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章 镜花水月(求订阅)
    ..............

    ‘神农’又重新站了起来,陡然睁开了双眼,在茫茫黑烟之中,交织着一抹浩荡宏伟的神光。

    万千黑色雪花飘飘然从天而降,正是漫天杀气所化,即使是据此数百丈的距离,都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接着神农右手一挥,将头顶之上的两件至宝收入右手之上,朝着犼的方向一步步的行去。

    瞧着那不急不缓行来的‘神农’,犼霎时间一股寒意生出,只觉得自己心神不宁,一抹从未有过的危机感从心中升起。

    直觉告诉他若是继续待在这里,那一定没有好果子吃,可能会遇上前所未有的危机,瞬间他便陷入了两难的状态。

    过了一会,最后他心中的天平还是倒向了心中的答案,来到敖广面前,有些尴尬地轻声道。

    “敖广,本老祖有种不祥的预感,所以此番本老祖便行一步了,人族气运固然难得,不过老祖这次就不掺和了。

    此番部气运尽数归你龙族如何。”

    一旁的敖广听到这犼的退却之声,顿时就愣了一愣,旋即眼中闪过一丝鄙夷。

    这犼不是不死不灭吗?多少强敌都经历过了!如今竟然让一个小辈吓住了,端是无胆。

    不过他又看到这自瑶岚、人昊为首的人族势力,正在疯狂屠杀海族,伴随着无穷杀气,他哪里能同意犼退出,也有些‘好言相劝’道。

    “道友未免多虑了,如今人族势力大减,正是我海族乘胜追击之际,只要一举将人族拿下,那老祖你的本源伤势就不成问题了。

    另外老祖你已经和人族不死不休,别无选择了,若是能和我等继续联盟或许尚有一线生机,若自行离去,那恐怕必死无疑!”

    “你!!”听到这隐隐的威胁之意,犼立刻就敖广怒目而视。

    突然,此刻一道满是沧桑的声音从另一旁传来。

    “现在想走,恐怕已经太晚了,今日犼你唯有死路一条不可!”浑身黑烟的‘神农’看着犼,脚步一顿一顿,声音很是淡漠的说道。

    “小辈欺人太甚!!!”

    犼听到这狂妄之语,也是恼羞成怒的对着‘神农’咆哮道,右手一番。

    一座磅礴巨岳,高耸入天,被拘成古印,朝着‘神农’压落而下,可一清晰的看到,上面有太古飞禽,亘古神魔。

    “交给本座!”一旁的人昊看着神农这近似入魔的情况,眼中露出一抹担忧,便想要替神农上前应敌。

    不过却被‘神农’一只手拦下:“人昊莫要冲动,此战,犼必死,人族必胜?”

    ‘神农’眼中传来一丝冰冷杀机,眼中露出一抹端庄严肃之色,一根略显粗糙的手指轻轻点出,所过之处好似帝王临世,法则为之臣服,天地破碎。

    手指之上,纯粹,无比纯粹的人道皇气竟然凝聚成一点,好似彗星划过长空,竟然直接无视了犼这封天一击。

    将这方大印一指压下,径直的穿透过大印,朝着那犼的眉心处点去。

    “山儿,我要教你的便是,想要克敌制胜,极致的控制便是你不二的法宝。”

    “嗡!!!”

    “这怎么可能!”犼看着这好似天道一指的攻伐神通,铜铃大的兽瞳满是慌乱,面色大变,周身灵力瞬间冲霄而上,护住周身,想要将其挡住。

    不过这灵力,如何能敌得过这破尽万法的人道皇气,就见其身边数百丈空间不断破碎,好似卤水点豆腐一般化作了缕缕齑粉。

    一指无视因果,无视秩序,同时也无视了犼的防御,径直的点在了犼那遍布鳞片的眉心之上。

    “噗嗤!”

    一个令人惊悚的空洞自犼的眉心处呈现,一丝丝紫金色的神血汨汨流淌,沾染的虚空之中都香气四溢,掩映道道水火神光。

    “好一个人道皇气,破尽万法已近巅峰,祖龙都比不上你,竟然一击就攻破我的防御,击散本老祖本源!!不过你究竟是谁??你绝对不是神农!”

    犼摊到在此,眸中满脸的难以置信和无穷的疑问。

    这‘神农’究竟是谁?

    他可是在上古时期都是赫赫有名的强者,修为更是超乎常理,肉身更是坚不可摧,便是祖龙都奈何不得他,可如此竟然被‘神农’一指点死?

    被一个小辈杀死,说出去恐怕都认为是开玩笑罢了!

    “贫道就是神农,神农还是贫道,你且安心的去吧!!

