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4让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二更)(第1/2页)
    “你又要对我实施冷暴力了?不靠近,不问候,不理睬?”

    余生:“???”她什么时候对他实施过冷暴力?她敢吗?答,不敢啊。

    余生张了张嘴,傅擎苍立马弯腰堵住她的嘴,勾住她的舌头轻轻地吮吸,摩挲她的唇,辗转反侧。

    吻了一会就松开了她。

    郁闷地妥协:“准你见他,问完事情就不准再见他!”见余生又要张嘴说话,傅擎苍又堵住她的嘴。然后才继续说:“最大的让步,不能再退,没有商量的余地。你再和我谈其他的,我今晚就在这里和你好好谈谈,包括秦立那个玩意儿。”

    余生:“……”

    “不、不谈了,我同意傅爷你的话。”

    他竟然吃秦立的醋,她对阿七是母亲对儿子的那种感觉呀。她是忽略了多少东西啊,连他吃秦立的醋她都一点感觉没有。

    难怪秦立老是说,傅擎苍看他的眼神想要把他捏碎似的。在军校里,傅擎苍又让连战故意磨一磨秦立……

    傅擎苍捏着她的下巴,看着她的唇,又弓下身子吻了吻。“现在能恢复正常了吗?”

    “正常?”

    “你之前忽略我这叫做正常行为吗?”他蓦地加重了语气,像是很不满她的话。

    她那是怕您生气,哪里是忽略您。忽略谁也不敢忽略您呀。

    “好、好的吧。”她只好附和他说话,应承她忽略了他。

    男人绷紧的脸这才松弛了一些,捏着她下巴的手,力度也小了很多。

    他看着她的眼睛,轻轻地用力,将她的下巴往下捏着。而后吻了上去,含着她的唇,肆意掠夺。

    他的手从她的下巴落在她的脸颊上,而后又顺着她的脸颊抚上她的脖子,滑至她的后颈,将她整个人按进他怀里。

    “……”

    见两个人上楼二十多分钟还没下来,傅老夫人喊傅甜甜上楼叫他们下来吃饭。

    傅甜甜先是愣了一下,因为她很怕这个大哥,从小到大就怕。但奶奶让她去,她还是上了楼。

    “军区大院”不同于“帝都”的别墅区,这是一所老房子了,傅家住了百年的房子。虽然常年修葺,外观内设都特别好,但是修整的程度不高,因为傅老爷子喜欢原来的陈设。

    所以这些房间都是以前的门,不隔音。

    傅甜甜走到傅擎苍的卧室门口,里面的声音就飘荡出来,回旋在她的耳边。

    “嗯……”

    “我、我喘不过气了……你停一会儿……”

    “不,不要了……”

    权属于女人的声音,断断续续,暧昧非常。

    傅甜甜完愣住了,就像被一道雷劈在脑门上,整个人都懵了。

    这还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这么近地听到有关男女之间的声音。

    傅甜甜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忘了自己上来是做什么的了。蓦地转身就往楼下跑,跑到客厅里,捂着自己胸口呼呼喘气。

    傅兴国立马把她拉到自己身前,“你大哥打你了?”

    傅甜甜摇摇头,脸颊更是红了起来。

    傅婷婷看了她一眼,“甜甜,你的脸好红啊,红得有些不正常了。”

    傅甜甜下意识用手捂住自己的脸,低下头,很小声地念道:“我、我在房间门口听到大嫂的声音,好、好……”她形容不出那声音。

    傅老夫人突然笑了起来,“好了好了没事了,小两口闹别扭一会儿就好。咱们先开饭吧,柔娇你和阿霆还有奕齐还要赶去锦城的上官家吃年夜饭呢,别耽误了时间。”

    “……”

    “不行……!”察觉到男人的手探进了她衣服里,余生立马隔着衣衫按住他的手。“大家都在下面,等会儿就要吃饭了。而且、而且这老宅隔音效果不好……”

    傅擎苍将她的手拿开,别在她身后。低头,继续堵上她的嘴。“哄了一半就不哄了,没有你这样的。你必须把剩下一半补回来,一分不少补回来。”

    余生:“……”

    合着他坐在车里一动不动,面无表情,脸色又臭又冷。看起来没理会她,没把她的行为放在心上。实际上是把她的每个表情都记清了?

    还记着只哄了一半,有这样计算的吗?

    “补、我补……”余生微微喘着气,纤细的手掌从男人胸膛上滑落,移到自己腰间,放在那只大手手背上,按住他不安分的手。

    他低着头看着她,她被夹在门板和他胸膛之间。房间里很安静,有她呼呼的喘息声,还有他低沉的呼吸。

    男人深邃的眼神落在她脸上,似有若无地飘落在她的脖子。炙热的眼神,好像要把她烤熟。

    明明没有去看他,可她都觉得自己要被他吸进身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