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神秘之珠_第二千六百六十三章 逆鳞(第1/2页)
    射文鸯缓缓收起了彪令弓,远远的看了褚云山一眼,忽然身形一动,带着自己的大秦部将,还有行宫,直接离去。

    行宫在空中迅速的飞走,射文鸯径直来到自己的宝座前坐下,一手拄着额头,陷入沉思。

    十部将,守护在他左右。

    良久,也不知道行宫飞出了多远,射文鸯忽然自言自语道:“父皇,本源之意被斋月夺走了。”

    这是神魂交流,心有灵犀的手段。

    “斋月出手了?”立刻,一个清朗的声音,在整个行宫里回荡,十部将,还有行宫里许许多多的神王护卫以及各种侍女,纷纷跪倒。

    大秦帝国法度森严,可见一斑。

    博武帝未曾出面,只是发出声音,就必须下跪聆听!

    片刻的沉默后,博武帝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曾经说过,如果在兼城关里遇到了斋月,决不可出手,你可遵守了。”

    “遵守了。”

    “那就好。斋月是个自由散仙,从来对天下大事不闻不问,这次却出现在风暴的中央,值得深思,不过本源之意落在斋月这个散仙手里,总比落在其他至高天朝的手中要好,文鸯,你在兼城关先待几日,我会派一些人去,不过你记得,本源之意,现在已经不重要了。”

    “不重要了?”

    “天地要翻覆了。”

    博武帝轻声说道。

    “河水逆流,烈日西升,死人复活,天道震动,万事万物都将永远的改变,创世神随时都会现世,纪元时代的最后一天,就要到来了,在这个时刻,本源之意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只要稍微盯着,就好。”

    “父皇,我没有听懂。”

    “混沌大帝,要出关了。”

    此话一出。

    不仅是射文鸯,整个行宫,所有神王,都是一脸惊愕。

    就连尸山血海中翻滚出来的十部将,从来喜怒不形于色,此刻,也是一脸惊愕!

    “宇宙洪荒的最终浩劫,已经降临,黑死之气,正在疯狂的弥漫,诸天万界,已经完变成了一片黑死领域,各大至高天朝都在想方设法的应对,不然的话,本源之意现身这种大事,龙王帝国怎么会只派一个四方神?凤凰帝国怎么会只出一个王冠?他们倾尽力来抢夺本源之意才对,原因,就是所有至高天朝,都已经意识到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将要波及整个宇宙洪荒,兴衰荣辱已经不重要了。”

    “那么……”射文鸯有些张口结舌,不知道说什么。

    “生死,才重要。”博武帝的声音,很深沉:“现在天地众生在面对的,是生死。我本以为,这场浩劫,如果众生都毁灭,只有一个生灵会幸存,就是混沌大帝,混沌界完屏蔽天道力量,甚至在混沌界中,元气都很稀薄,黑死之气的蔓延,应该波及不到混沌大帝。

    但混沌大帝,却将要出关了。

    宇宙洪荒,从太初至今,经历了四个时代,天道时代,创世时代,始祖时代,纪元时代。天道时代和创世时代,众生还没有出现,那两个时代持续了多久,哪怕是大秦的天机宫,也推演不出来,而始祖时代,则是前前后后持续了几千万年,这一点,不需要推演,各种文献写的清清楚楚。

    始祖时代的终结,也就是纪元时代的开始,而用来划分这两个时代的,就是第一次纪元大劫。

    纪元大劫,并不是混沌大帝引来的,是洪荒太龙窃取神意,导致天道诞生意志,而后不断出现的神王,窃取天地法则,触怒天道,最终导致了纪元大劫的降临。

    可是自从纪元大劫降临,纪元时*始,混沌大帝,就没有离开过他的混沌界。

    在整个纪元时代,混沌大帝,不断的在宇宙洪荒各处留下痕迹,滴血塑造化身,化身不断的突破境界,踏入神王,承受劫难。

    混沌大帝在以化身,不断感受着天道劫难,不断感悟其中的奥妙。

    在纪元时代降临之前,混沌大帝,就已经是八劫神王,也许,在最初,他能够踏入九劫神王的可能,微乎其微,可是经过这么漫长的岁月,经过他无数化身的无数次试验,到了今天,他应该已经有完的把握,能够踏入九劫神王的境界。

    在大道之中,九是极数,暗合天意,没有人知道,九劫神王意味着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九劫神王,会是什么样的存在。

    但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在混沌大帝不断为他踏入九劫神王做准备的岁月中,天道意志,变得越来越强大。

    天道从最初的冷漠,变得拥有了第一种情绪,愤怒。

    直到现在,天道还拥有了第二种情绪,忌惮。

    天道变得越来越像生灵,而天道,也对混沌大帝,充满忌惮。

    混沌大帝出关,踏向九劫神王的过程,整个宇宙洪荒,不知道会发生多少变故,前所未有的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