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里尹之罪
    村民们吃了解药,太医院来的那些御医又一一替他们诊了脉,确定已经解了毒。两个村子也正式开始解封,算是彻底根治了瘟疫。

    纳兰锦绣同徐锦策商量后,没有把大家是中毒的这件事说出来。而阿祥和良山虽然情有可原,但终究是做了错事。单从有杀人之心这一点来看,就是品性有问题,需要漫长的时间来矫正。

    徐锦策决定把他们带回军队,走的是罪犯充军的那条路,只不过没有明着给他们扣上有罪的帽子而已。这是为了让他们能像正常孩子一样,不要那么特殊,毕竟,标新立异是最不舒适的活法。

    福金贵在福和村作威作福也不是一两日了,仗着他父亲是里尹,舅舅又是平城的县令,没少做鱼肉百姓的事情。村民们往常也是隐忍不发,这次被盘问到,也是不敢说。不论侍卫怎么保证,只要有人肯指出福金贵的罪,就能处置了他,村民们依然不信。

    纳兰锦绣和徐锦策要亲自听,侍卫便把村民们聚到了一起。村民们也知道坐上的男女不是普通人,男的气质矜贵,一看就是有官职在身的。女子就更是出挑了,肤白貌美,即便是一身素衣,也是难掩风华,本来也是官眷。

    可他们也不知道,这两人的身份到底有多尊贵。他们祖祖辈辈生活在这个村子里,能叫上口的,最大的官也就是平城的县令了。

    有胆大的人直言:以前也不是没有人去县衙告过状,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福家势力通天,根本没人能办得了,即使现在安生一时半刻,等到他们走了,福金贵还是会报复的。

    徐锦策本是坐在桌子旁喝茶,听了那个村民的话,眉眼一沉,重重的把茶碗放在了桌子上。那人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吓得一声都不敢出,颤颤巍巍的站在那里。

    “天下是大宁百姓的天下,所有人行事都应按照宁律之规定。我和舍妹竟然到了这儿,发现福金贵的恶行,就不可能不惩治。福金贵和他父亲伙同他舅舅,做了哪些鱼肉乡邻以权谋私的事情,你们尽管一一说来。”

    徐锦策说的这些话掷地有声。他本就是征战沙场之人,十三岁便可以独自领兵,战功无数。他周身的气质是最醒目的,既有将帅行事的果敢,又有封侯拜相的沉稳。让人忍不住就想要屈服,想要依附。

    “您……您究竟是什么身份?”一位须发皆白的老翁,犹犹豫豫的问出口。他活得久了一些,胆子自然也比寻常人大,可被这个青年的气势震慑,竟也是问得断断续续。

    徐锦策不想暴露身份,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笙儿的原因。她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被这么多人看到模样,对她终究是不太好。如若被人知道她是镇北王府的郡主,难免有些人会生出歹心,比如故意找机会接近什么的。

    虽然心中有顾虑,但他却是个不会说谎的性子。往常他不赞同的事,他便不说,但也绝对不会说违心的话。权衡了利弊,决定还是不和盘托出,只淡淡地道:“我是什么身份你们就不用管了,你们只要知道,我是镇北王府的人就够了。”

    镇北王府四个字一出口,全场哗然。本来安静的屋子里,顿时开始发出窃窃私语声,村民们都和邻近的人交头接耳。许久后终于有人忍不住,推开人群,走到前面,扑通一声跪下了。

    纳兰锦绣看着眼前跪着的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粗布衣,上半身均伏在地上,带着哭腔说:“草民田影龙,今年四十有二,膝下无儿,只有一女,现被福金贵囚禁于福家,求大人救我女儿出来。”

    徐锦策身边带着一个书生装扮的人,年纪不大,约摸十六七岁的样子,是平时专门负责接人待物的,名字叫安时。他上前扶起田影龙,沉声道:“我们大人一心为百姓做事,不是个喜欢作威作福的。你有所求尽管说明白,不用行跪拜大礼。但凡是我们大人能做的,定当竭尽全力。”

    田影龙站起身,才敢打量坐在上面的徐锦策,弓着身子道:“我女儿叫田甜,模样生得俊俏,在场的人都是知道的。我女儿因为没到及笄之年,我和家里的又想给她求门好亲事,就没定人家。谁知就被福金贵看上了,多次求娶,他家里已经有好几房妻妾,我女儿不愿意嫁,我们也就拒绝了。

    谁知过年之前,福金贵以我们家拖欠田税为名,硬是把我女儿抢到他们家抵债。天可怜见的,我这一生老实本分,一分税钱都不敢拖欠。即便是收成不好,家里人都吃不饱的时候,也不敢不缴啊!”

