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治疗药水(第1/2页)
    “不要把他杀死。”

    朗菲特德尔微微皱眉,邪神的力量不该如此孱弱才是,可为什么这个邪神的眷者竟然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最让朗菲特德尔感到费解的,就是在希克特的身上丝毫都无法感受到恶魔所独有的诡异力量。

    与黑暗生物不同,恶魔的力量总是千奇百怪,有的可以制造幻境,有的可以驾驭元素,甚至还有些强大的恶魔仅凭自己的意念便可以在瞬间操控他人的身体,等等等等。

    在三百年前,七神以及人类联合当时的盟友精灵,矮人与恶魔战斗的战场上,很多次的战斗失利都是由于因为不了解恶魔,所以败在了恶魔们各种各样的诡异能力上。

    别的不说,就单论用意念操纵他人的身体,想想吧,在一场如火如荼的战斗中,你原本可以托付性命的战友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拿着武器从背后偷袭你,而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这样带着无穷的疑惑死去,这样的情形光是想想就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所以,恶魔与邪神,这样的词汇在所有对于其有一定了解的神庙教徒之中都是力量与诡秘的象征。

    但是朗菲特德尔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眼前已经被判定了为邪神眷者的希克特,竟然丝毫没有显现出邪神眷者所具有的诡异能力,看起来就好像真的与普通人无异,生怕希克特就此在裁决者们的长矛下死去的朗菲特德尔才会下达这样的命令。

    在朗菲特德尔下达了命令之后,尽管心中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是裁决者们还是停下了自己手中的动作。

    朗菲特德尔赶忙向前,看了眼此刻因为深受重伤显得已经有些奄奄一息的希克特,心中不禁真的怀疑起了自己。

    ‘难道真的是弄错了目标?’

    他微微皱眉,不过心中却没有多少的愧疚,就算希克特真的不是某位恶魔化身成为邪神的眷者,但单凭他敢在库提斯王国境内传扬非海神的其他信仰,就算是杀了他,神庙都不会怪罪自己的。

    而且邪神的存在对于神庙来说本就是宁杀错,也不可放过的。

    不过是否是真的弄错了,还是需要验证一番。

    “将他放下。”

    朗菲特德尔做了个手势。

    裁决者们便齐刷刷的收回了刺入希克特体内的晶石长矛,没有了晶石长矛的支撑,满身血洞的希克特也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像一个被主人一起的破布娃娃一样,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从希克特身上杳杳流淌而出的血水也随之溅落向四周,朗菲特德尔起身向前,横亘在地面上西瑞太太的尸体被他直接踢到一旁,希克特此时因为严重的伤势,以及流血过多的缘故,身体变得无比虚弱,就连精神也已经有些恍惚。

    但此刻他心中的意念与想法却无比的清明,太弱了,他还是太弱了!

    眼角的目光从朗菲特德尔到西瑞太太的尸体,希克特第一次体验到了一种名为无力的感觉,这感觉是当时的捏拉尔都无法带给他的。

    希克特的眼神向后方一动,眼角的余光似乎看见上半身缠绕着纱布的布罗伊紧握着双拳,似乎想从餐厅中冲出,希克特强忍着身体上的疼痛,一只手向布罗伊微微的摇动,让他不要出来。

    注意到这一点的布罗伊,面色变得有些挣扎,但他也知道,如果他真的就这样从餐厅内冲出,也只不过是送死,就连拖延时间的作用恐怕都不会起到。

    布罗伊的面容渐渐变得苍白又颓然,他的身子有些颤抖的退回了餐厅的深处,蹲在在一个角落里,将身体紧紧的蜷缩在一起:“说到底,我还只是一个无用的懦夫吗?”

    布罗伊面色有些惨然的无声自语道。

    而在另一边,朗菲特德尔已经来到希克特的身前,低下头,看着地上虚弱无力,似乎随时都会死去的希克特,眉头微皱:“希望你真的不是邪神的眷者,否则的话,这么弱小的你一定会成为一个笑话的。”

    朗菲特德尔从腰间的小布袋之中拿出了一瓶约莫拇指大小的透明玻璃瓶,里面是小半瓶泛着淡蓝色光芒的液体,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清澈和美丽。

    朗菲特德尔拔掉小瓶上面的瓶塞,小心翼翼的滴出一滴到希克特的口中。

    尽管只是这小小的一滴,但朗菲特德尔阴鹫的面容上却难得的出现了一抹肉疼的色彩。

    这是神庙秘传的治疗药水,极为珍贵,除了立下极大的功勋,就算是身为阿索斯主城神庙教士最为信任的灰衣教徒,也很难获得。

    朗菲特德尔的这小半瓶治疗药水还是当年与黑暗生物战斗时,被教士索拉尔赐予的。

    当然,这药水虽然极难获得,但是效果却也是一等一的。

    尽管希克特受了这么没严重的伤势,可在这一滴治疗药水的效果下,希克特原本无神的双眼似乎也微微恢复了一些的神采。

    朗菲特德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