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7不知道取什么标题(五更)(第1/2页)
    第二天下午余生才回到“帝都”。

    没有去上学,回“鸿园”一觉睡到晚上。因为第三天没有课,傅擎苍又把她堵在房里玩。

    去学校的时候,已经是这周工作日的最后一天,星期五。

    十一月下旬,白天里下起了雨。

    白洛将她送到学校门口,给她撑好伞。余生撑着一把雨伞,轻轻地往前走着,免得将自己鞋袜打湿。

    印入眼帘的,是一对情侣。女孩子背着书包,趴在男人后背上,举着一把雨伞。男人背着她,尽量将她的双脚往伞里收,以免雨水打湿她的鞋袜。

    过路的学生不再像以前那般围着他们,许是这种场合看多了,许是觉得男人对女孩太好了,她们已经没机会把男人抢过来。

    于是,也就不太紧跟着。只是稍稍撇眼看看,在心里羡慕。

    “宫斯寒。”余生朝前喊了一声。

    林可先宫斯寒一步偏过头,朝她笑了笑。“余生同学。”

    正当余生要回应的时候,路边开过一辆宝马,速度非常快,轮胎带动路旁的积水,水花四溅。

    顷刻间,打着伞,站在路旁的傅遗爱被淋湿了。

    她手里提着几个袋子,看起来是“摩卡世家”的早餐。

    宫斯寒在林可转身后,也背着她转了身。冲余生笑了一下,刚要说话,就看见一辆宝马飞驰而过,桃花眸闪过慌张,嘴唇张了张,想要说什么却没能说出口。迈出的脚步,顿了两秒又收了回来。

    说什么?

    喊一句遗爱小心?

    迈腿做什么?冲上去给她挡水?

    宫斯寒,既然下定决心不再打扰她,做好了把一切都往自己身上揽的准备,就不要再去靠近她,给她招惹麻烦。

    “斯寒,要不你把我放下来,去给遗爱小姐披一件衣服……”

    宫斯寒微微侧头,淡淡地笑着。“我去给别的女孩子披衣服,你不会觉得心里不舒服吗?她的嫂子在,不会冷着她。”

    宫斯寒背着林可转身往“帝都大学”校门口走了。“我答应过你会收敛自己的性子,就会做到的。不管以后你会不会进我家门,总之在我们是男女朋友期间,我会对你好,十足的忠诚是应该的。别多想,她只是阿苍的妹妹,我的妹妹。”

    有风吹来,将伞端的雨水吹进伞内。

    林可擦了擦他脸颊上的雨水。“嗯,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不会胡思乱想的。”

    余生还未走到傅遗爱身边,就看见她转身钻进了玛莎拉蒂驾驶座内,玛莎拉蒂呼啸一声开走了。

    “……”

    宫媚儿从车里下来,正好碰上刚刚到的秦双双。

    保时捷里,紧跟着秦双双下车的还有秦吕林和厉楚楚。

    “生生儿。”宫媚儿大大咧咧地朝余生喊道。

    正在给厉楚楚撑伞的秦吕林,手上的动作蓦地一滞,便将雨伞扔给了厉楚楚,打开驾驶座准备进去。

    就听见秦双双说:“三哥,反正以后要见生生儿,现在见,总比在订婚宴上见的好。既然答应了和厉楚楚在一起,想必三哥你也放下生生儿了。生生儿现在也过得很好,不如你和厉楚楚去跟她打个招呼,以后大家做朋友。”

    余生将视线从傅遗爱的车影方向挪开,转身就看见宫媚儿这个沙雕在雨里蹦蹦跳跳朝她挥手。

    她朝她笑了笑。

    随即她又看到了站在宫媚儿身旁的秦双双,以及秦双双对面的厉楚楚和秦吕林。

    厉楚楚将雨伞撑开,走到秦吕林身旁,踮着脚将雨伞撑高。“吕林,双双说得对,既然你决定和我订婚,就应该先把自己的感情问题处理好。不然日后我会在意的,你说对不对?”

    秦吕林偏头看了她一眼。

    厉楚楚轻言:“你喜欢她我没意见,一辈子念着她我也不在意。但是在外边你得装出个样子,别看到余生就乱了套。”

    秦吕林这个人看起来稳重,能做总统御用翻译官的人绝对不会差。但是他有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一看到余生就没了头绪,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撞。

    秦吕林顿了一下,而后扬起温温的笑容接过厉楚楚的伞,和她并肩走着。

    秦双双朝余生跑过去,跑到她身旁,将自己的伞收了起来,钻入她的伞下。伸手拿过她的伞柄,“我来撑伞,不能让我的女人受累。”

    余生笑着白了她一眼。“以前是谁说要做我的女人?这么快就反受为攻了?”

    秦双双拿臀撞了一下她的臀。“还不是因为你嫁给傅擎苍之后就变得女人了么,那你就是受了。”

    宫媚儿:“嫁了人就会变得小女人吗?傅少爷喜欢生生儿是因为她小女人会撒娇,那白先生是不是也喜欢小女人……”

    余生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