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谁是废物,谁是高人(第1/2页)
    米文萱此话一出,陈一凡微微抬头看向她,穿着高跟鞋的米文萱,比刚刚长到1米7的陈一凡还高一点。

    与陈一凡的目光对视一刹,米文萱忍不住移开眼。

    “凭什么我走?”

    米文萱有些无奈,对那边的米老爷子问道:“爸!他们是……”

    “哦!萱儿你回来了,这两位是肖会长的弟子,李道长、韦道长。你哥哥跟他说了这件事,肖会长虽然自己走不开,却是派了他的两个弟子过来帮忙。”米文生见状解释道。

    随即,看了陈一凡一眼,微微点头:“你是秋道长认识的那位大师吧?既然过来了,不如与两位道长一起瞧瞧小威的病。”

    米家人的记忆,上次都已经从收僵尸的那一段被消除了,他们只记得当时陈一凡从张小飞的别墅追出去,碰到过他们的那一幕。

    因为是夜里,又只是跟秋元简单聊了几句,他们对陈一凡印象不深,倒是秋文萱至少在之前还在紫云阁见过陈一凡一次,印象比较深一点。

    对秋元对陈一凡的尊崇,感受也更深刻一些。

    此时,米文生认为自己的做法算是给了陈一凡面子了,无可厚非。

    陈一凡却是有些气笑了,米文生这意思是让他跟这两个神棍联手?

    而且还是这种神在在的“地主”语气,像是说我付了钱,你就得按我的意思给我“施工”!

    怎么可能!

    如果他只是一个有些捉鬼降妖的手段的普通少年,那说不定还行,可他不是,他是酆都大帝!

    他何须与凡人联手?还是为了这种对他来说微不足道的小事!

    这是把他的面子扔在地上践踏!

    而那温柔还在向米文强低声抱怨着:“你看嘛!萱儿真是多事,我们明明已经去求了肖会长了,她还多次一举,不知道去哪里带个半吊子的游方道士回来。”

    在他们眼里,秋元不过是西南道会的长老,而肖落霞是西南道会的会长,自然是肖落霞厉害一点。

    而肖会长的弟子,和秋道长亲近的年轻人比起来,自然也是肖会长的弟子更厉害。

    米文萱完是多此一举嘛!

    米文萱一听,冷冷瞪了温柔一眼,她不知道后来米文强跟肖会长许诺了什么,让他派了两个弟子来。

    她只知道,当时他们一起打电话给肖会长的时候,他十分干脆的推脱了。

    也是因此,米文萱想起那个秋道长十分尊崇的少年来,想他应该是什么隐世宗门来红尘历练的弟子,本事应该不凡,这才跑来请陈一凡。

    没想到,好心被当做驴肝肺!

    “但愿你们不要求到我!”听闻这些,陈一凡冷冷看了屋内众人一眼,转身便走。

    这一刹,明明是在屋里,却是平地起风,让众人噤不住打了个寒颤。

    “别想走!这小子被邪祟附身了!”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收摄不详!”

    可陈一凡刚刚不由自主因为怒气溢出来的阴力,让这两个半吊子道士以为是他被邪祟附体,一阵张牙舞爪,又是舞剑又是扔符,向着陈一凡袭来。

    陈一凡眉头跳了跳,看着这两个在自己面前耍宝的家伙,在其中一个道士的桃木剑戳到自己胸口的时候,终于是忍不住了。

    “收摄不详是吧?”

    “摄不详是吧?”

    “不详是吧?”

    “祥是吧?”

    陈一凡一把握住道士戳到自己胸口的桃木剑,用力一扳,这用六十年树龄雷劈桃木制作,并且灌注道士法力的桃木剑发出清脆的一声“咯嘣”声,折断了。

    陈一凡扔掉手中半截断剑,擒空翻云掌使出,一巴掌把这倒是打了个团团转。

    另一个道士一看,大喊道:“你们退后,这邪祟怕是有数十年的道行,看我灵犀指……”

    “灵犀指是吧?”

    “犀指是吧?”

    “指是吧?”

    陈一凡一见这家伙指头闪烁着一团青色法力光芒向着自己眼睛戳过来,一把推开刚刚那个韦道士,一把揪住了这位李道士的指头,嘴角扬起一个邪气的笑容,将这李道长的指头扳得咔咔直响。

    “啊!痛……痛!痛!要断了!快放开!”李道长顿时一张脸涨得通红,另一只手里抓着的黄符都丢了,伸手来扳陈一凡的手。

    “邪祟!睁开你的狗眼看看,劳资是不是邪祟!”陈一凡怒斥道。

    随即,拎起拳头对着这两个家伙就是一顿暴打。

    “呼!爽!”揍完人,看了一眼一脸惊愕惶恐看着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米家人,陈一凡转身走了出去。

    看到陈一凡向他们看过来,米文生等人不由得缩了缩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