    虽然不知你究竟到底是不是幕后黑手,不过不可改变你打杀女娃事实。

    你的修为固然强盛,不过在人道皇气之下,我只要斩断你不死不灭的规则就好!不证道,谈何不死。”

    ‘神农’摇了摇头,人道皇气极其恐怖,破尽一切,可不是开玩笑的,不过终究还是依靠两种事物,其一便是气运,其二便是控制。

    如今这人族气运堪称恐怖,气运显化之下,更是准提都能战个旗鼓相当,可见这人道皇气的恐怖,和对万道的绝对压制。

    不过这样也决定了人道皇气霸道极点的特性,世间又有几人能完美发挥其中威能,便是神农乃至伏羲也无法将其完掌握。

    而如今换做是他亲自动手,有了他数成的人道气运加持,威能更胜从前数倍。

    再加上他练就的无上剑道,人道皇气再霸道,他也能将其化作绕指柔,恐怖的一面立刻就彰显而出。

    这一刻,‘神农’是无敌的,纵使他人有千万段变幻莫测手段,或是高高在上的半圣,都不过是骷髅脓血,土鸡瓦狗罢了。

    “哈哈哈!你是神农,别开玩笑了,你的身影我可是一辈子都忘不了啊!!不过本座今日死在你的手上,也不算亏,值了,值了!!

    不过你给本老祖记好,本老祖是不会死的,迟早一天会回归的。

    我诅咒,人族今后灾祸丛生,赤地千里,流血飘撸,万天劫难,四劫合一,凶兽现世。”

    “砰!”

    犼满腔畅快的声音彻底消失不见,生机消。

    庞大的尸体瞬间坠落在地,激荡起层层灰尘,不过谁也不知道的是,此刻一缕灵魂从其中遁出,瞬间消失了踪影,没有一人能够察觉。

    不过看到‘神农’一指将犼点死,也令得场中一片寂静,寒气顿生,都忍不住纷纷吸了一口凉气。

    “完了,先天凶兽,犼,竟然不是神农的一合之敌,这怎么可能?”

    “莫不是神农临阵突破了,修为又有了精进,莫不是人族真的大势所趋。”

    “这下彻底完了,人族一方两大至高者,我海族大势已去。”

    “.........”

    随着一阵海族修士的哗然之声,而几个广成子门徒却是若有所思的望着神农这不见本相的身影,眸中一阵思索。

    而‘神农’却丝毫不理其他,又转身朝着这敖广走来。

    “神农你休要猖狂,你莫非真的要赶尽杀绝不成——”

    此时敖广一脸惊悚的对着‘神农’一阵咆哮,额间不禁升起缕缕汗浆,流淌而下,看到方才神农的手段,他那还敢有针对之心。

    不过话音一落,他无意间看到‘神农’的一双眸子,感受这其中沧桑、神秘之意,瞬间瞳孔微缩,不禁有种毛骨悚然之感,试探一声道。

    “神农道友,你怎么有些不太对劲,一双眸子怎么和广成子有几分相像?”

    敖广脚步缓缓朝后几步,浑身的龙鳞都要为之倒竖,三魂七魄都要溃散开来,心脏砰砰的直跳个不停,心中紧迫道。

    “不对!!这太不对劲了!对了,这神农怎么可能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似得,这其中绝对不妥!这其中隐秘绝对超乎我的想象。”

    “哦?”看不清面貌的‘神农’语气微微一愣,有些诧异道:“你很胆大,很仔细,不过还是差点。”

    此时敖广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神农’,便发现之前那让人心里发毛的目光已然消失不见,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

    “这难道真是神农性情大变,修为突破,方才仅仅是我看错了?不是广成子?”敖广惊疑不定的看着这杀气越发浓郁的‘神农’,心道。

    莫非是幻觉?

    不对,这不可能,他自己虽然不是实打实的准圣,不过他如今有祖龙龙珠的加成,天下间几乎没有人能逃过他的眼睛,怎么可能是幻觉?

    此时敖广边想边退,一双眼睛丝丝的看着‘神农’,然后再感受周围虚空中隐隐传来的熟悉感。

    “哈哈哈!!能以神农之力,一指将不死不灭的犼点杀!世间还有几人做到。

    哈哈,这一切都是自找的!!既然早已经有了心里准备,此刻还后悔什么!”

    敖广苦笑一声,面上闪过一丝复杂到极致表情,眼中闪过一丝绝对的绝望、恐惧,连退却的欲望都已经消失了。

    霎时间,敖广就想到了‘神农’的真实身份,这哪里是什么突破犼的‘神农’,不过是偷梁换柱的笑话,绝对不会错。

    他绝对不相信一个小辈,能带给他如此恐怖的感觉,这种即古老,又神秘的感觉,天下间只有一人,那就是,太初文师——广成子。

    他早该想到,肆意和广成子作对,能有好下场?

    广成子的便宜哪里是那么容易占的吗?