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傅擎苍,你别这样(五更)【答题】(第1/2页)
    夜晚,主卧阳台。

    傅擎苍靠在沙发床上,余生侧身枕着他的腿,蜷缩着身子。

    晚风荡起少女鬓角的碎发,男人垂着眸子,将少女的发丝缠绕在自己食指上,一圈一圈,玩得兴致正好。

    “生儿,今天谁给你送情书了?”

    余生半眯着眼睛,鸿园空气好,环境安静闲适,躺在他怀里安心舒服,伴着夜风,她都快睡着了。

    瞌睡虫上脑,余生懒懒地拉长调子,“是……一个叫上官墨的吧。”

    傅擎苍低下头,亲了亲她的耳朵。“你觉得他长得好看吗?”

    耳廓被他亲了一下,余生觉得浑身打了一个颤。他又特地放低了声音在他耳边轻哼,将少女的呼吸打乱,让她从昏昏欲睡中醒过来几分。

    翻了个身,一双小手扒着男人胸前的浴袍,求生欲特别强。“没看,不清楚。”

    “他是上官家儿子辈里最小的,上官老爷子花甲之年的老来子。前几年过年的时候爷回帝都,他和上官霆在军区大院吃了顿年夜饭,见了一次。”

    余生扒着他的浴巾,无意识便把手伸了进去,指腹在他胸膛上打圈。“上官霆是四姑的丈夫,他就是傅爷你的姑父,那上官墨就是姻伯父,就是傅爷你的叔父。哎,这个小子比我们辈分还大呢。”

    傅擎苍抓住她不安分的手,“爷说的不是这个。人传上官家族男人代代清秀俊美,到了上官老爷子这一代,他的四个儿子都长得不错。长得最像上官老爷子且最俊的是老三,可惜他年少去世了。而其中最温润的就是老四上官墨,生儿你以前不就喜欢这种款式的男……”

    余生直起身子就重重地堵住傅擎苍的嘴,学着他霸道的样子,轻轻地在他唇上咬了一口。

    瞪着美眸嗔了他一句:“不许再提他。”

    傅擎苍这厮是要把秦吕林记一辈子了?看到谁都能想到他。

    “不提,但你的吕林哥哥最近又不太平了,好像又要整幺蛾子出来。”

    “不是我的……”

    男人垂眸盯着她,他的每个眼神都落在她的脸上,下移,落在她的身上。每一个眼神好似染上了无尽的暗色,如此刻的夜空般深邃不见底。但却让余生心跳加速,尤其现在是晚上,四处安静,只有他们两个人。

    感官像是被无限放大,感觉更是明显。

    她将自己的手从傅擎苍手里抽了出来,别过头。“再这样提秦吕林,我就要你把秦吕林娶了,让你天天看着他。还有,你别盯着我看。我要进房间睡觉了,不和你胡扯……”

    余生刚从沙发床面上坐起身,就又被他按了回去,直接按在床上。男人眸色深深似海,好像能瞬间将她拆骨入腹。看着她,低低地笑了一声,“不盯着你看,爷应该看谁?你舍得让我看别人?”

    少女指尖微缩,总觉得他是故意把声音放低撩拨她。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这样说话,嗓音低哑性感,十足的在勾引人?

    不过从她对他的了解,常年在军队,性格偏执的傅擎苍,是不知道怎么撩妹的。

    不然平时也不会因为她说的几句土味情话,在抖音上学来的情话段子就开心好长一段时间。

    不过正因为他不自知的放魅力,才最令人承受不住。

    余生精致的小脸泛上嫣红:“傅、傅爷你别撩拨我,作为一个优秀的军人,你应该严肃言辞和我说话……”

    傅擎苍又往下压了一点。

    两个人都穿着浴袍,肌肤贴得很近。他身上独特的男性气息,仿佛通过晚风熏染到她的身上。

    她把头别了过去,立马又被傅擎苍转了过来,被迫与他对视。

    眼神的纠缠,呼吸的暧昧,余生本就红起来的脸被他看得愈加发烫,还有点发慌。

    微凉的夜风,此刻吹拂在少女的脸颊上,没有一丝一毫降温的效果,反而让她觉得更热了。

    她又没喝酒,怎么感觉要醉了?

    傅擎苍突然低下头,余生惊地出声:“你又欺负我……唔!”

    不等她说话,嘴就被男人给封住。

    余生在他身下蜷缩着,说是被他吻到颤抖也不为过。她身体紧绷,身的感官在露天安静的夜晚里,随着唇瓣间的缠绵逐渐放大。整个人完被动,从头顶热到了脚底。

    傅擎苍就这么压着她,薄唇紧贴着她的唇瓣来回舔,然后轻轻张嘴,讯速地探进她的口腔,勾着她的舌尖一步步吮吸。

    和以前那股霸道不同,他的力度虽然还是那么重,但速度放缓了很多,像弹钢琴曲一样,一步一个脚印水到渠成。将她一点一点,从昏昏欲睡撩拨到内心空虚。

    少女止不住声地嘤咛出来,扒在他胸前的两只手早已无力地垂在他手臂旁。因为情动,她的指腹不停地在他手臂上滑动,像猫爪子挠痒似的,挠在他心口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