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2傅爷我疼(六更)(第1/2页)
    黎曼忝见黎曼甜装哭的模样,扯了扯嘴角。“小翼还年轻,又不急。”

    “是啊,又不是你的孙媳妇儿被抢了,你当然不伤心。黎曼忝,你年轻的时候处处和我争,现在老了还和我抢,连孙媳妇儿也要抢,你是不是人啊?”

    黎曼忝:“我当然是人,总比你像老母猪带套,一环套一环的装傻充楞。沙雕小甜甜,也不看看自己多大年纪了,甜甜……”

    黎曼甜:“哇……老头子她欺负我,这个智障骂了我一辈子,我本来两三百的智商都被她骂到两百零几了。”

    傅老夫人翻了个白眼。“你这个沙雕,说话不经过大脑,一遇到芝麻大的小事就兴奋地没了脑子。我到时候看看有哪些补脑的药,都送过来给你吃。”

    黎老太太直接扑进黎老爷子怀里,“关你毛事?我就算脑缺都有我家老头子照顾,我永远是我老头子的小甜甜。哪像你,性冷淡的智障。”

    “傅雄风!”

    傅老爷子吓得金丝框眼睛都掉了下来,也不管眼前花了一片,直接跑到傅老夫人身旁。

    还没等他将眼镜戴上去,身旁的黎曼忝挽住他的手臂,自己钻到他怀里。冲着面前的黎老太太骂“你他娘的才是性冷淡,没看到我多爱傅雄风吗?没看到傅雄风他娘的多爱我?”

    傅老爷子感觉自己到达了人生巅峰。

    他其实还挺喜欢这两姊妹疯疯癫癫吵架的,因为黎曼甜性格像软妹,喜欢撒娇,每次骂不过黎曼忝的时候,她就跑去她男人怀里。

    到那时候,黎曼忝心里不舒服,就想着她还有个男人,于是就会把他拉过来。

    黎老太太觉得委屈了,她抬起头望着黎老爷子,摇了摇他的手。“老头子,快点说你爱我。”

    黎老爷子扶额,拍了拍黎老太太的肩膀。“别闹了,去宴会厅。”而后拄着拐杖离开了。

    “哇……老头子我不是你的小甜甜了吗?你每天晚上陪我睡觉觉的时候,都会喊我小甜甜的。”

    黎老爷子的步伐明显又加快了,就像是在躲避瘟神一样。

    黎曼忝从傅雄风怀里出来,朝黎曼甜笑了笑。“沙雕小甜甜,妹夫受你死皮赖脸这么多年,真为他悲哀。”

    黎曼甜转过身,指着傅雄风。“智障黎曼忝,姐夫受你冷淡脸这么多年,真为他悲哀。”

    傅老爷子也拄着拐杖默默跑了。

    黎父黎母随着他一块儿跑了。

    “黎曼甜你……”

    “嗯……”

    一道暧昧无比的声音从房间里飘荡出来,因为门被傅擎苍踹坏了,那扇房门便只是虚掩着的。

    一瞬间,傅老夫人和黎老太太都安静了。傅遗爱站在唐容君身旁也不说话,一条走廊陷入诡秘的寂静。

    “傅擎苍……嗯……”

    “你把你老婆干死了你就没有老婆了,唔……你轻一点……”

    傅老夫人推了一把黎老太太。“不准听了!”

    黎老太太咳了两声,拉过从走廊另一头走过来的服务员。“这里的房间和走廊不准外人踏入,在门口放块正在维修的牌子。”

    “好的老夫人。”

    黎曼忝拉黎曼甜走的时候,黎曼甜还偏过头望了一眼房门,嘟囔了一句:“好不容易看中的小姑娘就被你挖走了。”

    “你留心帮小翼好好找不就成了吗?余家另外几个小姐也不错,余清歌就挺不错的,大家闺秀举止端庄,而且还没有小姐脾气。”

    “你少得了便宜还卖乖,抢走我孙媳妇儿,现在跑来装好人。”

    “沙雕小甜甜,你又要和我吵了是吧?”

    “你说谁沙雕?你个智障。”

    唐容君拉着傅遗爱果断地走了与她两不同的,通往宴会厅的另一条通道。

    “……”

    余生闭着眼,浑身直打摆子,说话断断续续,不停地打嗝。

    她还不依不饶地说着:“你要重振夫纲你振,你别太用力把你老婆给振没了。我告诉你,这世界上除了我没人会嫁给你的,因为……”

    他突然又加重了气力,余生差点没回过气。

    “因为什么?”他的声音低沉有力,不再像之前那般冰冷骇人,其间还透着几分情动的性感。

    余生喘着气,扒着他的手臂想要坐起身,却被他压得死死的,完动弹不得。“因为、因为我变成鬼都要缠着你,你看看你能不能娶到另一个老婆。弄死我,你就守寡一辈子……”

    “好。”傅擎苍真的被她气笑了,勾着嘴角,半跪在她身前,伸手握住了她的脚踝。

    敏感的脚踝被男人带茧的指腹一抓,余生立马打了一个激灵,一股不好的念头化成一道强烈的冷意,从她的脚腕直接冲到尾椎骨,冲上了脑袋顶,最后浮在心尖上,她本能地咬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