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七百零九章 第二次
    成就两劫的孟凡,已经是帝国最强的霸主,数次为帝国开疆拓土,建立功勋,先后封大将军、柱国、一等公、天策神将。

    转眼间,几千年过去。

    天之媚与孟凡,被视作帝国的两颗明珠,天之媚是帝国之荣耀,而孟凡,被称作帝国之壁垒。

    年少时的悸动、爱慕、情愫,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消沉了。

    孟凡的心思只在建功立业,武道突破之上,而天之媚,渐渐走上了前台,执掌帝国的许多事务。

    这时的帝国,内务、财政、行政等等,几乎都由天之媚把持。

    而外交、军事、诸多军镇和附庸国,都由孟凡掌控。

    一个主外,一个主内。

    他们的存在,被视作帝国的幸事。

    而两人都已经几千岁了,也变得平淡,圆融。

    直到某一天。

    天之媚按照父亲的安排,嫁给了另一个庞大神教帝国刚刚继位不久的皇帝,由此,形成了前所未有的强大联盟。

    天之媚离去之后,孟凡变得黯然。

    他的心里像是失去了一些东西。

    但他很快适应了。

    没有几年,他也娶妻生子,并以大柱国,帝国第一摄政公的身份,执掌整个帝国的走向。

    时光荏苒,如云烟。

    转眼,已经是五万年。

    帝国领袖辞世。

    天之媚与神教教主回来参与葬礼。

    葬礼由孟凡主持。

    时隔多年,孟凡才与天之媚重逢。

    相逢一笑,攀谈良久,尽是兴衰荣辱。

    之后,天之媚继承帝国皇帝之位,但她同时也是神教教母,所以大部分的时间,还是生活在神教,帝国的事务,都由孟凡来管理,这个时候,孟凡已经是摄政王。

    他的子孙、家族,也都已经参政,且位于帝国的各个重要位置。

    再十万年。

    孟凡显示出了老态。

    帝国也达到了鼎盛。

    孟凡准备辞去所有职务,归隐自己的封地。

    天之媚归来,与孟凡攀谈。

    对谈之

    中,天之媚提出,在两次劫难之上,应该还有更高的境界,更远的风景。

    天之媚融合了帝国武道与神教教义,悟出了一些别的东西。

    对谈之中,天之媚还提及孟凡年轻时所写的同道论,认为这些论点应该补全,并延伸,她相信同道论为众生造出了一条新的路。

    攀谈之中,孟凡也有所感悟。

    之后天之媚离去。

    孟凡回归自己的封地,开始专心研究各种学术、武道,也间接的掌控着整个帝国。

    又是四千年过去。

    孟凡忽然得到消息。

    天之媚,去世了。

    她在问道之时,冥想沉睡,神魂游走,肉身坐化,按照孟凡同道论的理念,天之媚做了很多尝试,但结果证明,同道论的理念似乎太过高深,也太过先进,所以天之媚的神魂也承受不住,烟消云散。

    听到消息之后的孟凡,数年不语。

    多年之后,也开始推演同道论,然后,与天之媚一样,坐化了。

    失败了。

    孟凡默默的看着,只思量了片刻,便伸出手,又释放出一滴鲜血,再次滴入那真假之间。

    孟凡的鲜血,落在了一颗顽石之上。

    鲜血浸染顽石,在顽石之中化为脉络、纹路,俨然如人体的四肢百骸,然后开始汲取天精地华,渐渐的,衍生出了神智!

    万年之后,顽石化为了人形,一个俊朗非凡的少年,游走于山林之间,屠杀猛兽,生饮鲜血,挖掘地矿,采天地霞光,如饕餮一般,疯狂吞噬一切能够吞噬的力量。

    而与此同时,那座恢弘帝国,诞生了一位公主,取名天之媚。

    孟凡在疯狂吞噬了种种气机之后,力量膨胀到了惊人的地步,为了能够梳理体内的力量,孟凡开始四处求学问,求道法。

    一次偶然机会,他遇到了一位老迈的强者。

    强者曾经是某个庞大邪教的护法,后来被正教摧毁,邪教残存余孽所剩无几,老者是一个。

    孟凡向老者求学问,老者距离死亡,已经不远,不希望一身学问、道理都失传,于是在生命的最后几年,开始教导孟凡,

    虽然老者也没抱太大希望,但只期盼能留下一颗火种。

    而孟凡的表现,让老者大吃一惊。

    只用了几天时间,孟凡就学会了读书写字,能够流畅的阅读各种书籍。

    一个月,孟凡便对老者教给他的口诀倒背如流。

    三个月,孟凡已经可以运用老者教给他的七种邪教秘法。

    六个月,孟凡肉身力量已经能够举起百倍于自己的物体。

    七个月,孟凡已经学会了老者传授给他的大部分秘法、道理、古籍、教义,随后,孟凡便对老者追随的邪教教义展开质问,并发现漏洞。

    这时,老者距离死亡越来越近,而他的心态,也变了。

    过去,他认为自己必死无疑,所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对孟凡,是真的当成了自己的弟子。

    但之后孟凡表现出来的种种天赋,让老者看到了希望。

    夺舍重生!

    孟凡的天赋,孟凡强大的肉身,都让老者极为渴望。

    但老者的境界,并不够,神魂也太过苍老、衰弱,想要夺舍重生,危险极大。

    于是老者开始做准备。

    可老者毕竟老了,行事并不利落,很快被孟凡发现了问题。

    孟凡摧毁了老者准备炼化孟凡的丹炉,摧毁了他钻研夺舍武道的书稿,断掉了老者的一条手臂,将老者绑在深山之中,然后,让老者选择生,或者死。

    生,孟凡将断掉他的四肢,摧毁他的几处穴位,把他变成一个废人,然后老者残存的那些光阴,孟凡将继续把老者当成师父对待,直到最后,也将安葬老者。

    死,孟凡现在就可以给老者一个痛快。

    老者仰天大笑,称孟凡,是他平生所见,最难得的人,聪慧,睿智,天赋异禀,根基雄壮,年轻,所以未来不可限量,同时,孟凡还够邪,够狠,有道。

    老者将自己最后保守的一些邪教秘法的秘密,还有被摧毁的邪教圣坛所在地,以及一些古书籍的事情,都告诉了孟凡,又告诉了孟凡一些流散的教徒,可能在何处,然后,自爆了肉身神魂。

    临死之前,老者说,对得起历代先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