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他自责,差点把她掐死(二更)(第2/2页)
白色指骨。

    透过五指的缝隙,能清晰地看见其间的血珠渗了出来,顺着指骨往下蔓延,一滴一滴地落在地毯上。

    “爷!”

    “阿苍!”

    几乎是同一时刻,宫斯寒和白止走到他身前,试图将他握成拳的双手松开。可不管怎么用力,都无法将他的手松开。他就像一尊雕像似的,目光涣散地凝视着床上的女孩,动也不动。

    宫斯寒暗地叹了一口气,外界说得没错,傅擎苍就是个疯子。有时候变态起来,对自己狠心的程度,让他看着都觉得疼。

    宫斯寒朝白止使了个眼色:再让他掐下去,两只手要废了,你把他打晕。

    白止迟疑地望了一眼男人的侧脸:宫少,你动手。

    宫斯寒瞪了他一眼,正要用足力气往他后颈上打的时候,只觉得一股风擦过,男人走了。

    等他们转过头的时候,就看见傅擎苍坐在床边上,余生睁开了眼,醒了。

    少女的脸白的像一张白纸,没有血色。脖子上的手印青紫相间,看到她的面容,傅擎苍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

    他看着她,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

    却看见她眼角的两行眼泪,到嘴边的话也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