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四章 生命信标,打开的异界之门
    “安克雷顿的研究报告上,写的什么?”

    让他们进了房间,夏亦倒了两杯温水放到桌上,在惠子旁边坐了下来,对面的威尔斯这两天一直在房里查阅、给远在欧洲那边的同事打去电话,眼下满脸倦容,但对于工作上的态度,没有丝毫懈怠的迹象。

    纸页翻动,他将那份报告放到桌面,端起那杯温水放到嘴边,又停下来,最后放回去。

    “夏先生,很久前,我跟耀祖谈论过红石的事,他已经告诉过你了,对吗?”

    夏亦点点头:“那是一年多以前,那时候听到你确定了红石是一种特殊生命体,我感到非常惊讶。”

    “是的,我说过红石是有生命形态的。”威尔斯看着水杯里荡漾的波纹,“凡是生命,就会有主动或被动的意识,然后就是记忆……”

    惠子疑惑的与身边的男人对视一眼,随后插口问道。

    “卡卢先生,你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听到这疑问,威尔斯盯着水杯皱起眉头,或许是在思索用词,组织语言,片刻后,才回过神答复。

    “我还是先从这份研究报告上来说吧,安克雷顿公司这份研究,根据这两天的分析,我之前的推测有些错误,并不是分成两部分,而是一个完成的体系,这上部分就是将红石的种子提取,将生命种子转化为能量,这里要打断一下,红石的种子能激活人体的隐匿细胞,从而变得活跃,让人得到前所未有的力量,那么其中初始的能量是巨大的,只不过是针对人体寄主做出筛选淘汰的方式。”

    听到这里,夏亦也皱起眉头:“你的意思,安克雷顿公司知道这一点,所以将这种筛选淘汰的能量转化为充满破坏性的能量?”

    “是这个意思,不过这与我等会儿要说的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威尔斯话语顿了顿,神情专注地继续讲下去。

    “回到研究上来,能量的转换,只不过是将生命体转化另一种形式,对于我们来说,或许看不出什么,但对于生命来讲,印记是无法磨灭的。很早以前我就听说这家公司的背后,是一个叫娜塔莉的女人在主持,和米国国防部一起在做一个‘天堂之门’计划,当时并不知道对方这个计划到底是做什么的,但就在今天上午,我联系了我的几名曾经的同事,破译了报告的图形…”

    说到这里,威尔斯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看着夏亦:“…上面不仅仅是和红石能量转换,和使用有关,而是还有关于空间理论的设计,他们的天堂之门计划,就是想利用这种强大的能量制造一扇缩短任何距离的空间门。”

    他怕夏亦不清楚,举了一个例子:“好比这一刻我在这里,突然想看电视了,下一秒,我就出现在客厅,拿起了遥控器。”

    “这和瞬移的异能者很像。”

    “夏先生,这种是空间门,只要它造的够大,它就能几秒钟内,传送一支军队在你面前,和一个只会瞬移的异能者相比,哪一个具有更高的价值?”

    一个国家,或许对一个只会瞬移的异能者好奇,但如果面对一个空间门,那就只能据为己有,甚至比自家仓库里安静放着的核武器,更具战略价值,其中还包括免去了军队长途跋涉的昂贵费用。

    “可是,空间门要达到你刚才说的那种规模,需要的能量应该是非常大的,他们有多少红……”

    说到这里,夏亦的声音停了下来,在另一栋别墅里的变革者,不就是无限循环的红石供应者吗?

    此时,对面的威尔斯并未在意他刚说的话,而是继续讲解研究报告。

    “夏先生,记不记得刚刚我提到凡是生命体都有主动或被动的意识,以及记忆?”

    “嗯,你继续说。”

    “这就是我刚刚为什么说安克雷顿公司愚蠢且疯狂的原因。”威尔斯有些焦躁的敲了玻璃桌面,“红石怎么来到这个世界还是一个谜团,他们用来制造、转换为空间门,但生命的记忆是不会被磨灭的,它来过这世界,就会留下印记,把它做为能量来使用,就好比茫茫宇宙中,我们在给远不知道是敌是友的外星人发送电波是一个道理。”

