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七章 算计(第1/2页)
    一听结拜兄弟,孙猴子就尬了,不管他是真猴子还是六耳猕猴,但凡提到牛魔王,不容他不尴尬,实在是这孙猴子做的那叫个什么事啊,尽坑人去了!

    七大圣结拜之后不久,约定一起反天,谁料猴子因着个弼马温的小官,就被天庭招安上天,鸽了其余六位大圣,要知道当时其余六位可都是动员了自家的妖兵,闹出好大一番阵仗,甚至有的都走半路上了,被逼着回去,一时之间,七大圣一事成了一个笑柄。

    这也就罢了,顶多孙猴子与那六位大圣不来往便是了,偏偏前不久在号山枯松涧火云洞,孙猴子联合观音菩萨给了红孩儿好看,将自家侄儿打成了重伤,把个牛魔王心疼的,因为这事呼朋唤友,在金山来了一场妖佛大战。

    你说说耍了牛魔王,伤了人家儿子,还要上门找人家妻子借宝贝,那不是自找难堪不是吗?

    六耳猕猴心里拎的清的紧,自己这一上门,吃闭门羹不说,少不得还要被打出来,他一边默默吐槽着孙猴子干的不是人事,一边又道:“莫尘,俺老孙当年不懂事,闯下了不小的祸事,恐怕无脸去见嫂嫂,你一贯与牛大哥交好,这扇子还是烦劳你去借吧!”

    可怜着六耳猕猴还不知道,在女儿国那阵,要不是莫尘出手自如意真仙那弄来了落胎泉水,恐怕这孙猴子惹下的祸事还得再加一条,那便是打伤牛魔王的结拜兄弟。

    听着这猴头恳求,莫尘心里冷哼一声,他盯着这猴子,道:“那哪行啊,你是牛大哥结拜兄弟,比我关系近多了,再者说了,前番你伤了那红孩儿,借这个机会不正好可以赔礼道歉吗?”

    嘴上这样说,莫尘私下里却偷偷传音道:“你让我去也行,把当日大雷音寺里的情况告知于我,我便代你走这一遭!”

    六耳猕猴背后可是有圣人的,而且他本人法力不弱孙猴子分毫,原著哪里被孙猴子一棒敲死的结局断然不可信,莫尘亲眼看见这二人互相挥棒敲打对面,火花四溅,却都破不了防御,到底是谁杀了这猴子,莫尘心里着实好奇的紧。关键是眼前这孙猴子一点口风不漏,每次问他都是说圣人有嘱咐。好嘛,圣人有嘱咐,你就去听圣人的,看看那两位佛祖能帮你借到芭蕉扇不?

    而且圣人吩咐不许泄露当日情形,这更加说明了当日一定有情况,指不定是那六耳猕猴背后的圣人露头与佛门双圣交手了,酆都大帝交代说不让莫尘插手此事,但不代表莫尘不能关心一下事情的进展啊,都过去的事了,他问问怎么了?

    六耳猕猴听闻莫尘还是要他吐露真假猴王之事,真是有苦说不出,圣人没下过封口令,但是如来佛祖下了,毕竟这种一教神佛,顷刻间被制服之事,要传扬出去,实在是太丢面子了,三界自开天辟地以来,还是头一遭。

    同时六耳猕猴现在是冒牌猴子,他对于眼前这个焚天大圣心里是有所畏惧的,生怕说的详细了,被这只乌鸦发现了破绽,将他当场格杀在此,他这会可是没有符篆可以逃命了。

    不就是借芭蕉扇吗,顶天了吃几个闭门羹,去西天和天庭求神佛相助,也比被这乌鸦用太阳真火烧成了灰烬强!

    六耳猕猴心里一横,打定主意不告诉莫尘情况,他又在肚中骂那孙猴子几句,这才道:“也罢,你说的有几分道理,我这便去寻那铁扇公主借扇子,只是不知她住在哪?”

    哟呵,这猴子铁了心了?

    莫尘见他死鸭子嘴硬,宁愿去面对牛魔王一家子也还是不愿意告诉他情形,内心不由得微微恼怒起来,好,看牛魔王如何收拾你!

    “那铁扇公主住在距此西南方一千五百余里的翠云山芭蕉洞,原先那山上妖魔遍布,后来则是那牛魔王去了积雷山,将妖魔都带了过去,此时这翠云山除了铁扇公主和一些侍奉的小妖,倒也没别人了。”那兜率宫的道人道。

    “好,俺老孙去去便回,师父便拜托给几位了!”孙猴子应了一声,一个筋斗,当即化作一抹金光,冲霄而起,直直朝着远处的翠云山而去。

    “这天气炎热,圣僧还是去寻一户人家,有瓦遮头,总能避一避这酷暑,稍微舒适一点。”那道人指着前方的一处村落道。

    “多谢土地公提醒,贫僧这就前去。”唐僧擦了擦额头上密布的汗珠,双手合十,颔首谢道。

    “好,既然无事,那贫道便告退了!”那道人又是一个罗圈揖,随即没入土中消失不见,只是他临走之际,莫尘的耳边却分明响起了一句传音:“小老爷,近日这火焰山有佛门和天庭的兵马路过,还望小老爷小心。”

    佛门,天庭,他们派兵马来做什么?

    一听这话,莫尘心里微惊,难道是冲牛魔王来的?这可能性不大啊,以牛魔王大罗金仙的修为,想擒拿他却不是易事,而且还有自己在一侧助威,况且金山之约,定下了取经之路上不能擅动妖族,牛魔王是决计不会阻拦取经人的。

    不对劲,很不对劲!

    小乌鸦心里隐隐有被算计的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