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四章 生命信标,打开的异界之门(第1/2页)
    “安克雷顿的研究报告上,写的什么?”

    让他们进了房间,夏亦倒了两杯温水放到桌上,在惠子旁边坐了下来,对面的威尔斯这两天一直在房里查阅、给远在欧洲那边的同事打去电话,眼下满脸倦容,但对于工作上的态度,没有丝毫懈怠的迹象。

    纸页翻动,他将那份报告放到桌面,端起那杯温水放到嘴边,又停下来,最后放回去。

    “夏先生,很久前,我跟耀祖谈论过红石的事,他已经告诉过你了,对吗?”

    夏亦点点头:“那是一年多以前,那时候听到你确定了红石是一种特殊生命体,我感到非常惊讶。”

    “是的,我说过红石是有生命形态的。”威尔斯看着水杯里荡漾的波纹,“凡是生命,就会有主动或被动的意识,然后就是记忆……”

    惠子疑惑的与身边的男人对视一眼,随后插口问道。

    “卡卢先生,你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听到这疑问,威尔斯盯着水杯皱起眉头,或许是在思索用词,组织语言,片刻后,才回过神答复。

    “我还是先从这份研究报告上来说吧,安克雷顿公司这份研究,根据这两天的分析,我之前的推测有些错误,并不是分成两部分,而是一个完成的体系,这上部分就是将红石的种子提取,将生命种子转化为能量,这里要打断一下,红石的种子能激活人体的隐匿细胞,从而变得活跃,让人得到前所未有的力量,那么其中初始的能量是巨大的,只不过是针对人体寄主做出筛选淘汰的方式。”

    听到这里,夏亦也皱起眉头:“你的意思,安克雷顿公司知道这一点,所以将这种筛选淘汰的能量转化为充满破坏性的能量?”

    “是这个意思,不过这与我等会儿要说的没有太直接的关系。”

    威尔斯话语顿了顿,神情专注地继续讲下去。

    “回到研究上来,能量的转换,只不过是将生命体转化另一种形式,对于我们来说,或许看不出什么,但对于生命来讲,印记是无法磨灭的。很早以前我就听说这家公司的背后,是一个叫娜塔莉的女人在主持,和米国国防部一起在做一个‘天堂之门’计划,当时并不知道对方这个计划到底是做什么的,但就在今天上午,我联系了我的几名曾经的同事,破译了报告的图形…”

    说到这里,威尔斯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看着夏亦:“…上面不仅仅是和红石能量转换,和使用有关,而是还有关于空间理论的设计,他们的天堂之门计划,就是想利用这种强大的能量制造一扇缩短任何距离的空间门。”

    他怕夏亦不清楚,举了一个例子:“好比这一刻我在这里,突然想看电视了,下一秒,我就出现在客厅,拿起了遥控器。”

    “这和瞬移的异能者很像。”

    “夏先生,这种是空间门,只要它造的够大,它就能几秒钟内,传送一支军队在你面前,和一个只会瞬移的异能者相比,哪一个具有更高的价值?”

    一个国家,或许对一个只会瞬移的异能者好奇,但如果面对一个空间门,那就只能据为己有,甚至比自家仓库里安静放着的核武器,更具战略价值,其中还包括免去了军队长途跋涉的昂贵费用。

    “可是,空间门要达到你刚才说的那种规模,需要的能量应该是非常大的,他们有多少红……”

    说到这里,夏亦的声音停了下来,在另一栋别墅里的变革者,不就是无限循环的红石供应者吗?

    此时,对面的威尔斯并未在意他刚说的话,而是继续讲解研究报告。

    “夏先生,记不记得刚刚我提到凡是生命体都有主动或被动的意识,以及记忆?”

    “嗯,你继续说。”

    “这就是我刚刚为什么说安克雷顿公司愚蠢且疯狂的原因。”威尔斯有些焦躁的敲了玻璃桌面,“红石怎么来到这个世界还是一个谜团,他们用来制造、转换为空间门,但生命的记忆是不会被磨灭的,它来过这世界,就会留下印记,把它做为能量来使用,就好比茫茫宇宙中,我们在给远不知道是敌是友的外星人发送电波是一个道理。”

    威尔斯的手隐隐有些发抖起来。

    说了一句让夏亦都感到毛孔悚然的话……

    ……

    拖着轰鸣的战机飞过高空,下午的阳光里,飞行员的视线俯瞰下方,是为数不多的怪异生物群,进入沙漠后,还在不断的奔逃。

    而它们后面,是追击的米国机械化部队,飞驰的步兵战车上,机枪疯狂的开火,划出弧度的子弹风暴,横扫出一片片尸体。

    也有作战吉普,几名大兵叼着烟卷朝着亡命奔逃的怪物开火,发出哈哈大笑的同时,也有为死去的同胞复仇的怒吼。

    “你们这帮狗娘养的杂种——”

    歇斯底里的呐喊中,越来越多的机械化军团加入追杀行列,大地都在奔突的怪物,转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