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4二哈傅爷,翻脸是奶狗,再翻脸是狼(四更)(第1/1页)
    大年初七,白雪开始融化。

    吹着北风,有些冷。

    余生从睡梦中醒来,本能地揉了揉眼睛。模糊的视线里,映照进男人熟睡的容颜。

    男人眉宇间柔和,嘴角带着淡淡的笑。

    自从他跳下湖之后,变温驯了许多。从初二到昨天下午,他带着她到处去拜年。以前就知道傅家家大业大,百年盛世家族,没想到有这么大,串了六七天的门,傅擎苍说才走了三分之二的亲戚。

    余生轻触上男人高高的鼻梁,食指指腹顺着他的鼻翼到鼻尖点了点,最后落在他的薄唇上。

    他这些天真的特别乖,去拜年的时候总是跟在她身后,她坐在哪他就随身坐下来,靠在她肩膀上。

    而且,她总能看到他嘴角噙着淡淡的笑,仿佛他有着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那是别人没有的。

    那抹笑,嚣张骄傲,还有一点小小的雀跃。

    余生正想着,指腹突然渡上来一股温热,一片湿滑将她的指腹包围,轻轻地摩挲着。

    暧昧无比。

    霎时间,余生猛地打了一个激灵,一阵酥麻从指腹被触碰的地方直窜进她的心口。

    她低下头,男人依旧闭着眼睛,温顺安静地睡着。

    她刚刚触在他唇角的食指,三分之一被他含进了嘴里。

    他最近喜欢抱着她睡,是整个人趴在她身上的那种睡法。此时此刻,她有一种当妈喂奶的感觉……

    余生将手指从他嘴里抽了出来,放在被子上擦了擦他的口水。反着手拿过床头的手机,开屏看了一眼。

    早上七点半,气温零度到五度。

    她将手机放下,小小地推了推他的肩膀,低下脑袋在他脸上亲了亲。“傅爷起床了,今天是初七,和妈妈、四姑父说好的今天要去傅氏集团上班呀。还要跟傅天成竞争职位,第一天迟到会让公司的员工看笑话的吧?”

    傅擎苍搂紧她的腰,往她的怀里挤了挤,脑袋贴在她心口上。蹭了两下之后,又不动了。

    余生:“……”就您这消极怠工的态度,别拿到项目之后,过了两天忘了项目的事。常年待在部队里,突然进公司能懂金融财政管理吗?

    余生又推了推他,“九点上班,鸿园到傅氏集团要四十分钟,再睡会就真的要迟到了。”

    趴在她身上的一大坨还是没动。

    余生歪过头看向落地窗,亮光泄了进来,将房间微微照亮。

    真是的。

    以前没这么嗜睡呀,往日都是她趴在他身上睡,他总是醒的很早。现在真的一天比一天醒的晚,懒洋洋的,总是要她说好长一段话他才起床。

    余生低下头,视线落在男人的睡容上。弓着身子,轻轻地吻了下去。

    在他唇上辗转了一小会儿,亲密无间地轻哼着:“起床了,最近是拜年到处走累着了吗?”

    既然白天串亲戚累了,晚上就节制一些,还压着她一遍一遍来,难怪早上嗜睡。

    这句话她自然是没敢说出口。

    “傅爷起床了,军人准时是纪律,可别坏了自己的形象……”

    “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