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第1/1页)
    城内秩序井然,一片安宁。街面人流往来如潮。虽也有宪兵队面色严肃,持枪巡逻,但与其他饱受战乱的城镇相比,云杭堪称繁华至极,席卷国的战火似乎离这里还很遥远。

    小青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一进城就挽着白苏四处转悠。白苏喊不住她,也就由着她玩闹,只是不时感应珠钗是否有异象。

    “姐姐!你看!”

    白苏顺着小青指处看去,一块制作极为精美的木牌立在一座颇为显赫的梨园之前,刻着“白蛇传”三字。

    白蛇?白苏微愣,她自己便为白蛇修行所化,心头难免有些好奇。随手摘下几枚叶子,略施法术,便化作数张法币。丢到园门前一个贩票小厮手上,语气清冷:“上间。”

    小厮见二人容颜绝美,气度雍容,身着的青色和白色旗袍皆为上等衣料,出手又甚是阔绰,想必是富贵人家。忙迎入了最雅致僻静,视野最佳的包间,又吩咐丫鬟恭谨的送上茶水点心,方才告退。

    不多时,弦乐声起,名伶登台。曲调悠扬婉转,满座宾客皆为之沉醉。

    这戏唱的是宋时一段旧事,说一白蛇修仙千年,为报一书生前世救命之恩,嫁于书生转世为妻。

    那白蛇名化白素贞。那书生名为,许仙。

    许仙。许宣。

    阿宣,真的是巧合么?

    小青本是细细听着,嘴角的笑意却愈发浓厚,待听得白素贞误饮雄黄酒化为蛇身吓死许仙时,更是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美眸瞥见白苏时喜时忧,忍不住逗她:“想不到后世之人这般杜撰,姐姐那情郎若是知晓自己被姐姐吓死了,怕是要拆了这戏台子。”

    白苏羞恼,用力点了一下小青的额头。

    戏终,听戏的人三三两两的散去。白苏有些失神的随着小青离开。她心头一遍遍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一出戏。名字也好,故事也好,都是人们编造的。那个白素贞不是自己,那个许仙懦弱、薄情,她的阿宣……

    她的阿宣……

    阿宣,你在哪里呀……

    我真的好想你……

    见白苏心神不宁,小青也不敢再逗她,握住她的手:”姐姐,怪我非要任性,你别乱想,我们慢慢来,一定会找到的。”

    白苏见小青担忧的模样,摇了摇头,轻轻抚上小青的手:“这怎么能怪你……”

    一刹间,白苏耳边响起低低的唱腔,“心千载……微波不泛……为何今日……陡起狂澜……”声韵婉转,虽为戏腔,竟是深入魂魄的熟悉。珠钗细细的嗡鸣,白苏只隐约看见一道深蓝长衫的削瘦身影,猛然转身:“阿宣!”

    悠远的长街人影幢幢,却不见熟悉的身影。

    两行清泪划过白苏精致的容颜。

    不远处,是一座破落的观音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