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第1/2页)
    一直未说话的杜东拍了一下明轩肩头。明轩看了白苏一眼,后者俏脸表情带着几分凝重,眉头微皱。

    他轻轻的起身,和杜东走到远些的地方。

    杜东看看妻子,方才问道:“小轩,来时跟着尾巴么?”

    明轩道:“一出门就被咬上了,我饶了一大圈,他直接跟到了你这儿才撤掉。——看来是重庆的人,有备而来。”

    “唉,整天跟那帮人演戏,烦都烦死了。“杜东一挥手,“按你说的,我让他带来的军医瞧过了,暂时应该不会有大动作。你觉得是那个家伙么?”

    “姐姐中的邪咒跟他脱不了关系。”

    “下贱。”杜东不屑的一撇嘴,“早晚收拾他。”

    “会的。”明轩眼底杀机闪烁,“他必死无疑。——只是这事儿恐怕没这么简单。”

    杜东一愣,随即想到了什么:“难道……是日本人?这畜生……他贪图权势也就罢了,竟敢勾结敌寇?!”

    明轩又看看白苏:“我还不能确定,且待白姑娘看一看这病吧。”

    “唉,对对,我还要问你呢。——这两个姑娘到底是哪儿来的?你就这么带进来了?也太信任了吧?”

    白苏二人刚进来的时候,杜东就认出他曾在断桥上见过二人。猛的想起自己那一刹莫名的畏惧。他是个老兵了,不由得感到万分奇怪。

    明轩自然无法解释自己心里就是对白苏莫名信任。只好解释道:“她们都是我的私人医生,我信得过。——白姑娘对邪咒也有研究,让她们试一试,总好过重庆来的那群尸位素餐的假医生。”

    “这倒是。”杜东深以为然,旋即眉头一皱“不对呀,你也没说过你有私人医生呀……你该不会……”

    杜东眼睛一下子瞪大:“你该不会……那方面……出问题了吧?”

    “你胡说什么!”明轩正要反驳,突然听见小青一声惊呼。

    “这是……烈阳断魂鳞?!”

    明轩和杜东同时回过头,眼神骤然一缩。

    明亭痛苦的呻吟着,此时的她看上去极为可怖,赤红的裂纹布满了她半个身躯,似乎随时会裂开。淡淡的灰色气流缓缓从裂缝溢出,说不出的恐怖诡异。

    白苏聚内力于一掌,猛然拍在明亭腹部。银白色的光华扩散在明亭身上,那裂纹方才缓缓暗淡,消失不见。明亭几乎瞬间就昏迷过去。

    杜东担心妻子,明轩也同样担心姐姐,二人几步来到明亭身边。杜东扶起妻子,失声喊道:“这……怎么会这样?小青姑娘,你刚说这是什么?亭儿她……”

    “老杜。”明轩按住他,强压住心中的焦灼,看向白苏:“白姑娘,我姐姐身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白苏的目光变得冰冷,她一字一顿的回答:“烈,阳,断,魂,鳞。”

    她太熟悉了。

    千年之前,小青为了找会失忆的她,曾乞求蛇母赐烈阳断魂鳞。此鳞是蛇母的秘技之一,中鳞者只余三日阳寿,三日之后,断魂鳞发,肌肤寸断而死。小青以此方打消蛇母的怀疑,若非后来小青机敏,借太**士之手解除危机,今日小青早已不在人世。

    昔日小青已修炼五百余年,法力远非常人所及。而断魂鳞带来的如火烧灼,钻心剜骨之痛,依旧深深烙印在灵魂深处。

    她下意识抓住白苏的手,目光中恨意与杀意交替涌现:“姐姐……难道……”

    “不,不会。”白苏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蛇母早已死在当年的灭妖大阵中,形神俱灭,永无来世。

    在那毁天灭地的大阵里,她的阿宣为了保护她,也失去了性命。若非珠钗最终保住了他的魂魄。二人就真的无缘再见了。

    想到此处,白苏不由看向明轩,后者正默默的等待她的回应。她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平淡下来:“我曾……在一本无名古籍上看过这种邪咒。据传此咒厉害时,受术者三日内若未解救,肌肤寸断,必死无疑。”

    杜东当即变了脸色:“从亭儿第一次病发算到现在……已经两天半了!白姑娘,求你救救我妻子,我杜东感激不尽!”

    白苏微微点头,道:“杜参谋长也不必担心,杜夫人所中之术并不似我……书中所说那般剧烈,时间还来得及——另外,这烈阳鳞里掺杂着别的东西,很隐秘,若是咒发,除受术者必死外,还要祸及血脉至亲,灾厄缠身,不得善终。”

    白苏话音一顿,美眸瞥向明轩。

    “明司令,恐怕是冲你来的。”

    杜东与明轩对视一眼,更坚定了之前的判断。

    明轩道:“白姑娘,你对此如此了解,可有破解之法?”

    白苏沉吟一阵,方道:“杜夫人身体孱弱,咒法已深入血脉,用不得猛药。给我银针,热水,木桶,茯苓,金银花……另外,我需要绝对安静,绝不能被人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