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七章 美后(第1/2页)
    ..深夜,皇宫。

    一名身穿明黄龙袍的中年男子躺在地上,一点声息也无,他面色发白,眉眼处带着几丝青黑,整个人虽然陷入了昏迷,依旧是憔悴无比。

    而在这中年男子身前的,却是一名宫装美人,那美人娇颜如花,身材凹凸有致,一对剪水双瞳里透露出些许的妩媚之色,真真是我见犹怜。

    这二人不是旁的,正是这比丘国的美后和皇帝,这美后是一头小狐狸精,那国王不过是一名凡人罢了,和这样的妖精在一起三年,还不被其吸尽阳气啊。

    美人虽好,但却不是凡俗有命去享受的。

    “凡人啊,都是贪恋美色之辈,就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俗,还想与我共度长生吗?”那宫装美人看着倒在地上的身影,喃喃自语道,语气里却是颇为不屑。

    “他不能,莫非贫道也不能吗?”空荡的大殿内陡然响起了一道清朗的声音,随后便是一名鹤发童颜的老道大摇大摆的朝着这里走了进来,那老道士看起来仙风道骨,卖相却是颇佳。

    宫装美人听见这道声音,看见那人影,不惊反喜,俏脸上笑意满满,她娇嗔道:“你怎生才来,可等的我急死了。”

    “哈哈哈哈……”

    那老道士毫不顾忌的放声大笑,也不虞在这皇宫大内被人听到了,事实上确实不必怕,但凡有些道行的神魔过来看,这座大殿里里外外都被一层白色的禁制围的严严实实,没有什么能传出去。

    老道士一把搂住这宫装美人道:“怎滴,是想贫道了吗?”

    这位比丘国美后也不顾她正牌的夫君依旧侧翻在地,反而是眉目一翻,给了老道士一个白眼,这才点着这老道士的眉心道:“我是想你,可更惦记着明日的事情,那炉药明日便要开炼了,这可事关我等的修行。”

    “你呀,尽是担心些没头没脑的事,这丹方贫道可是偶然自帝君那里看来的,只待这千余小孩心肝的先天之气调和丹毒,你我服用了必然道行大增!”那老道士语气极为笃定的道。

    这美后不过一名寻常的狐狸精,哪里懂什么丹方先天之气啊,她只关心那药能不能成,会不会增加修为,见这老道士说的笃定,心头不禁一喜。

    “到了明日,这丹药一成,我二人还是回庄上吧,这凡人国度,总归是纷扰太多,还有这恼人的国君整日痴缠,委实是耽搁修行。”美后厌烦的看了地上的国军一眼,埋怨道。

    谁料那本言笑晏晏的老道士却是摇了摇头,拒绝道:“你呀,这是得了好处便想走,可是眼下不成,我此次下凡,乃是帝君刻意为之,有事在身,这会儿还走不得。”

    “还有什么事比修行更重要吗?”美后瞪着无辜的大眼睛,玉面之上满是诧异,在她这等山野精怪眼里,修行便是天大地大。

    不过她也知晓这老道士是那位南极长生大帝的坐骑下凡,背景深厚,不然的话,她又凭什么对这老道士死心塌地,听从他的吩咐来勾引这比丘国王呢?

    老道士再次摇了摇头,心中暗道道:乡野精怪便是这般了,见识短浅,连天地大劫都不晓得,只知道埋头修行,却不知积攒功德,没有功德,除非你法力强横,不然劫难一起,万载苦修化为灰烬,纵使没有劫难,遭遇瓶颈亦是难以突破。

    天地大劫这些事解释起来本就麻烦,老道士不过是借重这美后的姿色达成目的,自是不会和她说那么多,而是紧紧搂着怀中的美人大笑道:“比修行更重要的吗,便是良宵虚度了,哈哈哈哈……”

    ……

    这比丘城内,那两只妖魔尤自算计着明日炼药,却不知有人也在打着他们这些小孩的主意。

    猴子与莫尘两人站在城外的某处高山之上,俯瞰着底下一片愁云惨淡的比丘城,明日正午这些孩子便要被杀了,虽然碍于旨意,没有父母胆敢哭出声,但那股压抑不住的悲凉之意,哪怕隔这么远二人都能感受到。

    “你来,还是我来?”猴子瞅着莫尘的神色不对,出声问道。

    莫尘却是摆了摆手,他神色不对,纯粹是对这国王的厌烦,自己旦旦而伐,掏空了身子,要别人的性命去弥补,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这救孩子的事,本就是孙猴子该做的,他自然没必要抢夺这一小份功德,以他如今的修为,自然对这蚊子腿看不上眼了。

    他道:“还是你来吧,我这便召唤山神土地,安置这些幼童。”

    猴子点了点头,双手掐诀,浑身金光一闪,顿时原本朗月稀星的晴夜,凭空飘来了大团大团的乌云,将太阴星遮蔽的严严实实,整个比丘城不见一丝光亮。

    感受着一丝阴风刮起,莫尘也不怠慢,亦是掐了个诀,朝地上一印,那山峰微微一晃,一股奇妙的波动以莫尘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一直到了百余里,那波动却才归于虚无。

    咻咻咻咻……

    随着那波动传递到尽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