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四十 告诉你也无妨(第1/2页)
    轰!

    化玄境初期强者的一记脉气掌印何等强横,又岂是区区通天境巅峰的蔡庸能够承受得了的?

    当蔡庸整个身形朝着下方落去的时候,他的身经脉骨骼,都已经被这一记强力掌印给轰得寸寸断裂,口中更是鲜血狂喷。

    “噗嗤!”

    朝下俯跌的蔡庸,在狂喷出一口殷红的鲜血之后,气息极速萎靡,最终狠狠地摔在下方实地之上,发出一道大响之声。

    砰!

    蔡庸落地的声音,响彻在每一个帝宫所长老的心头,让得他们都是下意识地退了一步,直至看到那蔡庸已经是一动不动,明显是失去了所有的生机。

    这样的结果,没有人事先能够想到,他们甚至是想到了蔡庸会死在云笑的手中,却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被总部执事范玉林亲手轰杀。

    原本以为有着所司大人和总部执事在此,那帝宫猎手自投罗网后,必然插翅难飞,哪知道突然又冒出一个叫做云笑的粗衣少年,翻云覆雨之间,将帝宫所闹得天翻地覆。

    仅仅数个回合,就让帝宫所排名最靠前的两大长老尽皆殒命,而且都不是由其亲自动手,那两大长老可以说都死得有些莫名其妙。

    当此一刻,诸多帝宫所长老,终于是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云笑的身份,那可是帝宫总部颁下通缉令要捉拿的狠人啊,果然不是普通修者可比的。

    “云笑,不得不说,我刚才确实是小看你了,但是你的结局,不会有丝毫改变!”

    这个时候的范玉林,也终于是回过神来,其脸上的愤怒之色一闪而逝,似乎是恢复了先前那种高高在上的状态,盯着云笑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不管怎么说,这位也是货真价实的圣阶化玄境初期强者,圣阶三境从来都不是天阶三境修者可比的,特别是在这九重龙霄,只有达到圣脉三境的层次,才能算是真正的一方强者。

    更何况范玉林乃是从苍龙帝宫而来,战斗力比普通的化玄境初期强者,恐怕都还要强上几分,更不要说这个下位者的通天境巅峰小子了。

    “你叫范玉林是吧?你知道不知道,那位苍龙帝后,为何要大陆通缉于我?”

    耳中听着范玉林信心十足的话语,云笑不置可否,却是话题一转,问出了一个所有人都想要知道的问题。

    这位看起来年纪轻轻似乎才刚过二十岁,就算是苍龙帝宫那些年轻一辈天才,年纪也比其大上不少,要说结仇,也应该是和苍龙帝宫的年轻天才们结仇吧?

    一般来说,就算那些帝宫天才们有着苍龙帝后撑腰,但年轻一辈之间的事,老一辈都不会管太多,或许这也算是一种历练吧。

    更何况苍龙帝宫的天才,在同等辈份之间的争斗之中,何曾吃过亏,一向都只有他们让别人吃亏的情况会发生。

    但从帝宫总部巡察殿出来的范玉林,却是清楚地知道,那通缉云笑的决定,乃是从凤栖宫亲自颁发下来的,这一点勿庸置疑。

    对于帝后大人通缉云笑的真正原因,范玉林也有所猜测,却没有任何一个猜测可以得到证实,说实话他也好奇得紧呢。

    “告诉你也无妨,事实是打败了那陆沁婉的弟子雪弃,又杀了她一个化玄境巅峰的家奴,让得她有些恼羞成怒了,这才大陆通缉于我!”

    见得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自己,云笑也没有拖泥带水,而此言一出,包括范玉林在内的所有人尽都呆滞了,暗道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当此一刻,这些帝宫所的长老们,都下意识地忽略了云笑直呼帝后大人名姓之事,他们的脑海之中,盘旋来去的,都是“杀了他一个化玄境巅峰的家奴”这一句话。

    云笑这番话之中的信息量无疑有些太大,尤其是总部执事范玉林,他曾经几次见过苍龙帝后的那位弟子雪弃,也知道其和自己一样,已经突破到化玄境初期了。

    而且据说雪弃才来到苍龙帝宫不过短短数年,就从一个凡阶三境的底层,一跃而成苍龙帝宫名列前茅的超级天才,这份天赋,范玉林自问颇为不如。

    可是范玉林又想不出什么理由来反驳,甚至在他心中,都有七八分相信云笑所说乃是事实了。

    因为要不是发生这样的大事,一个还在北域厮混的小小少年,又怎么可能入得了苍龙帝后这种大人物的法眼,那和一只蝼蚁也没有什么两样吧?

    不过下一刻,当范玉林灵魂之力,再一次感应到云笑的真正修为之时,他的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毫不掩饰的冷笑。

    “哼,就凭这区区通天境巅峰的实力,也能杀得了化玄境巅峰?”

    或许这才是范玉林心生不屑的原因所在,因为他无论怎么感应,对面那粗衣少年就是实实在在的通天境巅峰修为。

    通天境巅峰和化玄境巅峰之间,可是足足差着一个大阶啊,若是连这样都能战而胜之,甚至是将其击杀,那他们这么多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