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第1/1页)
    寺门朱红的漆已斑驳破落。门未关严,白苏略微用力便推开大门。

    白苏让小青且在门外等候,自己缓步入寺。堂前的青石地面已堆满残败的枝叶、砖石瓦砾,弥漫着一股腐朽的气息。

    踏入祠堂,白苏见其中布置虽简陋,却甚是干净,竟好像有人居住一般。堂中立一观音菩萨像,相貌端庄慈祥,手执净瓶杨柳,俯瞰众生。一个签筒正摆放在像下供桌。

    白苏双手合十,对菩萨像躬身一拜后,拿起签筒。心中苦笑,自己为妖,竟也有求菩萨的一天,罢了罢了。旋即微微晃动签筒,不多时,一支竹签便掉到地上。

    白苏拾起,见签上文字颇为玄奥,如符号一般,晦涩难懂。正待细细辨认时,身后突然有人道:“见过施主。”

    白苏俏脸一寒,猛然转身,已是戒备之态。右手隐藏背后,纤细的玉指间,银色光华流转:“什么人?”

    来人面容苍老,身着洗的泛白的灰色僧袍,并未惊慌,双掌合十,微微躬身行礼,竟是一位女尼。

    “施主……可是来求签的?”

    不待白苏答话,女尼自言自语道:“从前的时候……这寺很大,人很多……许多人来上香,祈愿,求签……那时我还年轻……现在……人们不再相信,不再祈愿了……他们……”

    她的话戛然而止,又突然看向白苏:“来即有缘,这签上的字是古篆文,贫尼为为施主来解可好?”

    白苏秀眉微皱,但见其并无恶意,便将手中的签递给女尼。右掌仍背于身后,暗暗戒备。

    女尼接过,仔细抚摸签上曲折的字迹,一刹间,白苏竟看见她眼中闪过万种情绪。

    女尼沉默良久,方问道:“施主……可是要寻一个人?一个……许久未见,却永生难忘的……故人?”

    白苏心中一凛,“是。”她的目光定定的看着女尼,“不论他在何处,我一定要找到他。”

    女尼双手合十,对白苏一躬身:“施主乃大福缘之人,依签中所言,施主所寻之人安好,细细寻找,必能寻得。”

    白苏虽觉此人不过曲意逢迎,心中却也止不住的欢喜。白玉般的俏脸染上一抹红晕,更显娇媚。右掌的内力缓缓散去,白苏微微欠身“谢师父吉言。”

    女尼并未回话,只微微垂首:“施主似有要紧的事,恕贫尼不远送。”

    送客之意如此明显,顿让白苏心生疑窦。只是二人萍水相逢,白苏不便点破,只得压下疑惑,转身离开。

    女尼站在原地,看着白苏的身影远去,目光竟在一瞬间变得空灵。她拿起白苏的签,低声念出签文:

    千年明镜映楼轩,青裳素衣续先缘。

    日月昭昭山河佑,兵戈相向起浩劫。

    为人为妖亦为仙,天心难测情难绝。

    感君执剑保妾安,妾当祭命为君灭。

    女尼手掌紧紧握住签,“多少年了,没有人能取出你。这个姑娘取出来了,还有那个人……”她闭目,语气又变得激烈“人如何?妖如何?神仙又如何?缘已起,情,情……”

    她转身面向观音菩萨,缓缓跪下“菩萨,求您庇佑云杭,庇佑他们……”

    她俯下身子,以头触地。阳光透过窗棂照在她瘦小的身躯,似为她披上了一件金色的袈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