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1她是他心里最美好的东西(一更)(第1/1页)
    五分钟前,CT检查部内。

    余生拽着宫斯寒的衣服,听着他吐词清晰的“真的”二字。

    她抬起头,忧虑地扫了宫斯寒一眼,拽着他衣服的手也落了下来。“明明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偏偏为了一个女人把自己搞成这样。那个女人真的不值得他这么牺牲,不值得……”

    宫斯寒拧眉,“虽然你现在和阿苍是夫妻,我也不该拿别的女人来离间你两。但阿茶不一样,你不能说她。”

    余生嘴角扯出一抹苦笑,“你也觉得阿茶很不错了?”

    “觉得?”宫斯寒眯了眯眼,脸上玩闹的笑散去不少。“我和阿茶阿苍一起长大,她是我的挚友,跟阿苍一样可以两肋插刀豁出命的铁关系。阿苍喜欢她更甚于他自己,她是他心里最美好的东西,尽管你现在对他也很重要,但你和阿茶还不比不了。”

    “阿苍的优秀都是别人定义的,其实他最奢望的还是心里的那份美好。阿茶是他的青春,青春的爱恋到现在十五年后化成的执念,没有人可以用言语评价阿茶。你,也不行。”

    宫斯寒的话说得很不客气,这也是他第一次这么正经严肃地和她说话。

    宫斯寒,以前她经常整你呢。死了之后,没想到你还挺在乎她的。

    余生抬头朝他淡淡一笑,“我知道了。”

    看着少女脸上的淡笑,宫斯寒疑虑地蹙起了眉头,“我没有挑乱你和阿苍夫妻关系的意思,我只是小小地给你提一个意见。这些话不要在阿苍面前说,他看起来很强,百毒不侵的样子,但总归是有弱点的,他也会伤心。你在他心里同样很重要……”

    余生往后一退,平视着宫斯寒的脸,如往昔一般,勾着嘴角,一副痞气耍滑的假小子模样。“宫斯寒,如果我说我是阿茶,你会相信我吗?”

    宫斯寒甩了她一个白眼,弯腰拿过一双鞋就扔给她。“躺床上去,该睁着眼睛出去见阿苍了,他很担心你。”

    余生“哦”了一声,刚走了一步又被宫斯寒推了一把,猛地栽到床边。就听见背后他碎碎念:“十九岁的小东西还装阿茶,老夫掐指不算,她现在没死已经三十岁了。快躺上去,出去好好抱抱你家老公,被你吓的不轻。”

    余生爬上床,乖乖地掀开被子躺了上去,又将被子盖好。

    “对了,再和你说一下阿苍对深海深湖阴影的事。这是心理的一种障碍,就比方说一个人亲眼目睹自己的亲人在十字路口被轿车撞死,日后他或多或少会对十字路口和轿车有阴影。而阿苍是放大了这种阴影。”

    “上次在轮船那遭,他跳下海救你之后,心绪是不是有过低落?这就是心理障碍的一种表现,很多负面情绪会涌上脑子,就像抑郁症初期的状态。”

    余生望着雪白的天花板,思索了好一会儿。

    当时她坐在宴会厅的南角等他回来,他回是回来了,可看起来确实不对劲儿。

    抱着她,语气低缓得让人心疼,还一直问她:“生儿,你有没有怪过我?”

    就算她回答“没有”,但他那一声低低的“嗯”,显然夹着很多低潮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