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敢问路在何方(第1/2页)
    这是什么“神仙操作”?

    见自己众妖连手,竟也不能抵挡此人片刻,妖圣们脸色都刷的变得苍白,继而灰败。

    绝望!

    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绝望。

    也不等他们表现出自己此时是如何的绝望,陈一凡手中,生死簿再出手,一揽子将几个被封印了力量的妖圣给掳了。

    那园子都给安排好了,说是要把他们当宠物带回去养着,那就是要带回去养着,还能是开玩笑不成?

    “……”雷声停顿,嘶嚎声止,无论是仙还是妖,此时都木然的盯着陈一凡。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那边,天庭的神将们,又不由回想起记忆深处,那被某个无名强者支配的恐惧。

    那个怪物,终究是回来了吗?

    还是说,他从来没有逝去!

    短短十六年的时间,对这些能活千年万载,修个练、睡个觉就是几十上百年的仙和妖来说,实在是太短暂了。

    等他们知道那人陨落的消息时,陈一凡已经以与那人一样强大的姿态,只是换了个面孔,换了个性格,出现在他们眼前。

    就好像,那人从来没有逝去过,只是换了一具用弃的面具。

    “还在这里杵着干什么?一群废物,不该发挥一点儿自己的余热吗?”

    陈一凡瞥了身后呆愣的神仙们一眼,又看向明明刚刚还绿意盎然,而如今已经万木凋零,一片枯寂的秦岭山脉道。

    既然要调用神职的力量,力量属性自然也最好是与神职匹配的极阴。

    如此强大的阴力降临,所有被影响到的地方,都是万木枯寂,花草凋零。

    这就是人间,如今的人间一点儿也不适应那样强大的阴力破坏。

    这也是陈一凡之前不能直接召唤地府高级鬼差跟人大干一架的原因之一。

    搞成这样,他没办法恢复。

    现在能恢复了,但有这些神仙们在这里,他可不想去做那份儿苦力。

    “……”往日里高高在上的神仙们,此时都不由得紧了紧拳头,特别是一向有些心高气傲的二郎神。

    但是……回想起不久前支援地府时所看到的恐怖画面,他也是一点儿脾气都不敢有。

    在这个人面前,确实……漫天神佛都是废物!

    也包括,他自己!

    唯独这个人,就算骂他是废物,他也无法反驳。

    换做旁人,早已是一道三尖两刃刀插过去了。

    “我等不擅于此,当回天庭禀报玉帝,请陛下派些仙子前来恢复人间面貌。”二郎神沉着脸,说道,也算是挽回他们最后的尊严。

    “去!”陈一凡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漫天仙神像是松了一口气,匆匆离去。

    刚刚陈一凡一招降服六妖圣的场面,实在是让他们这小心肝儿打颤啊!

    虽说算是自己人吧?

    这心里,也莫名的没底儿。

    众仙神打道回府,对面的妖怪们可就要哭出声儿来了。

    我去!他们担心的神仙没能把他们怎么样,这半道儿上跑出一个狠人,把老大们给收了,这是要闹哪样啊!

    不是……他们现在该何去何从啊?

    敢问路在何方?

    片刻的惊疑后,小妖怪们一哄而散,四散奔逃,逃进了秦岭山脉当中。

    陈一凡回头看向他们,眼神微闪。

    逃?他今日来的目的,就是要给这些食人为乐,在人间四处搅风搅雨的妖怪们一个深刻的教训。

    妖食人,人食妖,终归还是弱肉强食,没毛病。

    但今生,他为人族,自然是站在人族的立场上,不会容许这些妖怪搅动风云。

    陈一凡跟了下去,追逐着这些四散奔逃,丝毫没有纪律可言的小妖怪。

    妖族本来就没有规矩可言,野兽般的本性,赤裸裸的强者为尊。

    如今,强者都被陈一凡给降服了,剩下些高不成低不就的小妖怪,那真是闷头乱窜,一点儿反抗的心思都没有。

    陈一凡也没有手软,这一刻,对他来说,这些妖怪就是野兽,还是食人的野兽。

    猎杀他们,与猎杀害人的豺狼虎豹没有任何区别。

    此时的秦岭山脉在阴气的影响下,明明没有被火烧,却到处焦黑一片。

    脚下,是枯枝腐叶化作的黑色泥土,一脚踩下去,便软软陷下,恶心至极。

    而就是这样漆黑的大地,却在迅速被大片大片的血色迅速染红,然后变得红黑相间。

    整个秦岭山脉,原先妖族六妖圣带众妖与天庭大军对战的云霞下方,都被鲜血染红,无数“动物”的尸体七零八落的散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