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四章 不合规矩?(第1/2页)
    屋内红烛明灭闪烁,一阵飘摇晃动之后倏的彻底灭掉。

    整座殿内漆黑一片,却透着几分炙热的气息。

    地府万年不变的漆黑天空之上,却能够看到明显的阴云浮动,仿佛有骤起的狂风,在推动着。

    隐约间,似乎可以听到随着风儿传来的龙吟之声。

    以下省略不可描述部分一万字……

    东海,龙宫的楼阁之上,敖丙双目深沉的望着远方,那海天交际之处,某个渗人的海沟,那是通往地府的深渊……之一。

    “不甘心吗?”一个声音,忽然从他耳边响起。

    “谁!”敖丙瞬间回神儿,惊问道。

    却发现,自己身边,没有任何人。

    那个声音,是从他心底升腾起来的一般。

    心魔?敖丙脸色一变,皱眉沉思。

    不可能!他已经得道,怎么可能再生心魔?

    而且……这心魔生得还真是简单,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来见我!”那个声音并没有给敖丙解答,只是再次道。

    “来见我!”

    “来见我!”

    ……

    那个声音一直重复在敖丙脑海中回荡,让他有些痛苦,抱着脑袋跌跌撞撞,试图将这声音甩出脑袋。

    它是谁?为什么要去见他?在哪儿去见他?

    “三……三太子!”忽然出现的仆从惊讶的看着此时失态的敖丙,喊道。

    敖丙眼神一凝,从痛苦中清醒过来,但脑海中那个声音还在不断回荡,他不由得微闭双眼,强做镇定,冷冷看了那仆从一眼,迅速转身离去。

    地府,陈一凡醒来的时候,已不知过了多久,除了莫名的感觉有点饿,便是那磅礴游走的法力,他又突破了。

    第二重巅峰!

    是时候去找秦始皇讨第三尊鼎了。

    陈一凡正想起身,却发现行动并不那么自如,胳膊被一股重力压着。

    低头一看,只见一头青丝散漫,隐约飘来几许发香。

    娇俏可人蜷缩一团,像只小猫缩在自己怀里。

    原本漠然中带着几分凌厉与威严的双瞳,瞬间变得温柔起来。

    啊,差点儿忘了,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了。

    抬手为敖泠鸢顺了顺那一头散漫的发丝,又不自觉的掐了掐那略带粉色的脸蛋儿。

    手感不错,于是,他便像个孩子一般把玩得上了瘾,直到那张愈发被他捏得通红的脸蛋儿上,睫毛微煽,一双迷蒙仿佛还带着几分雾气的眼睛茫然睁开,盯着他。

    陈一凡心中暗叹一声,知道该收手了,心中略有惋惜,干咳一声道:“我们好像睡了很久,也不知人间如何了,我先去看看去!”

    因为前段时间,人间刚逢异变,这段时间内,还是什么大事都可能发生的。

    陈一凡自然也不是那么放心,毕竟,他这世的亲人在凡间,他也挂着护龙山庄庄主的职称,总得负那么一丢丢责不是?

    毕竟,他是个有责任感的男人!

    只是……不知道当初,是谁不惜冲动的拿整个地府做赌注,与玉帝叫板。

    在敖泠鸢茫然的神色中,陈一凡迅速起身离去,直到房门关上,敖泠鸢才揉着昏沉的脑袋,缓缓回神儿。

    旋即,脸颊却又不由自主的飞上两抹红霞,将被子拉过头顶,羞涩捂脸。

    ……

    陈一凡离开房间,随便叫了个鬼差问时间。

    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此时已经是一月之后了。

    当然,大部分时间,不过是在睡觉而已。

    在地府转了一圈,又听两个阎王汇报了一下最近人间地府的情况,陈一凡又踱步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此时,敖泠鸢也已经起床,一些鬼魂女侍在帮忙收拾残局,什么红烛之类的,肯定得撤掉啊!

    “我住哪里?”敖泠鸢坐在桌边喝着茶,高贵仍是那样的高贵,只少了一分冷艳,多了一分雍容华贵的气度。

    见到陈一凡出现,她放下手里捧着的茶杯,扭头问道。

    “这里!”陈一凡微顿,肯定的回答道。

    虽然他们都比较喜欢去人间浪,但作为酆都大帝,地府才是他的大本营。

    而如今作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按照规矩,敖泠鸢有资格在这里拥有一座单独的宫殿。

    不过……那是对其他的酆都大帝而言,他们皆喜遵循古风,妻子可以没有,什么神仙、妖怪、鬼魂的小妾可以有一堆。

    但对陈一凡来说,他又不打算娶别人,吃多了撑的分居啊?

    他是这地府的主人,敖泠鸢便是这地府的女主人,如果她乐意,搬到十八层地狱去住,陈一凡都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