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二章 说好的打人不打脸(第1/2页)
    那边,敖丙看着敖泠鸢塞到自己手里的丹药,一脸的苦笑。

    他缺的是这一瓶丹药吗?

    这小子有什么魔力,鸳儿才出来多久,竟开始紧张他了。

    不行,不能这样继续下去!

    敖丙看着敖泠鸢,神色沉了沉。

    世上有种人,叫妹控,世上有种欲望,叫控制欲。

    “你当真不跟哥回去?”敖丙没有在意自己还在淌血的手,对着敖泠鸢问道。

    敖泠鸢抬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陈一凡,倔强的微微摇头。

    “那此事,我便不管了。”敖丙转身便走。

    两句话的功夫,手上那可怖的伤口,竟就这么愈合了,龙族的恢复力,是真的恐怖!

    敖丙一走,他之前压制杨山德等人的威压自然也都松懈了,此时一群人才从地上爬起来,那一声龙啸仿佛还回响在耳边,引人耳鸣阵阵。

    这就是强者,举世无敌的强者!

    但这样的强者,竟也让陈一凡伤了,杨山德等人心中有些紧切,对陈一凡的实力,有了新的认识。

    当然,其实这也只是杨山德他们眼里的强者,顶多算是人间强者。

    三界之中,比敖丙强的人还有很多!

    不过,敖丙走的时候放言不管这事儿了,还是让杨山德等人频频对视,欲言又止,有些尴尬。

    敖丙要真不管了,他们至少还是要带走那些被挂在这里的地鼠门弟子的。

    地鼠门的长老,也在杨山德这一群人中。

    若就此作罢,只带走白剑心,传出去让人看了笑话。

    他们这些名门大派,出手还是要有排场的啊!

    不过,顺便赶陈一凡下山,却是不敢了。

    刚刚敖丙似乎喊陈一凡一声妹夫,如今敖泠鸢也还留在这里。

    听敖泠鸢刚刚与敖丙争执时的对话,似乎还是受到两人父亲同意的。

    不管他们多不屑陈一凡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子,至少人家这关系是攀上了,情况未明前,他们也得给陈一凡一些面子。

    毕竟事关水晶宫,就算陈一凡只是个吃软饭的,他们也不敢就这样欺辱他。

    更何况陈一凡自身的实力也是不俗。

    想到这些,不由让杨山德等人暗骂,这样的人,怎么就跟陶家公子混在了一起,就为了点儿钱?

    说出来他们是真不信!

    杨山德等人心里盘算着,龙轩这心里,也盘算着。

    现在的情况,他贸然上前与敖泠鸢攀关系,怕是要遭冷遇。

    于是,此时他只能作大度的样子,上前对陈一凡友善道:“虽然你还没有加入护龙山庄,毕竟长老们也对你发出了邀请,你若想,随时可以加入的。”

    “今日这事,我也站在你这边。地鼠门之人既然为了夺宝闯入你府中,技不如人被杀了也是活该,不过你就一直这样挂着,未免也让同道们看笑话。”

    “事情总要解决,不如就还依你先前的要求,一人一百万,让他们领回去算了。”

    “关你屁事!”陈一凡抬头看了龙轩一眼,撇嘴道。

    因为耗尽了阴力,正在恢复中,身体有些乏力,这话的声音也不大。

    但听在龙轩耳中,如同打他的脸,格外刺耳。

    从来没有人,这么跟他说话,还是在他示好的情况下!

    说好的伸手不打笑脸人呢?

    陈一凡心中却是暗嗤,你当老子是瞎子聋子不成?

    你特么看劳资媳妇儿的眼神儿都快冒出火来,刚刚还明显在对媳妇儿示好。

    现在又跑过来对自己示好,是真把自己当傻子了?

    又或者是以为自己也会跟他一样虚伪,一样虚与委蛇?

    呸!不可能!

    别的事还有可能,但这件事,绝不可能。

    他绝不可能给一个对自己媳妇儿有意思的人好脸色,假的也不行!

    陈一凡并未察觉到自己的霸道和占有欲,是那么的强烈。

    其实,此时的他,或许还不爱敖泠鸢,但这是自己未婚妻,仅是这一点,这一个名分,就足以让他肆无忌惮的释放自己的占有欲了。

    他更未察觉,这份霸道和占有欲,不是前世的性格,也不是酆都大帝的神职带来的,而是现在、本身的性格中所隐藏。

    “刚刚是一百万,现在我看各位也挺能折腾,那就一千万好了,少一分,也别想带走他们!”阴力恢复稍许,陈一凡站了起来,扫视众人一眼道。

    “对了,还有洗雪剑派的高徒,一亿外加洗雪剑派的剑法,少一样,干脆留下,去我家做做客。”陈一凡的目光停留在白剑心身上,咧嘴一笑,露出一个邪肆狷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