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3命案现场,她回来了(第1/1页)
    宫斯寒十分认真地给他们两在前面带路,却不曾想到,后面已经是堆积成山的狗粮等着他去吃。

    “从这上楼,就在三楼尽头的办公室,死的是个在职医生……”

    宫斯寒一面说,一面转身过来。

    却看见……

    身后不远处,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拥着一个玲珑小巧的女孩儿。女孩儿戴着口罩,只露出一双眼眸,但光瞧着她的眼睛和身段,就能猜到这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

    女孩看起来极害怕,一个劲儿紧搂着男人。

    宫斯寒愣在原地,睁大俊眸看着他两朝他走来。

    傅擎苍,你变了!

    带人家小姑娘来这种阴森森,死过人的医院,就是想让别人害怕,然后你有机可趁地抱她。

    这就更让他好奇,到底是哪家的姑娘被傅爷看上了。

    宫斯寒走到余生边上,笑道:“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你怎么招惹到咱们傅爷,到这鬼地方来受惩罚?”

    余生掀开眼帘:“你当我是酒吧的小姐,供你查户口吗?最讨厌你们这种贵公子,油里油气搭讪女孩子的模样。”

    一旁的傅擎苍,很满意地勾了嘴角。

    “哎哎,阿苍,这女人太不给面子了,你得……”

    宫斯寒的“好好教训下她”,在看到傅擎苍那抹笑的时候,咽进了肚子里。

    然后,乖乖闭嘴。

    余生抿了抿嘴,清亮的眸子闪烁极美的光芒。

    听得出,宫斯寒是要傅擎苍好好管教管教她。

    宫斯寒和傅擎苍关系应该很不错,能随意拍他肩膀,称呼他“阿苍”的人,不是亲人,就是挚友。

    保不准傅擎苍真的会替他教训她。

    因为,在他们男人眼里,女人如衣服,兄弟才是手足。

    何况她是倒贴傅擎苍,他还不要的女人。

    余生往傅擎苍怀里钻了钻:“傅爷,我怕。”

    宫斯寒:“……”

    她就这样平安无事地抱着傅擎苍走到了三楼。

    “死者和之前死的人一样,都是左胸口被利器所伤,流血过多而死。很惭愧,那利器这么久了,我都没想出来是什么。”

    宫斯寒是享誉国际,最年轻的医圣。国家或国际上发生难以破解的命案,或是医学麻烦时,他就会懒洋洋地插一手。

    比如这件连环杀人案。

    连他都没想出来的凶器,就更加没人想得出来。

    所以,这案子从三年前开始,变成一件凶器不知,凶手不知的悬案。

    死者办公室的门越来越近,一扇木质的老式门,上面似乎还染着血迹。

    是她,一定是她。

    傅擎苍走在她身后,停下脚步。

    望着女孩儿的背影,傅擎苍眯了眯眼。这背影,看起来有些沧桑,凝聚了一种历经时间锤炼,参透生死后的冷漠。

    他很疑惑,一个十八岁的女孩子,为什么会有这种举态?

    余生盯着办公室的门,往里扫了一眼。

    整洁的办公室,地上连一张纸都没有掉落,没有打斗的痕迹,什么都没有……

    这恰恰说明,凶手很厉害。

    是啊,她很厉害,很果敢。身上有着超乎常人的冷静,仿佛万物在她眼里,都不值得一提。

    “死者的伤口很小对吧?”

    “小姑娘你见过?”宫斯寒反问。

    余生摇摇头。

    她没见过,这三年来她想见见那些受害人的尸体,可惜被余致远看管得太严,这次若不是傅擎苍,她也来不了案发现场。

    宫斯寒疑惑地看了一眼傅擎苍,见他脸色平淡,便又把目光放在余生脸上。

    那双看似清澈,却又浑浊的双眸。

    “确实,伤口很小,仅两三厘米。但用扩容器打开,却能直接看到死者的心脏。”

    这种变态的杀人手法,一个两三厘米的口子,几乎在五分钟内可以放干一个成年男性的血……

    因为那根利器,精准无误地刺进心脏的大动脉,抽出来的时候,再次精准划开一道细小的口子。

    受伤之人,必死无疑,没有生还的机会。

    是她,她来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