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8爷去太平街给夫人买幽兰拿铁和桃花酥了(二更)(第1/1页)
    余生走到饮水机旁,倒了一杯水。“现在立春了,九渊姐用的线看起来挺厚的,春天用不着了吧?”

    “确实,我用的是中粗型号的羊毛线,一时半会儿也织不完。想着今年十二月份送给吕林做圣诞节礼物。”余九渊从床上下来,将毛线团和织针小心呵护地放在床上。“是白色的,和以前织的那条颜色一样,吕林戴起来一定很好看,阳光温和帅气。”

    听她这么一说,余生倒是又想起原主的某些记忆。

    那年冬天,她初二,余九渊高一,秦吕林高三。

    那年冬天下了很大的雪,那时候余家和秦家不是邻居了。秦吕林来余家大院外等她的时候,她看见他戴了一条白色的围巾。

    明媚的阳光,干净的白雪,都比不上秦吕林揣着淡淡笑容的温和脸庞。

    整个冬季,他都戴着那一条围巾。

    大寒将过,快要开春的时候。她去国都贵族中学参加全市的比赛,林荫道上,看见余九渊在和秦吕林吵架。

    过程内容不知道,她只远远地看见余九渊把秦吕林脖子上的围巾扯了下来,扯烂了。

    秦吕林远远地看到了她,怀着怒气就把余九渊推到在地上,朝她跑了过来,连着道了好几声歉。

    但是,她却不知道他为什么道歉。

    见他有些生气,那时她就没有问。

    余九渊凝着余生的侧颜好一会儿,舒了一口气由心地笑了笑。余生的视线落在她的笑颜上,回了一个淡淡的笑。

    **

    傅氏集团。

    员工茶水间。

    老周倒了一杯咖啡,挤着眉头郁闷地喝了几口。“一直知道Costle集团总裁性格古怪,这次打交道,才知道他不是古怪,而是变态。”

    市场部经理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戏虐道:“今天咱们组策部部长是不是又要重做策划案了?这半个月来,都在改策划案吧?”

    老周转过身,把市场部经理的手甩了下来。“第一次让我改策划案,不同意珠宝销售流程可以理解。那昨天那个理由,让我第十四次改策划案的理由,是我的签名不好看,让他看了之后影响心情。这是什么狗屁理由?是一个正常人给出的理由吗?”

    “国际有名的集团,总裁这么刁钻,我都为Costle集团旗下的员工悲哀。”

    ——老周,傅少爷请上楼,讲一讲策划案的事。

    听到秘书的话,老周放下手里的咖啡,放咖啡的动作和抬脚的动作连在一起,立马往电梯里走。

    到了三十五楼的办公室,他敲了三下门,听到里面有人回应才进去。

    恭谨地低着头,“傅少爷……”

    白止将策划案的文件从桌上拿了起来,走到老周面前,斯文冷漠地交到他手里。“爷去太平街给夫人买幽兰拿铁和桃花酥了,策划案给您,五分钟前Costle集团的总裁发来传真,说您的策划案太简略,不够详细。他希望您的预估能精确到小数点后三位,那位总裁谨慎严苛,所以组策部部长,您这次得多费点心血,去市场部将来年的运筹调研一遍,再去人事部掌握一下项目运行的人力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