吓坏了,爷心疼(三更)(第1/2页)
    看到那些红痕,一股近乎空白的记忆突然涌上了秦吕林的脑子里。他喝了一杯酒,是厉楚楚递给他的。然后,他就觉得口干胸闷,就礼貌地道了声歉想要去包厢休息休息。

    他的包厢是2291,他记得是一个服务员扶着他去的。

    刚刚秦徐尧扶他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他好像看到那间房的门牌号是2290。

    那是余九渊的房间……

    难道是他走错了房,错把余九渊当成小生给……

    秦吕林抬头,寻着余生的方向而去。少女正被男人拥在怀里,低着头捧着傅擎苍的手玩。

    他睡了别的女人,她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了?

    秦立站起身,抱不平说道:“爸,三哥人品我们都看在眼里的。他怎么会不顾场合做一些不合规矩的事?还有,三哥一直以来明明是喜欢余家三小姐,才不是余家大小姐。”

    秦敖的脸顿时白了。

    他真想把自己这智障儿子暴打一顿,说话就不能过过脑子吗?

    听到秦立的声音,余生惊讶地抬头,瞪着美眸。“我和秦三公子没关系,干嘛把我牵扯进来?我老公还坐在这里,秦立你不要乱说。”

    秦立立马解释:“生生儿,你和傅少爷感情好大家都知道。我不是说你和三哥有关系,我只是陈述三哥确实是不喜欢余家大小姐的事实。”

    少女傻傻地眨眼,“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有隐情了?秦三公子是被人设计的?”

    “没错,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秦双双看着余生和秦立一来一回的说话,啥时候两个人这么默契了?

    秦立偏头看向已经白了脸的秦敖,“爸,您要做的不是责怪三哥,是找出陷害三哥的人。”

    秦楚媛随即附和道:“对啊爸,吕林从小都很听话,待人接物都是平易近人的。就连这次出席金砖会议,总统都对他赞赏有加。他怎么可能在八大家族的宴会上,做出坏了门风的事?这件事,一定是有人陷害的。”

    秦楚媛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故意看了一眼余九渊。

    随后,白芍清便觉得有很多双眼睛都朝他们这个方向洒了过来。

    余九渊是她的女儿,余家上下都知道她喜欢秦吕林,喜欢了很多年。就连最开始让她上傅擎苍的床,做傅太太她都不肯,一心只想着秦吕林。

    余致远握住她的手,轻轻地放在手心里拍了拍,以示安慰。

    男人抬眼,平和的脸上已经可以看出少许的怒气。“秦家二小姐这是在说九渊有意设计吕林了?”

    秦楚媛:“余叔,很多人都知道九渊喜欢吕林,从小到大都喜欢。九渊和吕林的同学知道,秦家和余家的人都知道,您还要为九渊辩解……”

    “你算什么东西?”

    秦楚媛突然被他吓着,话卡在喉咙上没说出来。宴会厅瞬间更安静了。

    白老爷子深感欣慰也站了起来,“凡是说话要讲究真凭实据,九渊是我看着长大的外甥女,脾气大了一点,其余都很好,没城府又单纯。”

    此时秦立又蹦了一句:“干嘛非盯着我三哥和余大小姐,说不准是别人做的呀,宴会厅这么大,又不是没可能。”

    余生直起身子,看向余致远,“爸爸,之前秦叔说是他和秦阿姨给秦三少定的亲,秦三少心里肯定有不甘。有没有可能,是谁想占了秦三少,目的未遂,于是就把罪名抛在九渊姐身上?”

    这话说得委婉,听懂的人却不少。

    白芍清刻意转过头看了一眼厉楚楚,而后附和道:“小生说的不错,秦老爷亲口说的,这婚是他和秦夫人给吕林订的。若厉家某位觉得婚后会被丈夫疏远,先下手为强也不无道理。”

    叶欣:“三小姐是帮着余大小姐说话呢,句句针对我家楚楚做什么?楚楚是这件事里最大的受害人,明明就快和吕林订婚,却被人订婚前背叛。”

    余生往傅擎苍怀里缩了缩,男人垂眸揉了揉她的头发。“生儿胆小,厉夫人别吓她,吓坏了,爷会心疼。”

    白芍清:“对啊,很多人都知道小生三年前出事之后身体羸弱,也知道她生性胆小……”

    说到这里,白芍清顿了一下。她胆小?她胆小还会和她顶嘴,跟她对着干?不过今晚她倒是给九渊说话,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药了。

    “……她生性胆小又爱哭,这一点从小和她相处的人都知道。她也只是说出自己的猜测,她单纯傻傻的,厉夫人别吓唬她,不然让大家看着,还以为您想掩盖什么。”

    站在一旁的厉长啸冷冷地甩了一句:“想嫁入豪门想疯了?女儿随了娘,性子都一模一样?爸,你看看你的妾,把你女儿都教坏了。”

    “厉长啸!”叶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吼我?我爸都没吼我,你作为他的妾也配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