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3太多的恋情都是从哥哥发展过来的(一更)(第1/2页)
    余生扑了个满怀。

    倒在傅擎苍怀里的时候,立马怂怂地退出来,抓着他的手臂借了个力,自己稳稳地站了起来。始终没敢抬眼去看他,只得微微低着头侧身,笑道:“不、不吃了,天冷,吃多了胃寒。”

    余生看向另一边的牌桌。

    傅甜甜、傅婷婷、傅天成以及上官奕齐在打麻将。

    客厅里的气氛有些凝固,余生也有些尴尬。她牵强地笑了笑,问:“我可以和你们一起玩牌吗?”

    傅老夫人:“生生儿你会打麻将吗?”

    正要脱口而出“会”,余生又把这个字咽了下去。她十九岁,前余家三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会打牌赌博。

    余生换了种说法,“不太会,但是还是能一起玩的,我可以边玩边学。”

    余生的话音未落,刚走来的傅老爷子就说:“那正好,阿苍会打,让他教你。”

    他会打麻将……

    她看着,他现在不想打麻将,而是想打她。

    余生站在原地,扭着自己的一双手,纠纠结结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客厅就这么诡异地安静了一两分钟,谁都没有讲话。

    最后,是唐容君说的话。“生生儿,是因为老余的事情吗?这些我们都懂,老余去世你很难过,但不要一直难过,你还有我们呀,这些都是你的家人。”

    怎么突然说起余致远来了?

    “妈妈,我没有太伤心,我是……”是怕您儿子。

    余生的话未说话,站在她背后的男人拉着她的手腕就往楼上走。一串磕磕绊绊的脚步声在木质的地板上回响,响声最后消失在二楼的楼梯口。

    李子:“他们小两口这是、这是吵架了吗?”

    傅老夫人:“吵架应该不至于,偶尔闹个别扭吧。”

    傅柔娇正在削苹果,一边削一边说:“大年夜都要吵吵闹闹,是想来年都活在吵闹里?余生也不小了,不知道收敛点。上次在余致远的宴会上说那番话,把我弄得里外不是人,得罪了老妈又让阿霆伤心,这个女人看起来年龄小,心思可不单纯。”

    上官霆拍了拍她的手,傅柔娇嗔了一口气就没有再接着说。

    听着她这番话,唐容君的脸色有点难看了。“生生儿才十九岁,柔娇你说的太过分了。”

    刚被上官霆安抚下去的傅柔娇脾气又涨了上来,“我过分?合着你唐容君看上的人就是好人,我看不惯她就是我过分?唐容君你专横了这么多年,现在还要横?”

    傅天成扫了她们一眼,将手里的麻将放在桌上。“大伯母,姑姑,你们两为了个外人吵什么。她不单纯是她的事,有大哥管着,你两操什么心。”

    傅振华瞪了傅天成一眼,“你玩你的牌,插什么嘴?”

    傅老夫人拉着唐容君的手,“别和这些小辈计较,等会儿阿苍下来听到你们在吵,到时候弄僵了大年三十大家都不好受。”她看向傅柔娇,“你出门是没吃药?脾气这么大。等会儿吃了饭和阿霆去锦城,我还不想年三十看着你,把自己心里弄得不舒服。”

    楼上。

    傅擎苍拉着余生进了卧室,顺手关上了门。

    他把她禁锢在门和他怀里之间,垂头盯着她。

    被他盯得头皮发麻,余生实在忍不住,糯糯地开了口:“傅爷,别这样看我。”

    傅擎苍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迫使她昂着脑袋与他对视。“还说你跟路载舟没什么?没什么你现在是这副这样?他那张脸就这么好看,改天爷就去把他脸划了,看你还会不会惦记着他。”

    “别啊……”对上男人阴寒的眸子,余生底气瞬间不足。“我跟路载舟没什么,我只是有事想找他问问。”

    “真的没什么?只是问事情?”

    “绝对没有任何暧昧关系,我干干净净清清白白,一颗心都是你,怎么可能和别的男人搞暧昧?”

    傅擎苍“呵”了一声,“他年轻又帅,九亿少女的梦。你年纪小正值爱情萌芽期,怎么不会为他动心?之前在国都贵族中学,你还让他抱你。”

    “那不是……是他抱的我。都怪双双,她喜欢路载舟,追星。所以我被迫和她一起接受了记者采访,就被路载舟抱了。”

    “是啊,秦双双都会喜欢路载舟,这个在大众眼里喜欢男人的男人婆都喜欢路载舟,你敢保证你不会看上他?”

    余生:“……”傅擎苍的脑回路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余生举起小手手,“我真的不喜欢他,就是想问他取证一些事情,最多就是把他当哥哥。”

    “不准!”傅擎苍一口否决,“太多恋情是从哥哥发展过来的,哥哥哥哥叫着,叫到最后就变成老公。”

    比如:他和阿茶。

    阿茶最开始很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