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九章 因祸得福(第1/2页)
    “为什么?我们不就是为了宝物来的吗?爷爷,你干嘛!我都拿到了!”张云锦有些恼怒的问道。

    张天师只是沉声呵斥道:“闭嘴!别碰那东西!只怕是有命拿,没命享用!”

    混战还在持续,鲜血已然浸湿了地面。

    没人发现,随着鲜血的缓缓汇聚,竟都被不知名的力量,引导到了陈一凡他们刚刚挖出的宝物坑中。

    “嘎嘎……”林子深处,令人毛骨悚然,又带着一点热切的鸣叫声不断响起。

    “话说,我不就上个厕所的功夫吗?怎么村儿的人都不见了,我的粮食啊!哎,早知道一次性吃光了。”

    “咕噜噜……”

    “肚子又饿了!”

    龙泉山半腰,一个穿着宽松运动服的少年摸着肚子,愁眉苦脸的嘀咕道。

    “在那个方向,好浓厚的死亡气息,莫非是那个小鬼?”王玄天望着此时还不可见,众人混战的方向。

    作为凶兽,他对血气还是十分敏感的,那边,简直血光冲天啊!

    “扑棱棱……”一阵响亮的振翅,一只坐不住的老猫头鹰从隐藏的树冠间飞出,向着混战的方向俯冲而去。

    “啊呜!”王玄天眼睛一亮,直接将这只小妖怪吞入肚中,然后砸吧砸吧嘴:“可惜年份浅了些,不好吃,算作餐前甜点吧!”

    就在王玄天拍拍肚子,舔舔嘴角,微微眯眼,带着一脸对食物的满足与幸福打算继续上路的时候,却是忽然呆住,停下了脚步。

    “卧槽!又是你!你怎么就阴魂不散啊!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两秒后,王玄天仰天哀嚎道。

    “我还没说呢,怎么哪儿哪儿都有你?”陈一凡脸色有些苍白,刚才的伤不是假的,是真的。

    此时,伤口之上,暗色的阴力流动,鲜血结痂,伤口以极快的速度愈合着。

    但痛总是免不了的。

    “你受伤了?”看到这样的陈一凡,原本内心有些崩溃的万玄天平静下来,微微眯眼道,眼珠却是开始乱转,不由舔了舔嘴角。

    他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要是吃掉酆都大帝的人间化身……

    “嗷……”一声巨吼,龙泉山内,所有蠢蠢欲动的妖怪一怔,四散而逃。

    一只四五米高,六七米长的异兽神态狰狞,向着陈一凡冲了过来。

    “滚!”一声娇喝,从陈一凡身边猛然窜出一条白龙飞上空中,又俯冲而下,一尾巴甩出,直接将王玄天抽飞数米。

    身为四凶之一,转世后的他不如原本百分之一二的实力。

    “龙族?”被抽飞的王玄天若无其事的翻身爬起,看向敖泠鸢,眼中有着一丝贪婪。

    龙,也在他的食谱之上。

    当然,也不是什么龙,他都有福享用的。

    下一刻,王玄天再次冲来,一龙一饕餮在这山中打斗起来,一场大雨淋漓落下,雷声阵阵。

    龙泉山上,混战没有停下,龙吟兽吼传到山下的小镇,引得人彻夜难眠。

    陈一凡看着敖泠鸢和饕餮打斗,眉头微皱,敖泠鸢虽然身份不凡,对龙来说,她这年龄还是小了些,再加上生于盛世,战斗能力并不是很强。

    “咚!”一声闷响,陈一凡扭头一看,只见陶家兄妹竟然直接吓晕了过去。

    “住手!”陈一凡元神出窍,冷冷对王玄天道。

    王玄天没理会他,正打得起劲儿,再加上知道陈一凡受了伤,他并不如何畏惧。

    敖泠鸢张嘴吐出一个阴圈,来自龙宫,她的宝物不少。

    银圈飞出,一击击中王玄天,在王玄天的兽身上划出一条长长的血痕。

    陈一凡也同时出手,一掌拍出,直接将王玄天整个拍飞。

    瞬间,元神归位,陈一凡却是忽然晕了过去。

    刚刚那一击,怒而出手,力量消耗过剧。

    “夫君!”敖泠鸢瞬间化作人形,出现在倒下的陈一凡身旁,伸手抱住了他,神色有些复杂。

    虽然对方是四凶转世,但自己法宝众多,是不会输他的,她没想到陈一凡会出手。

    陈一凡如今的力量,别说是转世前的百分之一了,连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都不到。

    只几分钟后,敖泠鸢和黄琰带着陈一凡、陶家兄妹回到了村里租住的房子。

    陈一凡只觉睡了一场大觉,睡眼惺忪的揉着眼睛醒来时,可以察觉到,屋子内大量的阴力在往自己身体凝聚。

    系统不断提示着他:“您获得阴力值上限+1!”

    陈一凡打开自己的个人面板看了下,发现自己沉睡的这段时间,阴力值上限一共增加了一千五百点!

    是这个房子的缘故,陈一凡很肯定。

    也是因为自己受伤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