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6男人的直觉(六更)(第1/1页)
    “那我来查,你把手机给我。”

    白止认真地开着车,语调冷漠恭谨。“夫人,您的手机在您掉入湖里之后,随着您的湿衣服一块儿被您脱在湖里,现在应该被Costle游乐场的管理员打捞上来了。如果我把手机给您,那您依旧拿的是我的手机查询爷的位置。”

    “这样……和我拿着我的手机定位爷,有什么区别吗?”

    余生:“……”她真的很烦和白止说话,他太啰嗦了,一句话还总在一个调子上。

    她无奈了,“回鸿园吧。”往后一倒靠在车后座椅上,“要是傅爷不在鸿园,我再用电脑查他车子的位置。”

    白止本想再说一句“爷要是切断了迈巴赫的GPS定位,您就算拿卫星定位也没有什么用。”

    但他突然又忍住了,没说。

    只因为男人的直觉告诉他,爷就在鸿园,在等着夫人回去负荆请罪。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只是突然感同身受,如果他是爷,那他一定就是这样的。

    明明他是个比宋之遥还机器的人,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几次都能感同身受爷和夫人的感情问题。

    **

    帝都医院私人大楼的病房里。

    这栋房子是“帝都医院”远离街道最远的楼房,里面每一个病人不受外界打扰,环境很安静。

    余九渊推开门,和秦吕林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白芍清一如既往坐在窗户边的单人椅上,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光秃秃的海棠树,这些由余致远种的,几乎生长在“帝都”每一处的海棠树。

    “妈,今天是大年初一,我和老公来看你了。”

    秦吕林不喜欢她喊她“吕林”,他说他喜欢听她喊她“老公”或者是“先生”。

    但她觉得“吕林”更加亲切,而且她喊了他十几年的“吕林哥”,一时间称谓变成“老公”,她还有些不适应。

    听到余九渊的声音,白芍清才一点点将目光从窗外的海棠树上挪开眼神,转过头,模糊的视线里印入女儿的脸。

    她朝她生硬地笑了笑。

    “天冷,其实不用特意过来。”

    秦吕林将果篮放在茶几上,温温地笑着。“岳母,您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们住在一起,我和九渊会好好照顾您的,让您安安稳稳地过晚年。”

    听到秦吕林这句话,余九渊心头一热,他没和她说过这些话的。

    有一句话不是说得好吗?

    爱屋及乌,只有珍爱妻子的男人,才会对岳父岳母恭敬有礼,视他们为自己的亲生父母。

    他莫非真的要和她好好过,是有一点喜欢上她了吗?

    等了这么多年,把他给等到了吗?

    余九渊抑制住心房的悸动,随着秦吕林说:“是啊妈妈,你和我回别墅去住,爸爸给我买的婚房很大,有你在我也开心。放任您一个人在这里,我始终不放心。”

    爸爸……

    想起余致远,白芍清的胸口莫名就疼了起来。她难掩其中的酸楚,蜡黄的脸色渐渐显露苍白,但还是被她强忍住了。

    她怕余九渊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