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4他有点太刺眼了(二更)(第1/2页)
    少女撅了噘嘴,面露不甘地将手从男人的胸膛上收回来,眼眸微垂。“哦,那等我养好精神再睡你吧。”

    她的语调不似平日那般清脆,带着星星点点的小委屈。表面上因为得不到而落寞,实则心里暗喜,把他哄好了就是最成功的事儿。

    她的手还未来得及完收回,便被男人握住拢进怀里。他垂眸看着她,深邃的眼眸像是雨滴落在翠绿的湖面上,荡起一层又一层的柔情水波。

    “想要?”

    他的声音本来就低沉,此刻特意放缓放柔,明显带着撩拨。磁性的嗓音,撩得人身体都酥了一把。

    余生微微抬头,将男人的五官一丝一毫地装入眼内。眉宇间温和,五官的轮廓因为他身体的放松也显得温良许多。

    可能因为他常年待在部队的原因,总是能给人一种“一本正经”的错觉。不管什么词儿从他嘴里说出来,无论说得多么暧昧,当你抬头看他的时候,总觉得这句话就该是这么回事儿,而且还挺有理的。

    他是装的一本正经,还是真不知道自己随随便便说的话到底有多勾人?

    以前在军校的时候,他也会撩拨她,但那种撩拨只能说是青春懵懂,情感悸动的暗示。心里会因为他的话语而紧张,也会有期待。

    随着时间累积,他越发成熟稳重,内敛放旷。就算只坐在那,什么都不做,什么也不说,就能吸引很多人。

    难怪明知道他性格古怪,无法靠近,还是有那么多女人争先恐后地想要攀上他。

    攀的不止是他的权势,还有他的美貌呀。

    美是人间不死的光芒,他的光芒有点太刺眼了。

    余生靠在他的手臂上,他的手臂一向很有力,她靠起来很有安感。“对呀,才一天没见就想你了,以后日子这么长,一辈子呢,可得天天粘着你,你会被我烦死。”

    “爷被你烦死之前先把你摁在床上弄死,一起死。”

    这是明骚,明骚!

    自从姨奶奶生日,他被黎翼刺激,过分的生气。扬言并身体力行要把她干死之后,傅擎苍真的变得有点骚了。

    余生耳根一红,握着拳头轻轻在他胸膛上锤了一下。

    “爷现在准备好了。”

    “准备什么?”

    男人将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大腿上。“你说的你不睡~觉,要睡~我。爷要不要先把衣服脱了,这样你睡起来方便一点?”

    “不不不,我不是……”少女第一反应便是将手撑在傅擎苍胸膛,将自己与他隔了一些距离。“……不是这个意思,真、真不是。”

    乖乖,她现在一看到傅擎苍,尤其是他冲她不怀好意笑的时候,她都能联想到从姨奶奶生日宴会回来的那天晚上的事儿。隐隐觉得,她的大腿根是痛的,腰是麻的,脑子是空洞的。

    她无法形容那晚的惨烈,可以说是她有史以来最惨的一次,一会儿冲到销魂蚀骨的最高峰,一会儿落到酸疼麻木的最低点……

    看着怀里的少女一点点往后缩,一双细胳膊抱着她自己,宛如一只受惊的猫咪,将爪子扒在自己脑袋上,怂成一个团团。

    傅擎苍低低地笑了。

    “又装死!”

    余生在心里白了他一眼,明面上还是畏畏缩缩的,将自己缩成一团窝在男人怀里。

    **

    因为过两天就到了白芍清父亲的生日,余致远要她和傅擎苍一起去“锦城”出席。于是趁着她装晕受伤这层波浪,和军校的教官请了个病假。

    大白天的,余生没让傅擎苍光明正大地进女生宿舍。

    毕竟这是军校,要是余静好又出来乱说话,煽动那些嫉妒她的人,将“公平”“正义”“军人”等字眼搬出来……傅爷明面上的军衔是国家授予的,还是得注意言行。

    余生回寝室换了衣服,穿上自己的小裙子。书包里放了一把钥匙一张门禁卡,背好便准备离开。

    “嫂子,你请了几天假呀?”正午休醒来的傅遗爱,趴在床头,一颗脑袋搭在床沿上,望着余生。

    “三天,后天去锦城,大概大后天就能回来。”

    秦双双“砰”的一声将门踹开,拿着一张书写纸气冲冲地走了进来,又踹了一脚门将它关上。

    她走到桌子旁,将手里的纸张拍在桌子上。“余静好那东西和教官说东说西,把遗爱换到她们那一组去了。最后的考核穿越人工森林的团队赛,遗爱不是咱们组的了。”

    “什么?”傅遗爱从床上坐了起来。

    “对啊,那个死女人是上午抢床位没成,现在又来抢人了。分组的时候她跟教官说,虽然咱们组有老五和我,两个人身手不错。但生生儿才晕倒,又说她跟生生儿一起长大,知道生生儿身体羸弱不堪,再加上大小姐宫媚儿,若再有一个你,我和老五顾不来。说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