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愧疚(加更)(第1/1页)
    秦敖捋了捋上官玲额前的细发。“若不是为了顾大局,我不会让吕林参政的。徐尧和楚媛已经被我牵扯了进来,吕林阿立和双双,活得平平凡凡最好。”

    上官玲“嗯”了一声。

    良久,男人忽地低下头问:“余嗣久可以担任御用翻译官的职务么?”

    上官玲抬头,望着男人那张经过岁月洗礼的脸。“应该可以的,虽然花心了点,但能力还是出众的。代替吕林,应该不会对大家的筹划有什么影响。”

    ……

    “余氏集团”。

    “科迪赛格”停在“余氏集团”门口,余致远下车,朝公司大门走去。

    “董事长。”门口经理问候。

    “嗣久在公司吗?”

    “总经理在,应该刚下会议。”

    余致远坐电梯到总经理办公室,余嗣久见到他,放下手里的文件,起身。

    “爸,您怎么来了?有什么要紧事吗?”他绕开桌子,朝余致远走去。

    余致远倒不像以往检查业绩,一进来就坐在沙发上,等着他把资料送过去。

    而是,站在原地,看着他走过来。

    不怒却自威的脸上,浮现几抹愧疚的神色。

    “嗣久,希望你可以原谅爸爸。”

    余嗣久立马弯腰扶住余致远,将正欲颔首鞠躬的余致远扶正。

    “爸您在做什么?您给我道什么歉?这么大的礼,我会折寿的。”

    看着眼前这个二十五岁的大男孩,余致远的喉咙上下滚动了一番,一股涩涩的情感浮上他的心头。

    “嗣久,我用余生做交换,让秦吕林把御用翻译官的职务转交给你。你接替后,必然会卷入官僚政府里。”

    “对不起,叔叔答应过你爸,要护你一辈子平安的。”

    当年,薛域替他挡了一枪。临死前,把他仅有的十岁儿子托付给他。

    因为救命之恩,他很细心地照顾余嗣久,倾尽最好的栽培他。

    如果他再薄情一点,忘恩负义一点,他从一开始就能把余嗣久朝“御用翻译个”这个方向培养,毕竟余嗣久资质很好。

    但是,他做不到。

    没有薛域,他十五年前就死了。薛域唯一的儿子,他有责任保护他。

    让他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一辈子平平安安。

    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他宁愿继续拆散余生和秦吕林,也不会把余嗣久牵扯进来。

    “嗣久,对不起。若不是余家只有我和你二叔余良华两个男人,叔叔不会让你蹚浑水。叔叔很自私,为了余家的利益,为了让余家更加稳固,将你拉进了官场。”

    “没事。”余嗣久扶他坐下。

    余致远说了一大段话,他一句都没听进去,只听清了那句“我用余生做交换。”

    意思就是,他用余生和秦吕林换了“御用翻译官”这个职务?

    那么说明,余生要离开“余家”,嫁给秦吕林了?

    男人慢慢坐下,语气冷淡:“爸,不用自责。从您收养我那天开始,我就是余家的一份子,是余家的大少爷,余家的家族利益与我息息相关,我有义务让余家更稳固。”

    余致远拍着他的手背,心里还是泛起一阵又一阵的愧疚。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