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岁月将变得毫无意义(第1/1页)
    余生费了好大劲儿才把自己的手臂从秦双双手里抽出来,这萝莉喝醉了酒,发起酒疯来,劲儿真心大。

    “乖,我走了,秦立照顾你。”

    起身时又对秦立嘱咐:“别让她喝酒了,要是管不住她,就给她塞颗安眠药,让她睡。”

    “好。”

    吩咐完这些话,余生却没有胆子抬头去看男人那张冰冷的脸。

    只能,他转身走,她就跟在他身后走。

    乖巧得不行。

    悠长的走廊,柔黄的灯光静谧洒下。

    男人突然停下,少女缩着脖子继续往前走,一不小心撞到了男人的后背,踉跄退了两步。

    这恍惚间看到,傅擎苍穿的是拖鞋。

    美眸睁了睁,再次定睛看了几眼。

    这厮穿的还真是拖鞋,身上也只是披着一件浴袍。

    是因为她急急忙忙出来,他担心她,出来找她,连鞋和衣服都顾不得换了吗?

    赤黄色的灯光洒在周身,余生突然觉得心里很温暖。

    就好像,有个人在为自己担忧,怕自己受伤似的。

    少女昂起头:“傅爷~”

    脸前一阵凉风袭过,头晕目眩,上下颠倒后,余生已然发觉自己被傅擎苍抗在肩膀上。

    从“云端之上”VIP通道下楼,直步大门口,走到迈巴赫车前。

    白止拉开后车门,傅擎苍把余生扔了进去,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

    “你喝酒了。”

    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

    余生坐正,就听见男人这句话,忙地解释起来:“是,是陪双双喝,她心情不好。”

    陪酒……那么匆忙跑出来,车速飙升两百码以上?

    “傅爷生气了?”余生悠悠地凑近。“傅爷不喜欢我喝酒,那我以后一滴酒都不沾。”

    男人没有说话,靠着后车座,闭上了眼睛。

    余生撅了噘嘴,撇眼再次看了看男人脚上的拖鞋,一抹油然而生的笑,悄悄地爬上了少女的脸颊,溜进了少女的心房。

    路上,没有交谈。

    迈巴赫开了一刻钟,最后没有开进地底车库,而是在“鸿园”的林荫道停下。

    余生望了眼窗外,本想说一声“怎么不开进去?”,就看见白止熄了火,打开驾驶座的门,抽了钥匙便箭步离开了。

    径直走去了“鸿园”别墅里。

    余生:“?”

    “下车。”男人突然开口。

    余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睁眼的,听到他开口说的话,下意识地偏头,就已经看到男人从车子里出去了。

    她连忙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偌大的人工喷泉,两米五的白色水柱往上冲着,响彻哗啦啦的流水声。

    四周石柱上的明珠,照亮四方的景物。

    偶尔吹来微风,荡起少女的裙子。

    “傅爷,咱们,咱们不进去吗?”

    这喷泉,有什么好看的?

    站在楼上的阳台上,照样能看到,还是俯瞰,看到貌。

    就在余生独自哼唧的时候,背对着她的男人,低沉的声音伴随着喷泉的流水,缓缓淌出。

    “爷以前确实爱过一个人,很爱她。爱她强势嚣张的样子,也爱她装腔卖乖的样子。她所有的样子,都刻在爷心里,已经没办法擦掉了。”

    就算把她的东西部收起来,就算他努力把自己的心,一步一步地转移到余生的身上。但是,不可否认,他依旧忘不掉她。

    如果能轻易地忘掉一个曾经深爱过的人,那么岁月将变得毫无意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