    威尔斯的手隐隐有些发抖起来。

    说了一句让夏亦都感到毛孔悚然的话……

    ……

    拖着轰鸣的战机飞过高空,下午的阳光里,飞行员的视线俯瞰下方,是为数不多的怪异生物群,进入沙漠后,还在不断的奔逃。

    而它们后面,是追击的米国机械化部队,飞驰的步兵战车上,机枪疯狂的开火,划出弧度的子弹风暴,横扫出一片片尸体。

    也有作战吉普,几名大兵叼着烟卷朝着亡命奔逃的怪物开火,发出哈哈大笑的同时,也有为死去的同胞复仇的怒吼。

    “你们这帮狗娘养的杂种——”

    歇斯底里的呐喊中,越来越多的机械化军团加入追杀行列,大地都在奔突的怪物,转动的车轮、履带下摇撼,交织出的弹雨、火箭炮,将屠杀扩大到疯狂的地步。

    四点左右,进入沙漠后的兽群剩下的已经不多了,仓惶的逃到了那处被彻底破坏殆尽的研究基地。

    消息传到后方,还在指挥车里的马歇尔,盯着无人机航拍的画面,依旧还有成千上万数量的怪物存在。

    但他的目光却是集中那处基地废墟上。

    “这些怪物就是从这里出来?我记得这里是安克雷顿的娜塔莉的研究所……天堂之门计划?”

    老人唰的站了起来,拿起了通讯器。

    “立即轰炸那处基地,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导弹,把基地下面部炸塌——”

    他声音,犹如雷霆落下。

    …

    远方,下午的光芒,徘徊天空的战机回转,飞行员接受到命令后,按下了导弹发射钮,悬挂两翼的数枚导弹先后,拖着尾焰朝兽群围绕的废墟俯冲而下。

    拥挤的怪物堆,无数眼睛看着带着火光的东西从天上飞来,然后……是巨大的火光和爆炸刺进了眼眸,本能的闭上同时,四周的坦克、步兵战车也在此刻发起了炮轰。

    子弹飞过来、炮弹划过天空落下,金黄的沙层像是地震前的水面,被爆炸一搅,疯狂的跳起来,沙尘翻卷升腾。

    狂暴般的轰击下,成千上万的兽潮也在涌动拥挤,随后被爆炸飞来的弹片打中,整个身体都被切开,有些处于炮轰中心位置的怪物,直接炸的四分五裂,但兽群依旧在那边不肯离开。

    被它们围在中间的实验基地,彻底倒塌,沦为废墟,甚至还有部分建筑朝下倾斜深陷,显然基地下面的地下空间被高强度的轰炸,震的坍塌了。

    “这下该是结束了吧。”

    老人的声音说出的同时,远在大海的另一边,万家灯火中的某个房间里,威尔斯同样落下令人惊骇的话语。

    “如果红石是怀揣恶意的另一个世界投放到无数空间里的,而天堂之门计划,不就是正好给对方,留下生命信标,告诉他们,这里是地球,一颗蓝色,拥有许多璀璨文明的星球。”

    “……给‘他们’打开了一扇,入侵地球的门!”

    话语斩钉截铁的落下。

    远在沙漠中的老人在指挥车里说了一句时,车身陡然震动了一下,不同于行驶过崎岖路面的抖动,而是好像地震般的摇摆。

    “怎么回事?”

    马歇尔皱起眉,诧异的盯着显示器时,画面里的基地周围,兽群、坦克、士兵都在摇晃,他又说了一句:“怎么回事?!”

    画面里,废墟轰轰的垮塌,垮下去的建筑残骸又翻涌着上来,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下面出来,就在老人准备再次下令战机轰炸,机械设备在这片刻间,发出沙沙沙的嘈杂。

    显示屏幕上,泛起了斑斑点点的雪花,画面也在同时扭曲闪烁,然而,这花屏的画面里,老人看见了还亮着能量光芒的天堂之门缓缓升上了地面。

    “轰炸啊——”他还在大吼。

    视野之中的画面,转动光圈的光幕之中,一面黑色的旗帜出现,远方的天空,一架战机仿佛收到了命令,投下了导弹。

    朝着那边的从光门飞了过去,下一刻,突然悬停在了半空。

    青白的能量蔓延,便是无数的铁靴踩在地上发出碰撞,围在四周的米军士兵面面相觑,随后瞪大了眼睛

    轰!

    轰!

    轰!

    一道道穿着狰狞铁甲的身影持着兵器排着整齐的队列,蔓延而出,犹如一片阴影笼罩了所有人视野。

    突然出现的军队之中,一名披着斗篷的怪人,盯着悬停的导弹,嘴里念叨着什么,片刻,手做出一捏的动作,半空之上,导弹轰的爆炸开来。

    带着火焰坠去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