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的生儿身娇体软易推倒(二更)(第1/2页)
    余生用手捧着自己的脸,“坏坏的我,傅爷还喜欢吗?”

    他捏了捏她的脸,“胡说,爷的生儿身娇体软易推倒,像只软猫一样,能坏到哪去?”

    余生故作咳嗽两声,“又弱又丑的余家三小姐,傅爷你接好了。”她嬉笑着绕到他身后,纵身一跳就跳到他宽厚的背上。

    傅擎苍稳稳地接住,背着她离开了这条长廊。

    **

    白芍清提着一颗心匆忙跑进房,跑到卧室。在门口听到那道娇喘她就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但亲眼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还是没忍住瞪圆了眼睛,缺氧往后一倒。

    上官玲在她身后,无意识地扶住了她。

    厉楚楚紧跟着也走了进来,看到床上一幕时,猛地捂住了嘴。

    “痛……吕林哥我疼……”

    听到余九渊喊疼的声音,白芍清一把甩开上官玲的手,冲到床边拿起床头烟灰缸就朝着秦吕林的后脑砸了下去。

    男人明显怔了一下,而后便没了意识倒在余九渊身上。

    上官玲本能地跑到床边夺过她手里的烟灰缸,“余夫人,你怎么可以打吕林?这件事还没搞清原委,虽然男方要承担一切责任,但如果……”

    “如果什么?这是九渊的房间,她前两天生了病,感冒了。一到宴会厅陪她爷爷说了几句话就上楼休息,难不成她还能把秦吕林拉过来和她发生关系?”

    半个小时后。

    宴会正厅里。

    余家和秦家不是小门小户,八大家族的宴会也不是小酒会,这件事很快就传开了,整个宴会厅都冷了下来。

    尤其是厉家,原本要嫁给秦吕林的厉小姐,突然被快要成为自己未婚夫的男人给绿了。不光是厉楚楚,整个厉家人的脸色都很难看,除了厉长啸。

    医生给秦吕林注射了药物,加上他被白芍清狠砸了一下,自己的大脑都是空白的。从楼上下到宴会厅,一路都是秦徐尧扶着来的。

    余九渊则怯生生地坐在余致远和白芍清中间,好像被吓坏了,将自己缩得紧紧的。

    秦敖见秦吕林来,直接质问:“你干了什么?就算你喜欢余家大小姐,想忤逆我和你妈,也不该不分场合在这里乱来!”

    缩在白芍清和余致远身后的余九渊,瞳孔一缩,下意识看向余生。察觉到她的眼神,余生回了她一个笑。

    她来到半壁江山后,就去买通服务员。

    秦吕林是她喜欢了十多年的男人,她不能看着他娶别的女人!

    在她和服务员交谈的时候,余生出现了,她和她谈了几分钟的话。

    余生看穿了她的心思,直接戳破,“想要买通服务员给秦吕林的酒里下药么?”

    “关你什么事?”被她挑明讲出来,她也不心虚。

    “自然不关我的事,我是来和你做交易的。你有没有想过,你给秦吕林下药,迫于场合和家族,他会娶你。但你结婚之后怎么过日子呢?你想让他一直记恨着你给他下药,逼于无奈娶你么?而且,我之前和你说过,他娶厉楚楚是有目的的。被迫娶了你,一方面他是被人设计,心里不甘。一方面,你破坏了他的目的。两层利害,他日后不得恨死你。”

    余九渊抿了抿嘴唇。“我不能看着他娶别的女人!”

    “可你也不想他恨你对不对?被自己爱的人恨着,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我有办法让你明面上成为受害人,之后的事情就靠你自己去做了。”

    她抬眸,“你要我做什么?”

    余生轻轻地笑了一下。“装傻咯,装无辜,害怕,能多弱就多弱,让别人同情你。至于为什么要帮你,不用我多说你知道。我这个人护夫,傅爷树大招风,本来就有很多人与他为敌,我可不能将自己身上带的这朵烂桃花变成刀子,在背后给傅爷使绊子。”

    “不,不止是在背后,他利用了我,明目张胆地设计傅爷。”

    余九渊看着她,眼神彷徨。“以为只是为了利用傅少爷的权势来对付爸爸,现在看来你真的对他动心了。以前,你和吕林哥那么地……”

    “余九渊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我懒得和你再说,你丫到底要不要做交易?”

    女孩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做。”

    而后,余生和她讲了很多话,教她怎么应付。那番话听下来,一度让余九渊觉得这不是余生,不像和她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那个爱哭胆怯的余生。

    秦敖这句话,余生也猜到了并跟她说过。她说,秦家要顾面子,自然会给秦吕林找理由,这个理由就是秦吕林喜欢她,娶厉楚楚只是被秦敖夫妇逼着的。

    “……”

    被秦徐尧扶着走进宴会厅的秦吕林,一进门就听见秦敖指着他责骂这番话,他空白的脑子顿时有了理智,对秦敖的话有了反应。

    “爸,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