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夜召(第1/2页)
    梆子敲了两下。

    从极华宫往掖庭宫而来的一处处宫门被急急打开,一串“气死风灯”蜿蜒而行,最后停在了冷宫门前。

    提着灯的是一群小太监。

    打算敲门的是两个大太监。

    大,不是一般的大。

    一位是年过四旬、面白无须、隐有香粉的大内总管杨公公,掌柜后宫一切总务内事,胡猫儿勉强算是在他的管辖范围里。

    另一位十七八岁长相清秀的小公公,年纪虽小,却是皇后的嫡子——五皇子跟前的红人随喜,同五皇子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份。

    杨公公虽品级上大了随喜极多,可碍于随喜是皇子近侍的身份,那腰身也弯的十分伶俐,叮嘱着挑灯的小太监们:“那妖孽若是反抗,或变鬼吓人,你们立刻闭眼绑了她,莫让她惊到喜公公。”

    随喜一跺脚,额上立刻显了川子纹:“都火烧眉毛的时候了,还说这个作甚。若皇后有个闪失,你我都得陪葬!快着吧老哥哥!”

    杨公公即刻上前,虽有些胆颤,可在杀头危机下,也只能咬牙重重敲了敲门,将颈子提的老高,等那声音落下时,却又少了几分力道:“胡……胡姑姑……”

    随喜一把将他推开,使了大力拍着殿门,那“啪啪啪啪”的声音不歇气的一路传进了殿内。

    胡猫儿伸着脑袋抵在窗棱上,已盯着从殿门下面门缝漏过来的光窥探了许久。

    什么人?

    为何而来?

    为何半夜而来?

    是不是要绑了她?

    白日里听闻五皇子病急乱投医,为了皇后的病,曾请了神婆跳大绳。

    莫非那神婆在为皇后驱邪的时候,顺便算出这冷宫阴气过剩,要将她绑去当做邪祟收上一收?

    她心里一突,又是一突,再来了一突。

    待她突完,便意识到,来人要绑她、要杀她,在偌大的皇宫里,这都不是事。

    于她这一个蝼蚁而言,怎么逃?装死?

    不不,要装鬼!

    他们怕鬼!

    可神婆就是抓鬼的,她装鬼不是往人刀刃上撞?

    她一咬牙,几步奔向钱匣子,将过去半年来赚的银子一股脑儿塞进袖袋里。

    神婆也是人,是人就爱银子,她有银子,就有活下去的机会!

    门外已经传来太监的呼喊声:“胡……胡姑姑……”

    随之是毫不客气的拍门声。

    她穿好襦裙,左右一打量,又将磨珍珠粉的铜锤塞在衣袖里,这才战战兢兢的举着沉重的手臂开了门。

    宫灯晃眼,胡猫儿一瞬间微眯了眼睛。

    那神态与猫多少有些相似,杨公公惊的后退了好几步,瞧见她并无要显出原形的模样,这才略略收了心。

    他不敢太过倨傲,只伸直了腰,拿出三成的腔调道:“上面有请,走吧!”

    胡猫儿一惊。

    这是权贵派人要将她捉给神婆呢!

    她惶恐的神情如此明显,以至于在场众人纷纷松了口气。

    果然真龙能降一切邪祟,传说中死了一趟的人听到皇家威名,也要吓得连抖三抖,可见皇家比阎罗王道行深了许多。

    胡猫儿暗中掂量了手臂的重量。

    贿赂皇子是不可能的。

    打发这些奴才,银子也不大够。

    只能毕其功于一役,部花在神婆身上!

    她深吸一口气:“走吧!”

    极华宫,太和殿。

    寝殿,皇后昏睡于床。

    寝殿外,太医战战兢兢跪了一地,冷汗将石青色补服打湿了一层又一层。

    皇帝不怒自威坐于一旁。

    五皇子萧定晔沉不住气,早已震怒过,此时心身疲累靠在椅上,扶额半晌,方沉痛问道:“按尔等之意,母后已是药石无灵了?”

    谁敢宣称千岁千千岁的皇后药石无灵?那不是得去陪葬的节奏?

    冷汗再次涌出,三天三夜未合过眼的太医令咬一咬牙,壮着胆子回道:“皇后虽瞧着昏迷未醒,然人之身体有自保能力,睡的越久,实则是自保的越深……”

    “荒谬!”茶杯刹那间被摔的满地,萧定晔倏地扑过去,一脚踢在太医令的腰际,太医令痛的一哆嗦,却半分不能躲。

    眼瞅着五皇子憋足了力的第二脚又踢了过来,他正要在体内运起气功扛上一扛,却听殿外脚步声扑簌响起,萧定晔的脚立时停在了半空。

    所有人心中念了一声佛,眼风顺着眼角瞟向门口那几人的身影,短暂的松了口气。

    “你,就是那见过阎罗王之人?”皇帝的声音充满着厌恶与忍耐。

    宫中禁厌胜,可因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