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倒霉催的狐狸(第1/2页)
    敲门的是敖泠鸢,陈一凡是自己家,因此直接闯了进来,她却不得不敲门,否则太没有规矩。

    有些规矩,她不在意,而有些规矩,她在意。

    刚与陈青云谈完,便见到敖泠鸢从大门进来,一时四目相对,空气有些沉寂。

    陈一凡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刚刚那样直接丢下敖泠鸢离开有些不好。

    但短暂对视后,他也没有作太多表示,只是对敖泠鸢道:“你在这里等我吧!就当自己家一样。”

    说罢,却是离开家门。

    陈青云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任由陈一凡离去。

    尽管是他,也不理解陈一凡此时的实力了,无法管,不敢管,特别是在此时,陈一凡一脸要去跟谁拼命到样子。

    陈青云确定那两个被自己击退的家伙,不可能是陈一凡的对手,因此没有阻拦。

    陈一凡都已经走出大门,敖泠鸢还站在原地没动,咬了咬下唇,莫名的觉得太过委屈。

    到现在,她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陈一凡不肯花费哪怕一分钟,先给她解释。

    “来!闺女,来坐!”旁边爸妈见状,连忙招呼道。

    敖泠鸢双手攥紧,终归还是成了龙宫识大体的公主殿下,对着两人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微微点头,道了声谢,又从容坐下,尊贵婉约气质尽显。

    这看得老妈一阵心疼,多好个姑娘。

    “闺女,你别介意,他这是气疯了,刚刚有坏人想要绑架我家小女儿,还给弄晕了过去……”于是,她连忙抓着敖泠鸢的手解释道。

    敖泠鸢闻言,有些惊讶,但也在意料之中。

    他这么急匆匆的跑回来,定然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儿了,也曾听闻他十分疼爱小妹,没想到……疼爱到令人嫉妒的程度!

    她从来没见他这么慌张过!

    不过,纵然心里有些不爽,敖泠鸢倒也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没有对此表达什么不满。

    “现在小妹没事了吧?我可以去看看她吗?正好来的时候也带了点儿上好的补药,说不定对她有用。”敖泠鸢笑道。

    既然陈一凡放心的走了,说明絮儿一定是没事了。

    龙宫什么都不多,只有对凡人来说难得一见的宝物,多不胜数。

    陈麓夫妻俩看着两手空空的敖泠鸢神色有些疑惑。

    敖泠鸢立刻拿过身边不远处的包,从其中掏出一些年份不低的好药来。

    灵芝、人参、龙涎草……

    夫妻俩对视一眼,这闺女……刚刚有拿包吗?

    “絮儿的房间在二楼,你跟我来吧!”

    敖泠鸢来到絮儿的房间的时候,她已经睡了过去。

    敖泠鸢走到床边,蹲了下来,趴在床边看着这个小小的人儿。

    她很普通,对敖泠鸢来说确实很普通。

    所以,敖泠鸢有些疑惑,为什么她能在陈一凡的心里占据如此重要的位置呢?

    唉!心中不由自主暗叹了口气,敖泠鸢对着这么一个小女孩倒还是生不起气来。

    只是抬手戳了戳絮儿软软的小脸蛋儿,这段时间生活过好了,长得有些胖嘟嘟的,皮肤也不复先前常年的通红,看起来跟个福娃娃似的可爱。

    这一戳,敖泠鸢的眼睛眯了起来。

    好软!心情莫名开始变好了。

    甚至也带着一点儿愤怒,这么可爱的孩子,谁能下得去手害她?

    泷水县一个小旅店中,一男一女两人急匆匆开了个房间,钻了进去。

    这让前台守夜的猥琐青年眯起了眼睛,打开电脑隐藏文件夹里的一个小程序……

    “你没事吧?”刚进房间,白昭便一下倒在了床上,殷红的血迹从黄褐衣上浸出。

    似乎察觉到什么,他还是勉力抬手,施了个小法术。

    于是,前台青年看到了他想要看到的小电影。

    大片的红色在雪白的床单上渲染开来,以至于着急扑过去的临安公主竟不敢碰他。

    “该死!那老不死的,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的实力?”白昭没有理会临安公主的关心,只是咬牙切齿的咒骂道。

    这跟他打探来的信息不符,更何况,如果陈青云有那么强的实力,这些年何必龟缩于一个小山村里,跟普通村民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甚至,还忍受其他村民的欺压?

    有这样的实力,他完可以为重振陈家奔波。

    “我太弱了!都怪我太弱了!要是我刚刚把那小女娃掳来,我们也不会如此被动了。”临安公主哭泣道,她头一次如此痛恨自己的弱小。

    她不会再眼睁睁看着他离开!

    “滚!废物!明明已经抓到了……”白昭正为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