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毒(第1/2页)
    ()    “干爹,女儿敬你一杯。”金鼻白毛鼠娇滴滴的将酒杯递到李天王手中,一副乖巧的模样,看的李天王心头一热。

    可惜可惜,这鼠精却是个不识好歹的,掳走了唐僧,岂能有什么好下场?

    李靖暗自惋惜,心里却是忽然记恨起猪八戒来了,倘若没这个呆子嚎叫那一嗓子,他又如何会急匆匆的下界斩草除根?

    这三界固然是实力为尊,可惜李靖还没到那个地步,至少明面上天规天条他还是要遵守的。倘若事情没挑破的话,他还能帮金鼻白毛鼠按下去,可是挑破的话,他只能秉公执法,先将自己从中摘出来了。

    接过那一杯酒,李靖一饮而尽,望着风情万种的金鼻白毛鼠,他却是杀心已定。

    “女儿啊,你我这么些年的恩情,我本不欲为难你,可奈何天规森严,你犯下大错,便是为父我也无能为力。”李靖长长叹了口气,看起来真有几分的难过模样。

    金鼻白毛鼠暗自冷笑,面上却是悲戚的道:“干爹,不怨你,不怨你,都是女儿的错。

    “唉,你呀,实在是……””李靖一边说着话,一边伸手朝着金鼻白毛鼠的肩头拍去,待那手落到这美人香肩上之时,却见他眼中杀气一放,浑身的法力再无保留,尽数顺着手掌压了下去,以他的法力,这突然偷袭,足以当场击杀这妖女。

    然而出乎李靖意料的是,他手上的金光闪了两闪,落在那金鼻白毛鼠肩背之上,赫然没有了半分力道,他那修炼了一辈子的雄厚法力,被一股诡异莫名的力量锁在了体内,丝毫御使不得。

    “啊!你……你……!”李靖再是不济,也晓得自己中了这金鼻白毛鼠的算计,他陡然起身,一下子掀翻了酒席,指着那金鼻白毛鼠的鼻子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金鼻白毛鼠玉面之上尽是惊慌失措,她道:“干爹,你如何生的这般大的气,莫非是女儿的酒不和您的口吗?”

    李靖有苦说不出,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有心招出那七宝玲珑塔收拾这妖女,却是半分法力都使不出来,只好瞪着他这位干女儿道:“你好算计,好算计,莫非你还要杀我吗?”

    金鼻白毛鼠装作害怕的模样道:“干爹说的哪里话,女儿只是为了自保而已,有那三位好哥哥在,女儿怎么敢动你?”

    “贱人,贱人!”李天王嘶吼道,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栽在这么一只妖魔手里。

    “干爹莫要喊了,喊也没用,中了女儿这毒,虽然无性命之忧,却也战力失,您且安歇,待女儿收拾一番,取了那唐僧的元阳,临走之际,自会给您解药的。”金鼻白毛鼠也不装了,美眸之中尽是得意之色。

    老鼠也有毒的,她这毒除非独门的解药,就是金仙服了,也要瘫软在那,更不必说李靖了,让她上天自是不用想,突破到金仙,自是海阔天空,天大地大,任凭逍遥。

    莫尘躲在暗处,看着李靖栽在金鼻白毛鼠手里,不由摇了摇头,倘若一开始便动手的话,以李靖那佛宝之威,降服金鼻白毛鼠不是难事,纵使她有保命的神通,也不至于自己落得成阶下囚的下场,说来却是李靖大意了,托塔天王当久了,内心自然而然的便有些膨胀。

    不过这又不关他的事,他今日只是看戏的,现在还不是他出现的时候。

    那金鼻白毛鼠如何去诱惑唐僧暂且不说,李靖躺在这无底洞内是万念俱灰,杀人不成,反被擒拿,丢脸面事小,可是要被前来捉妖的神佛瞧见了,那就真成了他与妖魔勾结谋害取经人了。

    “阿弥陀佛!”

    就在李靖躺在地上长吁短叹之际,一声清亮的佛号陡然响彻整个无底洞,随后便是佛光洒落,却是观音菩萨到了陷空山外。

    正主来了!

    莫尘拿了那两个牌位,心念一动,周身气息藏匿的更加严实了,同时他运起神通,朝着山外看去,来的只有那观音一人,惠岸与龙女都未曾携带,想来是为李靖擦屁股的。

    一听这佛号,李靖顿时跟打了鸡血一般,虽说浑身无力,仍是大呼:“菩萨救我,菩萨救我!”

    观音菩萨是他儿子的师父,定然不会害他,说不定还会帮他料理这局势,让他如何不喜?可惜的是,他没了法力,声音根本穿不出去,只能在洞内回荡。

    “孽畜,还不速速现身,向贫僧认罪?”观音菩萨轻声喝道,同时手掌一挥,一道禁制落下,将整个陷空山包裹的严实,却是以防妖魔溜了。

    金鼻白毛鼠正在施展媚功,想要推倒唐僧,岂料才收拾了李天王,又蹦出个观音菩萨,恨得她银牙紧咬,玉面含煞,不过她也是知道自己不是观音的对手,也顾不得收拾唐僧,只是不甘的骂了一句‘该死的观音’,随后变作原形,一只巴掌大的白老鼠,鼻尖上一撮金毛,煞是可爱。

    这老鼠循着无底洞的脉络,便朝远处钻去,无底洞勾连方圆数百里,地道无数,极易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