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血味(第1/2页)
    “他,他”宁微半紧眉梢,仔细观察着尚在挣扎的王岩,“顶阶治安官。”

    “顶阶?”天弋摸了摸下巴,“那是最强大的治安官,居然会落得如此地步。”

    “附近有别的再造者!”宁微紧张地看着周围,“这气味,有点”

    “真是健忘啊,老姐。”

    成康一跃而下,他穿着一袭黑袍,上面绣着一座城门的纹样。

    “成康?”宁微表情惊讶又带着一丝惊喜,“你怎么会在这。”

    “我这自以为是的姐姐居然还会关心我的去处。”成康摇头笑了笑,“你这小子是个人类?”

    “不,他是个再造者,”宁微看着他,“只是比较独特。”

    “没有气味,可真是有趣。”成康极速移动到宁微的面前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你可真是闲情逸致不少,那么多破事,在这里和人类过家家,你难道忘了父亲是怎么去世的嘛!”

    “我我,我,”宁微被掐的喘不过气来,她抓着成康的手,越发无力。

    “你放开她!”天弋冲了上去,然而成康另一只手异化成血刀把冲上来的天弋轻松打了出去。

    “成康,别浪费时间了,再不解决,这里的治安官部队和警察也要赶过来了。”鸡冠抓着王岩的脑袋,直接将他抓了起来,“三区以后就不麻烦您了。”

    鸡冠狠狠按了下去,王岩头骨像塑料一样瞬间破碎,鲜血四散,躯体瘫软倒在了地上。

    “不,不是吧。”天弋双手颤抖着椅在墙角,不知所措。

    “鲜血的滋味是多么美妙啊,就像是甘露一般,”鸡冠舔舐着自己的双手,鲜血从他的嘴角流出,然而他却无比享受,充满了快感。

    “这就是你常说的姐姐,”鸡冠端详着宁微,“倒是不错的美人,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呵呵,不要见怪,开个玩笑罢了。”

    “巴里先生麻烦您办点正事。”成康一下敲晕了宁微,“咱们走吧。”

    “放开她!”天弋的双眼开始透出不太明朗的红色,他猛冲上来,虽然攻势毫无章法但的确充满了勇气。

    只在这数秒之间,鸡冠极速拦在了成康面前,一把抓住了天弋的脑袋把他举向半空,“小子,你知道为什么那群愚蠢的治安官叫我鸡冠吗,哈哈,因为我就喜欢撕裂别人的脑壳,在他们的天灵盖上刺下一道道裂痕。”

    “你放开我。”

    天弋挣扎地举起手臂。

    “再见了,”鸡冠异化出巨大的血刃劈向天弋。

    这场景在他面前如此缓慢,就好像似曾相识。在训练室里,自己第一次成功异化攻击正是这样向九洲先生发动的跳劈。

    自己被化解过的攻势,不可能再失手第二次。

    哪怕再恐惧,在这种情况下也一样会爆发出炽烈的血怒,非生即死。

    铛,鸡冠瞪大了双眼,天弋右臂异化出血刃挡住了自己的攻击,两人僵持不下,哪怕在鸡冠占据着绝对的位置优势的情况下也难以打破这种平衡。

    “你!”

    鸡冠突然愣住了,这血刃太像一个人了,那个令自己深受无限恐怖的女人,那个令自己身陷囹圄的绝美毒花。

    “苏玥沉?”鸡冠的狡黠地笑了起来,“怎么会呢,为什么没有味道,我可是一直记住你的气味啊,我就盼着有一天你可以凋谢在我的手里,可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

    “不,不!”鸡冠爆发出巨大的力量,掐住了天弋的脖子,“你早就死了,为什么,为什么还会出现!”

    他的狂性致使他淬炼出大量的血雾,如同红色的龙卷直冲云天。突然警笛声四起,鸡冠所爆发出的血雾吸引了周边的警察部队。

    “得撤了,别管他了!”成康一跃而上旁边的矮墙。

    鸡冠冷静了下来,他用力把天弋甩在墙壁上,消失在血雾之中。

    天弋颤抖地从碎石堆里爬出来,在他的视野里,警察慢慢接近,渐渐的视线开始越发模糊了,他瘫倒在地上。

    “你没能护地住她呢。”

    “你是谁!”

    “我?你忘了么,”她从后面环抱住天弋,“是我啊。”

    “你!又是你!”天弋痛苦地摇着头那张凄丽的容颜又出现了,“你害得我还不够惨吗。”

    “害?是我害的你,”苏玥沉站起身,她双手背在后面双脚在地上画了个圈,“是你自己吧。”

    “胡说!”

    “胡说?如果你能杀了鸡冠,宁微还会被掳走吗,如果你没有我给你的力量,你说不定连命也没了。”

    “我我”

    “说到底,还是你自己不愿意爆发力啊,我给你的可不弱呢。”

    “你不必引诱我!我还没有泯灭人性!”

    “人性,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