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有些委托,不需言明(第1/2页)
    “去个鬼门关而已,你当是去京都去大西北还得坐个几天车啊?”陈一凡随口答道。

    米文萱对他的回答着实无语,去一趟你说的这些地方,比去一趟鬼门关难多了好吗?

    怎么在他嘴里说出来,这去一趟鬼门关就跟回趟家一样?

    陈一凡没有在意米文萱还在一旁围观,直接拉起女鬼往米明威的身体里一送。

    女鬼踉跄撞进米明威身体里,正想再冲出来,又被陈一凡一巴掌拍了回去。

    随后,陈一凡分别在米明威眉心、脑袋顶儿,双肩双脚拍了一下。

    定魂!

    此时,伸手一叹鼻息,米明威的身体,已经活过来了。

    死而复生,就是这么简单。

    “叫你爸进来!”陈一凡对着米文萱说道。

    米文萱此时见陈一凡探米明威鼻息,也凑在窗前,有些迫不及待的探了探。

    一抹喜色很快从她脸上浮现,抬头震惊的看向陈一凡。

    不到二十分钟。

    活了!

    原本已经咽气了的米明威,就这么活了!

    这简直是个奇迹!

    “去叫你爸进来。”陈一凡接过黄琰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手,再次对着米文萱说道。

    米文萱回过神,不敢怠慢,点了点头,忙欢喜的往屋外走去,连脚步都有些雀跃。

    虽然不知道陈一凡让她爸进来干嘛,但米文萱已经有些习惯无条件的服从于陈一凡的命令了。

    一个可以令死人复生的人,如何不令人敬畏,不令人憧憬,不令人仰望?

    米文萱心情有些轻松的将米文生喊了进来,米文生一进来,忙扑至米明威床前,伸手查探他的鼻息。

    当确认他是真的活了,米文生的神情明显松懈下来,甚至双手合十,喃喃道:“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谢天地?不谢我么?”陈一凡翘腿坐在旁边的红木椅上,用手支着下巴,眯着眼睛问道。

    米文生一愣,随即也反应了过来,对着陈一凡连胜感谢道:“谢谢!谢谢!谢谢陈大师!”

    “别高兴得太早,现在他虽然活了,但能不能醒,还得看我下一步的动作。”陈一凡放下腿,用手指敲着椅子把手道。

    “嗯?”米文生有些不解的看向陈一凡,难道这是要坐地起价?

    陈一凡看了米文生一眼,接着说道:“我曾经对米文萱说过,要让我救他,需要你们的配合。”

    “你应该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要你,在家人的面前,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解释清楚。”

    听到陈一凡的要求,米文生呆住了,浑身有些僵硬。

    “怎么?连这点小小的要求也无法答应?”陈一凡笑问道。

    “我……”米文生迟疑一声,看向陈一凡,神色为难,有些哀求的意味。

    “我已经知道错了,再说那件事也已经过去了二十年了,能不能……能不能就此揭过。”

    “你不说,我不救。”陈一凡只是简短的回应了他的要求。

    “你非要如此逼我吗?”米文生忽然发怒,大吼道。

    旁边的米文萱被他吓了一跳,惊愕的看着米文生。

    米文生实际上是一个儒雅的人,很多时候家里的人犯了错误,他都是讲道理的,却不曾想,今日如此轻易的被陈一凡激怒。

    陈一凡要他说的,到底是什么?

    “陈大师,要不您就……”

    “就什么?”陈一凡打断了米文萱的话,抬头直视她的双眼,问道。

    米文萱竟无勇气再说下去,陈一凡确实曾经这么要求过,但她以为,所谓的配合不过是对于米明威病情方面的。

    “你们因为他受牵连,才有这僵尸和后来的事,有资格知道,他做了什么。”陈一凡叹了口气,语气缓和了些,对米文萱说道。

    这是对米文生的惩罚。

    米文生脸色通红,一直红到脖子,嘴唇颤动着,两眼瞪得溜圆,大口的喘着粗气,显得很是激动。

    “爸!既然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您也应该放下了吧?若真有什么,我们也会跟你一起面对的,现在威儿可还躺在床上,您总不想哥哥他恨你一辈子吧?”米文萱转而拉着米文生的胳膊,轻声劝说道。

    米文生闭上了眼睛,神情痛苦,身体微微有些颤抖,那件事……那件事一说出来,他这张老脸可往哪里放,他这一世英明一世清白,可都毁了。

    他似乎能够看到,自己昔日对自己尊敬崇拜的学生,脸上带着不屑,讨论他们的老师,是一个多么无耻,多么没有道德的人。

    他似乎能够看到,往日敬佩于自己学术与作风的同僚,将会以怎样的目光看待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