    徐锦策的脸色就更难看了。北疆多战事,物资供给本身就困难。金陵朝堂上又有不少以权谋私的,军队里时常因为供给不足,这是将士们吃不上饭的。起初是向百姓征收赋税,就是为了打仗的人有饭可吃。后来父亲见北疆气候实在不好,如若再征,恐民不聊生,就把赋税取消了。

    为了充实军需,在气候最适合种植,又距离北燕最远的瑶若城,建立了最全面的种植地。瑶若城所有的百姓,都是以部队的形式进行分级管理,是地地道道的全民皆兵。他们农忙时候要下地,平时还要负责粮食运输,这才保证了,北疆的将士人人都可以吃饱饭。

    北疆本就是自治区域,是不用向金陵缴税的。也就是说,北疆的百姓,根本就不需要交赋税。这件事,几年前就已经书面通知各地官府了,为何老百姓的还不知道?具体原因也不用多说,自然是那些当官的中饱私囊了。

    “五年前,王爷就已经取消了所有赋税,大伙都不知道吗?”安时的声音不大不小,咬字却非常清楚。

    “取消赋税?是说我们不用缴税了吗?可这些年,每年都说因为战事吃紧,交了很多军粮。”

    “是啊!家里一大部分的收入,都充军了。”

    徐锦策向安时打了手势,安时顿时凑了过来。他听着吩咐,频频点头。随后叫人搬了两个书案过来,又叫了两个会写字的,吩咐他们,把每个人说的每件事记得清清楚楚。

    村民们排着队一个一个地说,纳兰锦绣看着徐锦策压着的眉眼,心里觉得这福家多半是要完了。而且可不止是福家,怕是连带着整个北疆的官员,都要跟着吃瓜落。

    也是,因为打仗,有些时候就疏于治理。临近赤阳城的还好,下面这些小村子,可不就快成了三不管的地界,由着这些村官们作威作福。一个小小的福和村村长之子,就能做下这么多祸事,恐怕这也只是冰山一角,更匪夷所思的都有。

    “安明,你现在就派人把福家堵了,先把那个叫田甜的姑娘救出来。然后继续封村,一点消息都不要流出去,我要把福家做的事全都扒清。”徐锦策冷声道。

    安明亲自带人去的福家,纳兰锦绣看着村民都在排队记录,就想过福家那边看看。徐锦策也觉得屋子里面太压抑,带着她一同去了。

    福家的院子从外表看起来很简单,和普通的农家院子比起来,除了大一些,几乎没有区别。内里却是别有洞天,有种屋子里面套屋子的感觉。而且小小的一个里尹家里,竟然会有十几个护院。

    侍卫冲进去的时候,还和他们动了手。这些看起来人高马大的护院,对付些普通人还可以,对上这种久经沙场的士兵,很容易就被攻破。然后自然就是把福金贵一家子拘禁起来。福金贵到现在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大声喊着让他舅舅把绑着他的人都抓起来,后来看无果,又求着他父亲救救他。

    福里尹这时候也知道自己惹到了硬茬子。这一水的官兵,以及那些身手利落的劲装青年,没有一个是好惹的。他一直陪着好话:什么犬子荒唐,小心得罪了贵人,希望能网开一面;又说自己家里有不少银钱,可以赠予;最后还说只要高台贵手,万事好商量。

    安时却是不和他寒暄,令人把他一家子都关了起来。福里尹还欲再动,安时用眼睛扫了他一下,和气的说着威胁的话:“福里尹,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若是再动,就跟福公子一样的下场。你这一把年纪了,五花大绑的不太好看吧!”

    福里尹不敢动了,只看着站在门口的徐锦策。那个青年,一身纯白色劲装配银色铠甲,浑身上下,纤尘不染,就连靴子都是雪白雪白的。这在他们这种乡下地方,几乎是不可能见到的。

    他站在院子里异常显眼,尤其是那一副纯银打造的护腕,在太阳的照射下,泛着冷冽的光。他眉眼沉沉,看着凌乱的院子,以一种统治者的姿态。福里尹心里忽然就生出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觉得自己这次好像真的要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