    小玉一开始觉得自己很了解这个大小姐,经过刚才关于风景的理解,她又发现自己其实并没有那么了解路白,所以她现只能抱着谨慎侥幸的心态试图劝说这个没那么简单的大小姐。

    因为在小玉的印象里,路白从来不曾改变自己的行动和想法,而且势必会带上自己。以前的那些事情虽然有时候很荒唐,但却绝不会有丢掉性命的风险,所以她都会面带微笑的迁就这个我行我素的大小姐,但今天这件事情,她不得不在内心挣扎…

    每个人都有自私理性的一面,所以不论小玉想去还是不想去,都不应该被世人谴责。

    路白见小玉说完话后满脸的心事,啐笑道:“玉姊姊,没事你不想去的话…那我也不去了吧,想来也没什么好看的东西,这就打道回府吧!”

    小玉在刚才一番内心挣扎后,其实已经选择和路白一同闯这道鬼门关,不过当中其实掺杂着一些不情愿和报答(多年来路白对她很是照顾,并真的把她一个丫鬟当姊姊来看待)的成分,但是在听完路白为了自己而改变初衷的这段话后,她重新了解并认识了这个大小姐,于是心甘情愿的说道:“不就是一些小毛贼嘛,有小姐你在,我有什么好怕的,现在加紧走,说不定还能在天黑前穿过这片漫无人烟的深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