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2我带你看哥哥最爱的东西(四更)(第1/2页)
    余生粗略看了一眼开着落地窗的阳台,穿过客厅去了餐厅。

    雕漆檀香木餐桌上,摆着一个包装精美的蛋糕,蛋糕旁立着一大束玫瑰花,是黑玫瑰。

    今天晚上,别墅里一个佣人也没有。安静得有些奇怪,偌大的别墅,仿佛一座沉睡的孤岛。

    背后,拖鞋擦在瓷砖上的声音一点点传入余生的耳廓。

    傅遗爱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吃了两口。“余生,你怎么无精打采的?难道是秦吕林受伤,你心疼了吗?既然心疼的话就待在医院照顾他,跑回来做什么?反正哥哥现在不在国内,也不知道你去照顾旧情人。”

    余生对她的话没有半点反应,依旧拿后背对着她。

    傅遗爱倚在门框边上,额头上戴着一个兔子眼罩套。“做人要懂得珍惜,不懂珍惜的人不配拥有幸福的。余生,我认真地问你一个问题,你喜欢哥哥吗?一点点,就一点点喜欢有吗?”

    少女依旧没理她,矗立在餐桌旁,眼睛一味地盯着那束花和那个蛋糕。

    “你不理我也没关系,我也知道你平日里对我笑笑,也是装腔作势讨好哥哥而已。我有办法让你承认。”

    傅遗爱把苹果放在餐台上,“当一个女人看到自己在乎的男人对别的女人好时,吃醋,是第一反应。”

    傅遗爱走到余生身旁,拉起她的手腕。“我带你去看个东西。”

    没等余生开口答应,傅遗爱就拉着她出了主楼,坐电梯去了观景台上,走进缆车内。

    缆车门开了又关,从主楼旁离开,徐徐朝山上移动着。

    “鸿园”夜间照明系统很好,坐在缆车上,可以纵观每一号楼层的模样。

    “去哪?”余生望了一眼窗外,偏头对上傅遗爱的眼睛。

    傅遗爱坐在余生对面,望着底下的夜景。对上余生不冷不热冷淡无温的眸子,傅遗爱立马偏过头,略心虚地攥了攥手。

    “到了你就知道。”她装着白止那般冷漠的语气回答。

    缆车开了将近二十分钟,稳稳地停在标有“八”字符的观景台上。缆车门随着停稳的动作缓缓打开……

    一股冷风,直接从外灌了进来。冷得傅遗爱打了个哆嗦,只穿着一条连衣短裙的余生,手臂上也泛起了鸡皮疙瘩。

    傅遗爱搓了搓手,往余生的身旁凑近了点。

    迎着冷风,二人走出缆车,进入观景台的电梯。直升电梯由上而下,很快就把她们两带到地面上。

    “应该带件棉袄来的,来一遭会不会感冒?要是感冒了,非得好好惩罚白止。”傅遗爱一面嘀咕,一面走出电梯。

    余生走出电梯,入眼的就是所谓装有红色紫外线的八号楼。

    八号楼的地势很高,但是楼房却建筑在山窝里。三面被大山包围,正对着她的,是八号楼的门面,一扇古时风格的石板门。

    以前春嫂带她参观“鸿园”时,只看了前七栋房子,那七栋很高,占地面积也十分大。而眼前的八号楼,对比而言只能用玲珑小巧形容。

    就像一间平房,窝在三面山之间。

    参观的时候,春嫂没让她来,说是“鸿园”在设计之初只有七栋。这第八栋是两年半前才完工的,建筑的安系数不高,且那处地势阴寒,她的身体弱,就不让她来了。

    “走呀,一直站在这里会感冒的。”傅遗爱走了十多步,转身却发现余生还站在原地。

    余生把视线收回来,冷风不停地刮在她身上,整个身体渐渐凉了起来。

    八号楼的入口有两只琉璃金凤凰,屹立在门口。

    凤凰之间是一条鹅卵石铺就的石板路。

    傅遗爱缩着身子匆匆跑到门口,对着入口处的一个监控摄像仪使劲儿眨眼。嘴型不停地说:“白止开门,开门。”

    唤了两句,八号楼的门自动打开。

    沉重的石板摩擦在地面上,发出轰轰的响声。

    大门开了一半,余生走到傅遗爱身前……一股更加寒冷的风,如同冰霜打在二人的身上。

    令两个露胳膊露腿的少女,身子都抖了起来。

    大门完开了,傅遗爱一眼看到的就是门后的玛瑙墙面上,挂着两件厚厚的大棉袄。

    她立马跑上前,将棉袄取下来,把自己裹得紧紧的。转身,把另一件披在余生的身上。“穿好,里面冷。”

    入余生眼眸的,不是玛瑙,琉璃柱和水晶石。而是狭且长的过道中,堆砌而成的冰墙。

    傅遗爱走在前面,余生走在她后面。

    她警觉地伸手碰了一下冰墙,机关倒是没有,只是这冰墙,似乎有一两米厚。

    她走得很慢,一面走,一面抬头四处张望着。并没有发现红色紫外线,一路顺畅,无阻。

    傅遗爱转身,见余生慢吞吞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