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那女子(第1/2页)
    南弦雪有些惊讶的看着百里炎冥,这些年他似乎第一次跟自己说这些,回想着自己当初嫁给他时的情景,或许那时是不得已不情愿,但是她似乎早已把心交给了他,抬手轻轻的抚在隆起的肚子上,眼眸低垂,眸光微闪,声音出奇的温柔:

    “殿下,或许你认为当初臣妾嫁入皇宫是迫不得已,也确实那时的臣妾并没有什么办法,那时臣妾只想着保护好殇儿,不能让他有任何的事,但是那也只是曾经的不得已,如今的臣妾真的很庆幸那时嫁给殿下,若是没有殿下的庇护,臣妾与殇儿如今还不知是何模样,臣妾现在没有别的想法,希望殿下平安,希望殇儿平安,臣妾的心也早已交给殿下,殿下可明白?”

    南弦雪话让百里炎冥心中欢喜,如今是终于明白自己在她心中的位置,“雪儿,把手给我。”南弦雪把手放在了软塌之上的小方桌上,眉眼之中充满着羞怯之意。

    南弦殇了离开皇宫,难得这样一个人走着,此时的他脸上已经多了那半脸面具,本打算前去琉璃阁的他,似乎是对道路的不熟悉,竟是没发现自己走了反方向,南弦殇就这样走着,脑海里却在回想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不知不觉中离城内越来越远,当他回过神看周围的环境时,方才知晓自己似乎走错了方向,原本打算原路返回的他,却被正前方不远处一片红色吸引了过去。

    待南弦殇走近时才发现,那片红色竟是开着红色花朵的树木,但他却不知那树的名字,他迈步向深处走去,一座院落出现在他的眼前,从外观看不是很大的房屋,但却十分的雅致,南弦殇不知是为何原因,走到了那院落的门前,鬼使神差的竟是抬起了手,想要推开那门,在他的手还未触及那门时,一道婉约动听的女声,传了出来:

    “公子何故来到这里?”院落站着一身着白色衣物倾国倾城的女子,有些疑惑,不明他是如何看到这里的,明明她已经布下了结界。

    听到声音的南弦殇微微一愣,随即垂下了想要推门的手,“无意间来到此处,打扰姑娘了。”南弦殇低沉而性感的声音传入女子的耳中,使得院内的女子的心中微微一动,无意间来此处,那他是如何看见的,本不想理会的女子,却迈步向院门走去。

    南弦殇并未在听到那女子的声音,想来自己打扰了人姑娘,正欲转身离去,院门从里面打开了,一女子出现在他的眼前,这倒让南弦殇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间脚步竟是向后退了一步,看着眼前的那女子,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女子给南弦殇的感觉很是清新脱俗,身上的气质不是一般女子所能拥有的。

    白灵看着眼前的带着半脸面具的男子心中却有种奇怪难以形容的感觉,似有什么东西在牵引着她,面前男子的修为并不高,这让白灵很是奇怪,他是如何看到着这里的,便也问了出来,“公子,是否是看到一片红色才走了过来?”

    南弦殇微微颔首,“正是,打扰了,我这便离开。”

    从他的话语中白灵并未听出虚假之意,转念一想,许是结界许久未牢固,才让他看出这里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公子,不必介怀,只是我这里许久不曾来过外人,有些意外罢了。”白灵的话让南弦殇有些窘迫样子,才得以恢复原有的样子。面具之下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多有打扰,告辞。”说完便转身离去。

    白灵看着南弦殇离去的背影,待在南弦殇的背影消失时,一股灵力从白灵的手中,直冲而上,原本就存在的结界,在这股灵力的加持下,更是坚固。白灵关上了院门,走进了屋内。

    南弦殇走出了那片开着红色花朵的树木,在那不远处停了下来,转身向后看去,让他奇怪的是,让片红色的树木不知为何,渐渐地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若不是他方才真实的感受,他恐怕要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皱着眉头离开了这个地方,脚步似乎加快了,向着琉璃阁走去。

    这一次意外的见面,两人似都没有放在心上,在不久之后白灵才懂得第一次见南弦殇为何有那样的感觉了,原来都是注定好了的。只是没想到会是彼此的劫数。

    在南弦殇离开后的不久,红林的那座院落中,白灵似在与什么人说着话,“小姐,宗主让你回去,说你的渡劫期就要到来,怕你到时应付不了。”

    “阿箬,你回去告诉爹,我自己可以。”白灵的语气有些不在意。

    “小姐,宗主说,若是你不回去,就是对不起夫人拼了命的护住你。”阿箬的话让白灵看她的眼神十分冷漠,眸光一冷“出去。”阿箬才心惊的退了出去。

    独留白灵一人在房间内,思考着什么,她回想起为何母亲会在生下她时就过世,回想起小时候有时父亲看见自己冷漠的样子,当她长大后才知道为何父亲有时会冷漠的看着自己,原来在母亲生下她时,就逝去了,原来母亲在怀着她的时候就知道,生下她,可能会逝去,父亲的多次劝住,都未能让母亲有放弃她的念头,她在母亲的腹中时,就一直吸取着母亲的修为,母亲也日渐憔悴,一直撑到了生下她,而母亲的修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